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6-29

歐盟高等教育整合經驗對國內高等教育人才培育方式之啟發

近十年來,臺灣的大專院校數量不斷攀升,但少子化趨勢的衝擊,使得原本設立的大學招生人數之就學率短缺,加上僧多粥少的經費分配,使得國內高等教育之品質與數量發展不均衡。高等教育品質若未能確保,人才培育就難以契合實質就業市場所需,將會對社會結構有著不穩定的影響,以及甚至對國家在國際上的競爭力也有著連動的關係。特別在人才供給端之現狀,臺灣高等教育機構數量之多,亦各有其創立特色,並考慮未來十年產業之變化多元,如何與未來企業之需求端如何相互調整與平衡?或許可以藉由各方皆試圖整合的歐盟區域經驗得到些許啟發。
繼「波隆那宣言」(Bologna Declaration)於2010年成果的清查顯示,「歐洲高等教育區」的整合的確是有必要性,且具有足夠與具體的進展歷程。並指出現今知識是鞏固一個國家安適感的力量,國家人才供給與需求端的平衡,仰賴於國內強健的高等教育系統。「波隆那歷程」(Bologna process)是一份協調歐洲高等育體系,建立多面向交流之21世紀新型大學之政策方案,截至2011年,總計共有46個簽約國家,參與此宣言的國家幾乎都對此進程保持正面與肯定的態度。

「波隆那歷程」是由歐盟各國教育部長共同制定的,為的是把歐洲建設成全世界最高水準的留學區域。各國高等教育機構皆同意高等教育是終身學習的教育,所以從本身在歐洲大陸悠久的歷史淵源與文化資產作為初始溝通媒介開此做起,發展出一套以機構自主、學術自由、均等機會及民主原則,相互推展、串聯交流,形成互聯網,這有助於增進流動,加強就業能力與強化歐洲吸引力及競爭力為基礎的歐洲高等教育區。在教育方案的設計上,聯盟國家不僅採用易判讀與可互相比較的學歷制度、大學基礎學習與碩博班研修學習的兩個階段學制概念、更利用「歐洲學分轉換系統」 (The European Credit Transfer System, ECTS) ,推動跨國文憑認可,為分歧的歐洲學分體制建立一個準則,期能鼓勵歐盟學生能在區域內走動流通,人才無國界的區域性甚至是全球性的知識經濟趨勢。

不僅是為了提升歐盟各國本身高等教育品質,亦促進第三國(非會員國)的合作交流,因此歐盟各會員國也設計了「伊拉斯莫斯世界計畫」(Erasmus Mundus),鼓勵歐盟國家的研究生前往二所不同以上的大學研修,給與歐盟碩士 (European Master)的文憑;對非會員國國家的研究生是提供獎學金與補助、鼓勵其頂尖大學參與歐盟碩士課程 (三年)。

「波隆那歷程」的過程中,各國都體認到高等教育需要朝向以學生為本位的發展方向。這樣才能創造有助於個人成長,擴展個人與機構國際合作,及增進高等教育與研究品質。而提升研究品質之政策目標與實質做法,就是鼓勵各國擴充博士級學位(third degree)的進修機會。例如,從1994/95到2004/05這十年之間,英國境內大學非本國的碩士生將近四倍之多,幾乎佔了全部碩士生的一半。博士班的國外學生人數也增加將近兩倍之多;然而,對英國本國學生而言,人數雖然也有增加的趨勢(增加比例分別是65%與63%),但是3 年的研究學習卻對未來就業生涯幫助卻有越來越少的直接影響。比較大的原因是因為人數增加、入學門檻降低,若仍然在既有的教育體制下學習,基本與核心的知識技能會比較薄弱。因此,英國當局就明確表示需要採用Bologna process的規定。亦即,除了現在修業年限主流方案3:2:3(表示大學課程3年、接著碩士班研修2年、博士班研修3年),也提出4:1:3的方案(表示表示大學課程4年、碩士生研修1年、博士班研修3年),因為認為學生在大學4年期間,可以讓去整合所學,也能在大一入學時就先有較廣泛的機會去找到真的想要的學科;接續的1年碩士研修,可以去體驗研究過程,並深入思索是否要進入博士班就讀或是進入就業市場。Bologna 也曾提出4:4的方案,也就是將碩士班的研修併入較長的博士班研修,因為這樣研究生才可以得到較多的教學資源以及有更多的時間去撰寫研究。

各界均同意未來十年區域性、跨人才之全球化趨勢之必然,高等教育或許可以參酌歐盟高等教育整合之經驗、觀念與對未來展望的看法,調整培育人才的做法,期能與業界所需契合之人才完善接軌。

資料來源:http://www.vitae.ac.uk/policy-practice/2650/Royal-Society-A-higher-degree-of-concern.html
http://www.ond.vlaanderen.be/hogeronderwijs/bologna/pcao/
資料整理:工研院產業學院 張玉萍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