2011-03-30

情境模擬在訓練之應用

  在人的認知過程中,環境或社會的情境脈絡(context)扮演著與知識本體、及學習者之間的「不可抽離」角色,人們在真實工作場合的複雜度(包含人際互動、公司文化及其他有關外在環境的重要影響因素),十分容易在教學過程中被忽略,導致學習者認知上無法遷移。

  而模擬(simulation) 源自於Brown、Collins 與 Duguid(1989)提出的情境認知理論(situated cognition)。模擬是一種模仿真實行為或現象的呈現,但它並非複製,而是透過刪減、改變、增加細節或特徵的一種精簡呈現,在結構上與動態過程類似真實事件的一種呈現,強調運用「真實的工作情境、實際發生過的案例、擬真的任務」,讓學習者可在模擬情境中,安全地學習處理問題的知識和步驟。

  情境模擬( situational simulation)是模擬教學其中一種型態,讓學習者在情境脈絡背景下所建構知識,確保其獲得的知識是有意義的,強調學習者要主動在情境中由觀察學習、找尋線索、利用資源, 並提出解決方式, 進而促進知識遷移(knowledge transfer)。著重在人或組織在不同情況下的行為或態度,鼓勵學習者以探索其選擇與結果的相關變化。大部分的情境模擬會結合角色扮演,學習者須扮演其中一角色,而非旁觀者。

  由於情境模擬在教育訓練上具有實質效益,因此廣為商業培訓所引用。Alessi 與Trollip(2001)認為情境模擬主要是處理人或組織的行為和態度之不同情況,學習者須扮演其情境中的角色來完成學習任務,適用在顧問、教師和律師的培訓上,也大量運用在企業的教育訓練上,包括:市場行銷、協商技巧、面談技巧和員工關係等,因此,除了與性命攸關的(Life-Critical)工作以模擬來製作課程外,牽涉到高度人際溝通,一個小錯誤會全盤皆錯等高度影響企業利潤的工作,例如:企業中高階主管、科學學習、行銷人員等,也開始發展出模擬式培訓教材,像是人際關係方面,例如:領導人力、銷售技巧等的訓練需要大量人力配合,而這樣的學習訓練會有成本上的考量,此類的訓練就適合於應用情境模擬學習。

  設計良好的情境模擬要給學習者失敗的機會,也要讓學習者思考為什麼失敗,因為「思考」與「解釋」能夠幫助學習者激發、催化學習的能力;好的模擬教材會呈現一個情境故事或一組事件,讓學習者參與並作出反應,教材要呈現可信的狀況,讓學習在教材一開始接觸情境故事就進入這個狀況。設計情境模擬教材的原則有:
(1) 向專家學習:角色設定要從工作職場的專家取材,才能反映培訓目標(objectives)。
(2) 做中學(learning by doing):能夠重現學習者在工作上會遇到的問題與工作環境,符合工作場域的真實情況,才能引發使用者的參與感。
(3) 錯中學:要模擬使用者在工作上可能遇到的犯錯狀況,才能累積足夠的「從錯誤中導正」機會,這樣的學習經歷才深刻。
(4) 隨選支援(support on demand):要先給予模擬任務,當使用者需要協助或受到挫敗之際,才提供及時的資訊。
(5) 多重支援:要針對提供使用者在不同狀況下的支援需求,例如「現在我該怎麼辦?」、「為什麼會這樣呢?」、「我可以怎麼做?」等。

  因此,情境模擬必備的設計元素有:目標、任務、封面故事、學習者角色、情境機制、資源與回饋;目標、任務,則是要給予學習者什麼樣達成目標的任務;封面故事,協助引起學習者動機與營造情境;學習者角色,強調兩個條件,一是學習者扮演的角色要確實會完整的使用預設的目標知識和技能,二是學習者感覺真實且帶點刺激性的角色,且學習者皆是以第二人稱(你)的角度參與;情境機制,人機互動的環境,屬於介面操作與輔助學習資源;資源與回饋,提供學習者作完決策後的動態反饋與出現相關的教練等。

  學習是人類內化經驗之體認而成為個體知能寶藏的歷程,豐富的學習環境是學習進階知識必備的要件。學習必須要在鉅觀的情境中發生,當學習抽離了情境時,所學得的知識是惰性、內隱的(inert),將無法正確有效地被應用,因此,如何提供良質的學習情境(Learning Context)、以促成優質的學習成效,以提供有趣、資源豐富且幾近真實的學習情境來激發學習者與情境之間的互動,使學習者主動的與整個環境交互作用,進而達到學習成效、且利於學習的遷移,遂成為培訓(教育)者的首要任務。

參考文獻
Alessi, S.M. and S.R. Trollip (2001). Multimedia for learning: Methods and development (3rd Ed.), Allyn and Bacon, Boston, MA, U.S.A.
Brown, J.S., A. Collins, & P. Duguid (1989).“Situated congnition and the culture of learning,”Educational Research, 18(1), 32-42.
Dennis, J. R., & Kansky, R. J. (1984). Electronic slices of reality: The instructional role of computerized simulations, In J. R. Dennis & R. J.
Kansky (Eds.), Instructional computing: An acting guide for educators. Scotte & Foresman, Glenview, IL.
Campbell, R., & Morrison, D. (1994). Building a global-based scenario learning environment. Educational Technology, 34(9), 9-20.
Collins, A. (1994). Goal-Based Scenarios and the Problem of Situated Learning: A Commentary on Andersen Consulting's Design of Goal-Based Scenarios. Educational Technology, 34(9), 30-32.
Schank, R. C. (ed.) (1998). Inside multimedia case based instruction. Mahwah, NJ: Lawrence Erlbaum Associates.
Kindley, R.W. (2002). The power of simulation based e-learning (SIMBEL). The E-learning Developers' Journal, 1-8.
羅傑‧尚克(2002)。打造 TOP 1 線上學習方案。(羅雅萱,袁世珮譯)。台北市:美商麥格羅‧希爾。
Schank, R. C., Berman, T. R., & Macpherson, K. A. (1999). Learning by doing, In C. M. Reigeluth (Ed.),International design theories and models: A new paradigm of instructional theory, pp. 161-181.,Lawrence Earlbaum Associates, Mahwah, NJ.

作者:新竹教育大學數位學習科技研究所 計惠卿教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