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9-27

計畫性行為理論(TPB)之應用-個人落實性別主流化因素探討

自1995年聯合國第四屆世界婦女會議以來,各領域各階層的婦女觀點、議題與權力被列為重要的人權議題,1997年10月,聯合國第23次特別會議追蹤北京行動綱領的性別主流化實施,強制聯合國各單位擴大性別主流化的實施,並在2001年聯合國經濟社會委員會決議,所有的基礎委會員的工作都要有性別概念。至此,推動性別主流化的工作已成為各國當今的政策主流之一。而我國在落實性別主流化方面則始於1997年成立「行政院婦女權益促進委員會」期許有效推動促進婦女權益,在政策落實方面則依循聯合國之作法,透過六大工具(性別意識培力、性別決策機制、性別統計、性別分析、性別預算以及性別影響評估)來推動性別主流化。然從另一層面來看,執行上述政策工具之最小單位仍回歸到個體本身,若執行性別政策之個體本身不具性別相關認知、態度以產生性別主流化作為之意圖時,則性別主流化的實施將落於形式主義而失去兩性平等的真諦。

從個體行為的觀點來看性別主流化的落實,可以依據Ajzen於1985年及1991年所提出的「計畫性行為理論,(theory of planned behavior,簡稱TPB)」進行探討,計畫行為理論指出行為意圖是一種認知活動,反映個體對從事某件事情的意願與有意識的計畫,TPB中「行為控制意識」(perceived behavioral control)、「行為態度」(Attitude)、「主觀規範」(Subjective Norm)會影響「行為意圖」進而決定行為是否產生,以政府部門中長程各案計畫而言,其計畫書須依據性別主流化六大工具內涵填列「性別影響評估檢視表」,此應對了TPB模型中個體所認知的主觀規範,其影響行為意圖的原因,主要在於個體主觀認知計劃書內容中是否涵括性別主流化相關措施將影響計劃的通過,而TPB模型中的行為控制意識則是個體知覺自己有能力去執行某一行為的程度,亦即自我效能( self-efficacy),受到計畫時空條件、資源多寡與自身執行能力的影響,對應的是計畫的時程表與查核點,反映出性別主流化行為必須發生的時間點與機會,其影響行為意圖的原因,在於計劃人員意識到計畫能夠如期完成的信心程度。至於計畫人員本身對性別主流化的行為態度,則是個人對某一行為所抱持正向或負向的評價,扮演了落實性別主流化的關鍵要素,可以讓性別主流化從被動的表單勾選之形式主義轉換成主動實踐落實的態度。而性別主流化六大工具當中的性別意識培力是政府企圖建立兩性平等價值觀的具體作為,固然值得稱許,但行為態度是一種長期培養的價值觀與傾向,受到成長背景與環境脈絡的影響,因此個體對於性別意識的敏感度有所不同。性別相關的培訓課程可以作為計畫人員建立性別主流化態度的方法,但須考量受訓對象的特質與背景並持續深入的紮根教育,這其中關於計畫人員的性別敏感度高低,則有賴於性別意識相關量表工具的開發以輔助性別主流化培訓課程的適才與適性。

綜合上述,根據計畫性行為理論,若以落實性別主流化為終極目標,則提升相關人員之行為意圖則為必要之手段,而行為意圖又取決於個人對行為的態度、主觀規範以及行為控制意識,本文以政府中長程各案計畫為例,說明我國在相關政策措施上透過性別主流化的六大工具促使政府計畫考量兩性議題以落實性別主流化,並透過某種程度的強制力建立計畫相關人員的主觀規範。在個體行為控制意識方面,乃利用計畫時程與查核點掌握落實性別主流化的品質,對於建立個體對性別主流化的態度,則是透過性別相關課程的培訓以強化計畫相關人員的性別意識。由此推論,在上述三者因素都具備的條件下,即使在非政府計劃的情境下,TPB模型仍可作為一個可作為適當預測個體性別主流化落實程度的理論應用架構。

參考文獻:
Ajzen, I., 1985, From Intentions to Actions: A Theory of Planned Behavior, Action-Control: From Cognition to Behavior, Heidelberg: Springer.
Ajzen, I., 1991, “The Theory of Planned Behavior”, Organizational Behavior and Human Decision Processes, Vol. 50(2), 179-211.

作者:工研院產業學院副研究員 歐宗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