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9-27

如何從「性別預算」體現性別主流化的應用之道

2011年在美國舊金山舉行的APEC婦女與經濟高階政策對話會議中,各會員體咸認為擴大婦女經濟機會應採取具體行動,此一共識成為APEC舊金山宣言的重點之一。從此一振興婦女經濟的宣言亦可看出,發展國家人力資本是驅動經濟力的重要關鍵,而能力技術的培養則是發展人力資本的根本之道。正因為女性的人力資本尚未被充分使用,故政府應致力於消除對婦女的限制與歧視,除鼓勵其發展潛能外,並從制度的設計中,促進婦女參與決策機制,終極目標在發揮婦女的人力資本,故政府有必要藉由性別主流化之各項工具,去落實保障婦權、消除性別歧視之精神。如在現有的各項能力建構及中小企業援助方案中,納入性別分析,並培訓這些方案的執行者,使其了解如何進行性別分析,並對性別的差異更具敏感度。

經濟部肩負著我國對產業人才的培訓任務,因此,舊金山宣言所提倡的培育婦女經濟力之議,自然不能忽略,而最直接的實踐之道,就是透過性別主流化各項工具的運用,要求所有執行政府各項業務計畫的公、私部門,將性別平權意識融入其中,而「性別影響評估檢視表」就是展現各項性別資料及該計畫的性別目標所在。

在運用性別主流化六大工具來檢視「性別影響評估」時,最常見的問題在於:沒有編列性別預算。究其原因,多為不瞭解性別預算之意義,故不會編列。按照政府編擬預算的本意,即植基於「有業務執行的需求」,故較少見「不需使用經費也可以推動業務」的情況。

那麼什麼是「性別預算」呢?由「是」VS「不是」兩個角度來看,如下表


因此看來,性別預算是從整體層面,評估政府與計畫支出與收入。而要看預算對不同性別的影響,即要先進行性別預算分析,之後為使預算能回應性別議題並克服性別不平等,而去執行促進女性賦權的策略與行動,以達成促進女性賦權與性別平等的預算,故編列「性別回應預算」,是性別預算行動的最終目標。目前全世界已有不少國家推動性別預算,以我國而言,尚在倡議之階段,並未嚴格要求編列出性別預算,目前的階段一如第一個推行性別預算的國家─澳洲,從編擬婦女預算入手,但亦非真正強力要求執行,最具體的方法,係透過「性別影響評估」的檢核,帶出計畫的性別目標,而為執行性別目標之道,最具體的作法,係以性別預算的編列,來表達該計畫有配合推動性別主流化的業務。但這種性別預算及所涉業務多半還是屬於「婦女預算」的性質,即從關懷婦女為主要的對象,設計出相關有助於消除男女性別權益及參與機會不平等的情況。舉凡透過教育訓練或各種廣宣方式還宣導性別意識,或從鼓勵晉用女性工作者,提高婦女就業機會,及政策與產品設計中融入性別之素,保障女性權益暨滿足服務對象(尤其是女性)的需求,都是我們在提出性別預算時,所可以思考的內容。在實務上,經常可見計畫執行人員編不出性別預算,究其原因,在於不知性別預算的內容要義為何。因此,在衡量個專案計畫如何落實性別意識,則以「性別預算」做為績效查核的要項,最是具體。現階段如果計畫人員以「婦女預算」的概念出發,編列「性別預算」則會顯得容易得多。過去婦女預算並非另立名目以增加預算數,而是在年度預算中,融入該項預算的概念,適度提出嘉惠女性且增進性別平權業務項目的概算,當可達到目的。

因此,自APEC婦女高峰會議以來,一直呼籲對女性經濟力的提升,女性經濟人才的培養,如能透過性別預算的編列要求,將能確實執行各專案計畫中女性所關切的議題。因此,未來應更加強宣導計畫人員如何編列性別預算及如何找出「婦女預算」,將是評估計畫績效是否實踐性別主流化的最核心議題了。

資料來源:
2011年APEC舊金山宣言,國際性別通訊第七期,2011年12月,台北:婦權基金會。
盧孟宗,性別預算,台北:財團法人婦女權益促進發展基金會,PP.30-31。

作者:行政院性別平等委員會委員、經濟部暨經濟部工業局性別平等專責小組委員張瓊玲副教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