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30

影響台灣中高齡者退休年齡之因素


「延後退休」是已開發國家正積極討論的問題,但對台灣來說,「提早退休」卻是更普遍的現象,尤其是對具有專業背景的中高齡人力而言(成之約,2007)。和鄰近的亞洲國家相比,台灣地區 50 歲以上的中高齡勞動力參與率遠低於日本與南韓,與歐美國家相較也同樣遜色。日、韓、美、台四國男、女性之年齡別勞動參與率,不管男性或女性,韓國 65 歲以上的勞動參與率皆居於四國之首,而美國與日本 65 歲以上的男性中高齡勞動參與率大致相同,但 65歲以上的女性中高齡勞動參與率,則是日本略高於美國,而無論是男、女性分別比較,或是兩性合計比較,台灣的中高齡勞動參與率,從 45 歲組開始,皆落後其他三國。

目前台灣對於中高齡者的就業保障,主要有就業服務法 ,增列「年齡」為禁止就業歧視之事由(黃巧婷,2008),明訂中高齡者為年滿 45 歲至 65 歲之國民,透過發給津貼或補助金、公立就業服務機構主動爭取合適工作機會等方式,鼓勵中高齡者自願就業。

AARP 的研究結果顯示大部分的中高齡者並不想從工作上退休,或退休後仍要繼續工作。台灣,也有周玟琪(2008)針對 771 位 45 歲以上就業者的資料進行分析,發現僅 16%選擇 60 歲前退休,半數以上希望 60 歲以後再退休,另外三分之一則端視工作性質與健康情況決定是否退休。

換句話說,中高齡者實際上仍傾向繼續工作,反映社會學裡「活躍論」與「持續論」對老年生活的看法(蔡文輝,2008:80)。活躍論強調高齡者有潛能創新活動或事業,也有填補情感空缺的需要,高齡者如果能多參與活動,不把自己隔離起來,就能打破刻板印象的窠臼,克服老年無用的心理。持續論則強調不同程度的參與或撤離有賴過去生活類型及社經地位而定 (Pillari, 1998/2005:405)。老年人擁有許多人生經驗和智慧,若可應用於社會,則可造成極大的正面效用。

雖然台灣中高齡者的工作原因主要基於經濟考量(行政院勞工委員會,1999)。但 AARP 的調查結果發現,工作對中高齡者尚有許多層面的意義,這群 50歲以上的中高齡者,皆認為工作對他們而言是有趣且樂在其中的,且工作可作為中高齡者負擔家庭責任的策略,不論是照顧或財務方面,甚且可提升中高齡者對個人和家庭情況的滿意度 (AARP, 2005;Pitt-Catsouphes & Smyer, 2005);另外,退休後繼續工作也增加中高齡者的社會網絡,使中高齡者的生活具有生產力,進而增加中高齡者對日常生活的控制感、賦能與自尊,這些改變,除了提升中高齡者對生活的滿意度,也讓中高齡者感到被需要與具備能力的價值感,更間接提升中高齡者的自信心 (Aday & Kehoe, 2008)。因此,退休中高齡者繼續工作所帶來的好處,不僅止於經濟方面,還有生理、心理健康的促進與維持、社會網絡增加、對自我滿意度提昇、對家庭生活滿意度提昇、獲得更多成就感、以及增加自信心。

「中老年狀況調查」為 2008 年新創辦調查,於 2008 年 10 月隨同「人力資源調查」附帶辦理。統計地區範圍及對象為臺灣地區(包括臺北市、高雄市及 21縣市)內年滿 45 歲之本國籍民間人口。以 2008 年 10 月含 15 日之一週為資料標準週;於資料標準週次週查填標準週內發生之事件。調查內容包括:性別、年齡、教育程度、婚姻狀況、戶籍所在地、行業、職業、準備不再工作年齡、停止工作年齡、經濟狀況、健康狀況、是否需負擔照顧責任、是否需負擔親屬生活費與未來養老經濟來源規劃等。

本研究顯示,中高齡者的個人基本屬性(性別、年齡、教育程度、經濟狀況、健康狀況、照顧責任、金錢照顧責任),確實會對期望或實際退休年齡造成影響。針對中高齡就業者和實際退休者兩類人口群,列舉主要研究發現如下:
(一)女性的期望與實際退休年齡,皆比男性來得更早。
(二)年齡愈大者,期望與實際退休年齡也愈晚。
(三)不考量任何交互作用情況下,就業者教育程度愈低,期望愈晚退休;但對退休者而言,教育程度較低者,卻期望愈早退休。
(四)、 就業者經濟狀況對期望退休年齡的影響,會因性別不同而異。女性經濟狀況愈差愈晚退休;但男性的經濟狀況,卻對期望退休年齡無顯著影響。
(五)就業者職業類別對期望退休年齡的影響,也因性別而異。女性白領比女性藍領和男性藍領更早退休;而男性職業類別仍與期望退休年齡無差異。
(六)健康狀況愈差者,期望與實際退休年齡愈早。
(七)對退休者而言,年齡因素會顯著地影響實際退休年齡。

由於本研究採用之「人力資源調查」與「中老年狀況調查」皆為次級資料,受限於原始問卷調查格式,可能有其他更重要與更直接因素未能涵括。例如,不少文獻皆指出「配偶退休年齡會影響中高齡者的退休決策」,但在本研究的數據資料中,卻無法同時呈現中高齡者與其配偶的實際年齡或退休年齡;另外Leombruni & Villosio (2005) 還指出,老年人的居住安排會影響家務分擔狀況,並間接影響退休決策,但因問卷中已有「是否需負擔照顧責任」與「是否需負擔親屬生活費」問項,更能直接反映出中高齡者是否負擔照顧責任,因此不再分析中高齡者的居住安排狀況。而養老經濟來源或退休金有無,也極可能影響中高齡者的繼續工作意願或退休決策,雖然原始問卷中列有養老經濟來源規劃問項,但卻設定 65 歲以上者免填,因此本研究亦無法呈現養老經濟來源規劃對繼續工作意願之影響。


參考文獻
行政院勞工委員會中高年勞工就業狀況調查報告,http://statdb.cla.gov.tw/html/svy88/8806menu.htm
成之約(2007)。中高齡人力資源運用的探討。台灣勞工,5,9-17。易永嘉(2007)。美國、澳大利亞、日本因應高齡化社會之就業策略及借鏡。臺灣勞工雙月刊,7,107-120。
周玟琪(2007)。中高齡者與老年人年齡層界定問題之探討。就業安全,7(2),66-72。
周玟琪(2008)。從新批判老年學觀點論台灣民眾對未來退休年齡與退休後再就業意願與型態之分析。2008 年行政院國科會高齡社會研究成果學術研討會。主辦單位: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高齡社會整合型研究團隊。台北:國立台灣大學。
黃巧婷(2008)。美國禁止就業年齡歧視機制實施之現況。就業安全,7(2),86-91。
蔡文輝(2008)。老年社會學。台北:五南。
Leombruni, R., & Villosio, C. (2005). Employability of Older Workers in Italy and Europe.
Pillari, V. (2005).人類行為與社會環境(洪貴真譯)。台北:洪葉。(原著於 1998 年出版)
Pitt-Catsouphes, M., & Smyer, A. M. (2005).Older Workers: What Keeps Them Working? Boston: The Sloan Center on Aging and Work.
The Business Case for Workers Age 50+. (2005). USA: AARP.
Uccello, C. E. (1998). Factors Influencing Retirement: Their Implications for Raising Retirement age. USA: AARP.

作者:國立成功大學人文社會科學中心 謝依純 高齡化研究助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