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27

科技是服務創新的隱藏財富-香港、新加坡與中國之服務創新

從香港、新加坡、中國在推動服務創新發展的動機與驅動力,以及其政府推動服務創新的作法中窺見,科技是服務創新的致勝關鍵,下述各為其運用科技助長產業服務創新的人才發展方向說明:

新加坡
早在1980年代中後期,新加坡政府就預測服務業發展是未來經濟發展的主動力,當時就及時全力推進服務經濟的知識化與資訊化,開始打造網路基礎設施,著手國家網路架構,並以全球化程度最高、網路最為普及,隨時都連上高速光纖網路等資訊技術設施都已經達到相當高的標準著稱,也提供相關支援政策和法規,但網路基礎設施的使用率卻不樂觀,關鍵領域的使用率卻遠落後於其他亞太國家(例如A.C. Nielesen eRatings.com針對七大區域經濟體做的調查顯示,新加坡用戶每月上網時間排名是敬陪末座)。於是近年政府企圖藉由根本教育學習做起,著手改變學校課程和教學方式,藉由運用國家網路架構,教育部將「原本講究服從和套裝知識的教育體系,改變成重視實驗、創新和妥善處理新風險的教育體系」,努力讓學生進行思考且變得更有創意,將網路基礎工具使用落實於基本教育,進而涵養其創新思維。

香港
香港支援廣東的內地製造,透過貿易和投資,扮演全球各地接軌,服務創新於商業服務和貿易服務、銀行、會計、法律密切相關等高附加價值項目。約有55%的企業認為,香港在商業服務和專業支援服務的優異品質,就是留住企業或製造業,讓他們沒有將業務全部遷到廣東的主要原因,其中關鍵要素就是在97年以後引入創新科技,從服務業主導向高增值產業將服務業提升發展高增值,當中就以金融、保險、地產及商用服務業,和社區、社會及個人服務業增長最快。在服務創新的人才發展要素中,香港強調高增值產業的科技力量,人才培育方向強調創新能力及創新科技技術的使用能力。

中國
中國在2010年推動一項以「獨立創新」為主題的宣導活動,目標是藉由創造較高附加價值的自家產品、服務和技術,來減少對外國技術的依賴,試圖擺脫「中國是世界工廠」的包袱;境內企業也察覺到,中產階級消費者消費意識抬頭,將會需要更多服務以節省時間,然從事服務創新卻會面臨來自顧客和對手的許多風險,因此紛紛以網路科技技巧,將創意、促進溝通、管理風險等要素緊密連結。例如位於北京的為微軟亞洲研發院(Microsoft Research Asia)已對微軟現有套裝產品的語音辨識、無線多媒體和圖形等功能之提升有所貢獻。

上述三個例子有的以服務經濟為主,有的積極尋求服務創新來強大本身的經濟實力,發現網路與資訊使用都是產業服務創新發展所強調的必要因子,三者皆試圖藉由科技的力量將服務創新作最大的發揮,全力參與全球網路的方向邁進。



然而在各界都趕搭科技列車邁向服務經濟時代,皆欲運用全球網路發揮服務創新力量的主流趨勢中,要能脫穎而出的關鍵是能敏銳嗅出此工具的功能、特色與未來趨勢。就全球網路所衍生的社群力量而言,科技帶動網路傳播的功能發展已經相當成熟,在訊息傳播越來越便利、人們對訊息越來越挑剔的情形下,工具的發揮力量正朝向社群消費印象包裝的路徑前進。意即,以往人們運用網路來知道「有多少人用」來決定消費習慣,現在則是需要「感覺用過的都說讚」才能夠動搖到其消費判斷,已經從訊息數量轉向訊息品質的期待。因此,服務創新者需要敏銳嗅出網路力量的發揮趨勢,知道已經不必限制於市場與消費者使用量導向作產品發想,不必先知道有多少人用再作是否研發的價值判斷,可以回歸到本身的原創設計,進行不同的角度思維。也就是,好的原創設計一旦掌握潛在客戶(通常是人性)的需求,再運用科技的影響力量,只要投入小部分的力量與成本,在網路社群上擴散品質與感受的訊息,把服務創新的構想營造出好的社群印象(image),就能吸引目光獲得青睞,成功將服務創新包裝。以上概念亦如同英國皇家學會(the Royal Society)所指,科技可以帶動服務,將服務作多元化的包裝,可謂是服務創新的隱藏財富。因此,未來在產業服務創新的人才發展培育,科技力量的運用與掌握,是值得思索的方向。


資料來源:
1. 服務創新時代關鍵報告(2011)-亞太地區的服務創新策略
2. Royal Society(2009). Hidden wealth: the contribution of science to service sector innovation.
資料整理:工研院產業學院副研究員 張玉萍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