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1-25

貿易自由化下補償政策的得失

貿易改革的得與失
一般而言,專家認為消弭貿易扭曲的政策往往無法兩全其美,面面俱到,一方面讓某些個體得利,相對來說也會傷害到某些個體,有些影響呈現在分配上,其他的影響則是實際資源上的成本耗費(例如:過度的失業以及人力資本的加速汰換)。另一方面,實證資料也都支持貿易自由化的最終結果是正向的,即使分析總是選擇有利正向結果的架構。伴隨貿易改革的市場改變增加了某些類型工作所帶來的收入,但也同時減少了其他類型工作的收益。收入的再分配並不是一種成本的調整,而可能被認為是一種基於政治經濟方面考慮的補償。過多的失業或人力資本的損失降低了總產出,相對受影響的個人亦負擔著這樣的結果。

學者估計貿易自由化後需要8 - 10年的時間來達到新的收益穩定態,Davidson and Matusz (2004) 則估計調整的成本達改革總效益的 70%。貿易自由化下可能面臨的狀況有:

1.人力置換的嚴重性 Magnitude of Worker Displacement
貿易改革的目的是創造一種可根據競爭優勢而調配資源的環境,然而一個顯著的調整容易造成一般勞動市場的擾動,例如,根據2005年OECD的就業展望資料,美國估計每年5%的貿易競爭,會產生超過 1 / 3的年度總工作損失引起的人力置換,同樣的研究在加拿大和歐洲分別是3.7%與約 8.3%的置換速率。

2.再就業的可能性 Likelihood of Re-employment
高進口競爭的製造業工作者之再就業前景暗淡,美國約63.4%(Kletzer, 2001),而歐洲約51.8%(OECD,2005),此外,再就業的前景隨的商業週期而改變,一個具有特定專業的美國工作者在1990年有近54%的再就業機會,但在1980年經濟衰退時卻低於 36%(Kletzer, 2004)。

3.個人收入損失 Individual Income Loss
在美國,高進口競爭的製造業工作者再就業的收入降低約 13%(Kletzer, 2004),在歐洲的工作者再就業的收入則沒太大變化,但顯著的差異性在於36%的美國工作者和44%的歐洲工作者以前的工作收入至少一樣高,25%的美國工作者和5%的歐洲工作者的收入損失大於 30%。而以上的統計結果會根據年齡,學歷,和其他人口統計而有所不同。

政策挑戰
政府須重新體認問題的範圍,並意識到經驗上的異質性,目標是設計一個政策,有效地降低相對少數人必須承擔因調整所帶來的負荷,政策應遵循(至少)三個原則:
1.對政府預算的影響最小 
(1)不要以顯著的聲明來要求賠償這些損失。
(2)利用不扭曲原意的減稅計畫。
(3)政策應該側重於因為自由化而失業的工人。

2.避免扭曲原意
任何類型的補貼或稅收都可能會扭曲行為並會減少總產出。例如,提高失業補償會讓工人在尋找新的工作時變得更挑剔。

3.簡化易於實行
應將焦點放在那些可實際執行的政策上,例如提高失業救濟金、培訓補貼、工資補貼(並非調整工資率)、就業補貼(不依賴於工資率的補貼)以及工資保險(補貼可根據新舊的工資之間的差距)。

糾正扭曲的賠償
最後為糾正扭曲的賠償,要先理解先前分析的失業率並不是肇因於市場失靈,Cosar(2011)模擬了巴西的貿易自由化的模型,當中工作者轉換部門(並進行昂貴的再培訓)的個人效益低於社會效益(這是因為有部分的利益歸功給未來的雇主),他的模擬結果表明,就業補貼年紀較大的工作者轉換行業可減少市場失靈的消極後果,並導致更高的總產出。

參考資料:
http://www.oecd.org/dataoecd/56/14/49000604.pdf
資料整理:工研院產業學院  歐宗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