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7-28

亞洲綠色就業新挑戰

全球政府與企業無不體認到未來經濟發展,將追隨環保減碳趨勢,並創造更多就業機會。中國、日本、韓國宣布的振興經濟計畫中,即包含綠色刺激方案,其中提及未來幾年內將創造超過百萬的綠色工作。這些刺激方案承諾提升實質所得與員工的生活品質。過去,在亞洲已成功地在碳排放密集度高的製造產業以及離岸服務業創造出就業機會,並發展供給低成本勞工。面對未來,亞洲如何因應情勢開創綠色就業機會,經濟發展該何去何從?亞洲企業協會(Asia Business Council)報告提出綠色就業指數,包含衡量當期綠色工作雇用需求、各類綠色產業的潛在市場、針對綠色工作而言勞工的可得性(Labor availability)、以及不同的亞洲經濟體政府在綠色就業政策的承諾。
綠色就業指數指出,中國在創造綠色工作機會上,獲得整體優勢,其次為日本與印度,而其他經濟體則專精於特定領域。報告認為亞洲各國應確認出阻礙綠色就業發展的不足之處,藉由定義出市場機會、提升生產力、以及執行相關政策,來促進綠色工作的發展成長。
表1 亞洲國家勞動經濟生產力表

整體而言,過去數十年來,亞洲已開發國家由於經濟以服務業為重,製造業雇用人口下滑,而開發中國家的勞工可得性雖然成長,但因自動化與科技發展,亦造成製造業工作機會的流失。因此,儘管亞洲經濟生產力、所得與財富提升,仍有待開發更多新的工作機會。


台灣、南韓、新加坡因面臨人口結構老化,至2025年以前,工作年齡人口(Working age population)將銳減,其經濟體將處於labor-poor狀態,詳如圖1。其他Labor-rich經濟體系,例如印度、印尼、菲律賓、越南、沙烏地阿拉伯與馬來西亞,其主要挑戰在於須發展出具生產力的產業,以能夠雇用超額的勞工人數,提升實質所得。而針對labor-poor國家,面臨的挑戰在於須開發更高附加價值型態的工作機會,以減低持續成長的扶養負擔,並且在新興科技產業中,則須找到具備合適能力的知識工作者。
2 亞洲各國綠色就業指數
 
亞洲企業協會評量13個國家的綠色就業指數,根據4項指標:(1)綠色工作職缺(Green job posting);(2)綠色市場潛力(Green market potential)定義出可創造綠色就業機會的產業別;(3)綠色工作驅動力(Green job enablers)意指綠色工作者可得性(Green jobs availability),衡量標準包含頂尖大學的環境計畫數量、科技與工程背景畢業生人數、擁有潛在專長的管理者人數等;(4)綠色政府政策(Green job policies),根據國際重要規範與政府政策來評量該國的環境績效,詳如圖2。

各項指標指出中國在創造綠色工作機會上,獲得整體優勢,其次為日本與印度。中國與印度發展許多綠色產業,包含再生能源(例如印度風力產業、中國太陽能產業)、或具備減碳潛力的產業,並且培育相關大學教育人才,提供市場機會與人才資本足以促進綠色產業的發展。日本在大學環境計畫、以及國家環境績效兩項均獲高評等,反映日本經濟體長期以來重視發展綠色產業與修定政策。
3 綠色工作驅動力與綠色工作職缺矩陣圖


在綠色政府政策上,中國些微落後日本與南韓。以綠色工作驅動力與綠色工作職缺兩項目之九宮格矩陣圖,比較各國綠色人力市場的供給與需求,詳如圖3。相較於綠色工作職缺項目,中國與印度在綠色工作驅動力(即綠色工作者可得性)此項仍有進步空間,反應中國與印度在綠色人力培育上仍待加強。反觀南韓因積極儲備綠色人才,在綠色工作驅動力上評分相較綠色工作職缺為高,反應市場對綠色職位的需求尚未蓬勃。
综上所述,歸納4點結論:

1.  在綠色工作職缺需求上,中國居領先地位,印度與新加坡其次

綠色工作職缺反應出綠色產業或其他產業之環境相關部門員工雇用的實際需求。此項目主要以求職網上每日登出相關職缺來衡量,中國每日登出職缺超過3000,印度超過1600,新加坡1200,香港則為900。

2.  中國具備最高的綠色市場潛力,其他國家則在專精領域佔有優勢

中國在各項指標上居領先地位,包含太陽能發電生產力、LEED綠建築數量、可持續使用農地、以及溫室氣體排放減量認證額度(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 credits)等。日本為全球新能源汽車領導者,其在車輛燃料效率標準的努力帶動國家競爭優勢的提升。並且,日本開發生質燃料廠大幅超越其他國家,從黑液、紙類碎片、蔬果渣、農業與畜產副產物例如榖殼、糞肥、廚餘、廢油等來製造生產生質燃料。日本在風力、太陽能、地熱發電三項領域亦獨占鰲頭。綠色市場潛力上,印度排名第三,在各領域均有傑出表現。

泰國在生質燃料上,使用榖殼、稻草、甘蔗渣、廢棄棕櫚油、廢棄木材等製造能源。菲律賓儼然已經成為地熱發電的佼佼者,地熱發電量佔全國能源的23%,2010年前預定達到60%能源自足。印尼後來居上,全國有超過500座火山,其中以130座活火山來提供地熱。南韓溫室氣體排放減量認證額度居亞洲第三,僅次於中國與印度,49%的總體廢棄物回收率為亞洲最高。南韓的廢棄物處理計畫包含政府財政經援各類新興回收企業、污染費徵收、包裝規範等,幾家主要的能源企業已獲得政府款項資助。

3.  日本在開發環境相關學程計畫上居領先,中國與印度則具備眾多的技術人才

亞洲綠色產業的競爭力與專業人才培育緊密相關。此外,現有的技術或管理專才也可為綠色產業所用,舉例來說目前公司開出的綠色工作職缺,仍多聘僱經傳統訓練的技術人才,例如機械、電力、土木工程等背景工程師,來從事新興的能源產業。

日本29家國際性大學提供環境相關學程,日本學程特色在於與國外大學及產業界合作開課,使學生接受國際化實用性技能訓練,同時接受更多不同領域的學生就讀交流。

4.  日本與南韓積極於綠色政策的發展

環境經濟績效表現反應出亞洲政府建立綠色經濟的重視程度。假如政府政策不重視提升環境生態活力,便無法期待有鼓勵綠色產業發展的創新環境規範或激勵措施。2008年耶魯大學提出衡量環境績效的指標,其評估五項國際通用的核心政策,包含空氣品質(air quality)、水資源(water resources)、生物多樣性與棲息地(biodiversity and habitat)、豐饒的自然資源(productive natural resources)、以及氣候變遷(climate change)。
   
日本在環境績效與綠色工作政策上居領導地位,日本的綠色企業包含再生能源公司與能源科技新創事業等雇用了140萬名員工,並達7,450億元銷售。日本環境省期望於2020年前達成將綠色產業擴展至一百萬兆元產業,並創造220萬個就業機會。前首相麻生太郎先前宣布增加經費於低碳計畫與零利率綠色企業貸款。

南韓於2009年總理韓昇洙宣布「綠色工作開創計畫」,並預估它將在未來4年創造960,000個工作機會。在2030年以前,南韓政府期望提升新能源使用率,從目前的2%提升至11%,同時在2018年以前,於綠色財經產業上創造36億的附加價值與50,000個工作機會。
   
由上領導的刺激方案還包括中國近期宣布的5,860億元的財政刺激計畫,其中1,400億元進行綠色投資來提升產值170億的新能源產業,並帶動100萬名就業機會,同時促進廢棄物管理、水污染防治、森林保護等。香港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先前宣布2008-2009年的預算擴增1,700萬元配額,目標在提高公共建築物的能源使用效率,預計此措施可增加200個工作機會,並提升住屋品質。同時未來2年也撥出5, 800萬元,透過公共建築物加裝節能設備,強調創造就業。
              
菲律賓總統Gloria Macapagal-Arroyo提出68億元的維持經濟彈性方案,主要目標在創造從事能源與環境相關的綠領工作,計畫橫跨造林、新能源發電、公用車輛翻新、以及透過自行車道建置來創造青年工作機會。預估計畫可帶來超過110,000個工作機會。

資料來源:Asia Business Council, 2009 http://www.asiabusinesscouncil.org/docs/GreenJobs.pdf資料整理:工研院產業學院 鄭珪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