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2-27

職涯規劃新觀點及未來核心技能

現代社會變化多端,職場環境瞬息萬變,「職涯規劃」儼然成為矛盾的說法。    近期統計數據顯示,勞工平均任期自1970年以來一路下滑,美國勞工一份工作的平均任期僅有4.4年,遞減程度遠大於任何經濟循環造成的程度。就統計數據而言,工作循環的減縮受到兩個因素影響,第一是「長任期勞工」顯著減少(長任期勞工意指二十年職涯顛峰期皆奉獻同一份工作者);第二是「變動勞工」逐年攀高(變動勞工意指三十歲左右的勞工於現任岡位任職不滿一年者)。

圖1  美國勞工近期工作平均任期/平均一生中曾從事過的工作
從1980到2008年,在同產業任職超過十年的比例大幅縮減12%。普林斯頓大學經濟學教授Henry S. Farber說:雇主對長任期勞工的重視程度不如以往,箇中原因未明。Henry Farber將工作任期減縮的資料以「公司員工是否為時代的錯誤?」命名建檔。(答案是肯定的。)

工作任期的短縮與變動,造成不安感及風險性,與遽增的打工族、自由業、及約聘工作者現象雷同,甚至與有大規模的裁員及集團收購、及企業「創造性破壞」政策等現象息息相關。這些變動皆使個體壓力日益增加,包含自身健康保障、存款與收入的斷層、退休計畫、及投資自己充實技能,以具競爭力等。若有財務負擔,如成家或購屋,則更加艱困;根據Payscale.com近期調查顯示,其一為工作者無法於一地久留,其二為工作者的收入巔峰大約落在四十歲,隨著接近退休年紀,越難賺得比預期的金額還多。

圖2  男女收入顛峰平均年齡/35-64歲男性於同一產業中任職超過10年者
Adam Hasler旅居世界各地,是模特兒,也是服務生。年僅28歲的他,擁有由美國大學歷史及國際關係雙學位,經營過咖啡店,撰寫西方文化史,投身互動式媒體藝術,未來想結合電子、程式設計,將資訊傳達給大眾。亞斯勒短暫的職涯看似奇妙,甚至反覆不定。但他於各工作領域順利轉換,並持續學習新技能,如同普世職涯寫照。

他尋求一份充滿變遷,具有深層意義的工作。他具備「T型人」的特質,有跨文化競爭力(能說一口流利的西班牙話,居住在國外)及整合性思考能力(學習程式設計並針對現實問題提出有效資訊)。知識的欲望驅使亞斯勒,從表象中汲取深層意義,擁有絕佳的認知管理能力,並與不同能力者合作,協助他人汲取所知,表現高水準的社交智慧。

但是人資主管應如何判斷求職者是漫無目標或難以共事、還是因理想而經常換工作?Youtube人事主管Judy Gilbert說,對於常換公司但卻做相似工作求職者的履歷會以不同角度看待,我們期待看到求職者於轉換中求成長,而非是求升遷或是達到個人目標。如吉爾伯特所述,希望能聽到求職者說:「我並沒有仔細思考自身所需,因為我喜歡,所以毅然決然投入下一份工作。」

大企業招募者及經理階級往往希望能找到樂於變動的員工。百事集團的人事策略專家Chris Hoyt說,這些人是公司朝向創意及商機的引領者。IBM於Almaden的服務中心主管 Jim Spohrer表示,「工作活力」是IBM獨口號,經理階層經常鼓勵員工增廣能力,公司於特定時間會像全世界開放1000個工作機會,並不希望員工在僅限的機會下走進死胡同。

不少美國勞工並不特別會想回到長期的工作。Stacy Brown,36歲,最近期的職稱為Google營運高級總監,工作內容為改善Google產品的消費者經驗。但她自認為年底可能會有變化,她的工作哲理就是不斷地改變,,即使擁有新的技能,仍重整已有的能力,以持續學習者的姿態,每隔兩到三年之內更換工作。

即使Stacy Brown已晉升管理階層,處理文件表格及資訊的實力(即整合思考能力)始終是她是身於工程導向公司備受敬重的保證。她告訴年輕人應於入行之初,培養較困難的專業技能,且專業技能是可以應用在不同的面向的。

「何種人才最有價值且具有創意?」位於矽谷的未來部門(Institute for the Future)花費十年時間研究未來工作技能。未來部門的Marina Gorbis認為, Hasler擁有明智的職涯規劃面對流動世代的變遷。Gorbis表示,預測十年後的工作類型比從前更加困難,美國勞工統計局的預測僅供參考。展望2020年,未來部門著手研究變遷的主因,例如延長壽命、器械,及改善全球接軌情形。他們推斷無論未來產業或位階如何變遷,任何職場都將需要核心技能清單。至少在未來的10-20年,可被常規化、可編碼化、及可剖析的事物終將被機器所取代,社交及情緒智能將是人們獨特且擅長的優勢。換句話說,「領先機器,領先人群是致勝的關鍵」。

The Four-Year Career,By Anya Kamenetz,January 12, 2012.
資料整理: 工研院產業學院 郭婉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