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15

德國隱形冠軍教我們的事(2)

在Fortune全球500大企業中,美國企業比德國多了4倍,日本企業比德國多2倍,甚至法國企業也比德國多。然而,這些國家的出口強度卻遠遠低於德國。2011年德國的人均出口值是18,863美元,法國8,784美元,日本6,258美元、美國4,859美元。究其原因,德國的出口並非僅仰賴大型企業,更重要的是這群被稱為「隱形冠軍」的菁英中小企業。這群隱形冠軍貢獻超過四分之一的德國出口,每百萬居民中就有16個這樣的隱形冠軍。法國只有1.1個、美國1.2個、日本1.7個。只有瑞士和奧地利與德國相當,每百萬居民約有14家隱形冠軍公司。

為什麼是德國?
為什麼德國可以有這麼多的隱形冠軍?這沒有一個簡單的答案,因為這不是單靠單一個因素。這些隱形冠軍的崛起受到一連串複雜的影響,包括地緣性、政治因素、民族性與家庭價值觀,以及可以追溯到幾個世紀前的傳統工藝。

1. 城邦型態的歷史淵源。直到19世紀末,德國一直是由許多小國、城邦、王國、公國所組成的。企業想要成長只能迅速走出去,對外貿易頻繁使德國企業的國際化貿易經驗豐富,隱形冠軍遠比它的外國競爭對手更早展開全球化經營。

2. 傳統工藝。在德國許多地區均有發展悠久的傳統工藝,至今許多企業仍建立在這些特定的傳統工藝之上。例如時鐘一直是在黑森林地區生產,製作時鐘需要及複雜精細的機械技能。今天,在黑森林邊緣的Tuttlingen小鎮已經形成高度依賴精密機械技術的聚落,有400多家專注於醫療技術特別是手術器械製造的公司聚集在此。在德國北部的大學城Goettingen竟有39家量測技術的公司—其中許多是世界市場領導者?答案就在Goettingen大學,其數學院已引領世界百年之久,其中數家公司的基礎是建立在數學家高斯的突破性發現,高斯曾在Geittingen大學任教超過40年。

3. 創新的力量。要衡量德國創新的實力,就不能不去看歐洲專利局(EPO)授予的人均專利數量。德國的人均專利數是法國的2倍、意大利的4倍,英國的5倍和西班牙的18倍。只有瑞士和瑞典的人均專利數量領先德國。德國的創新實力在歐洲十分突出,並且在國際上成了比較的基準。

4. 強大的製造業基地。跟英國和美國相反的是,德國在過去的幾十年裡保留了它的製造基地。這在過去幾年被批評為過時的策略,到今天反被大家所欽佩。

5. 單位勞動成本的發展趨勢。德國的出口在過去十年間,從保持較低國內單位勞動成本中獲益良多。在整個期間,德國的勞動力成本只上升了6%,而整個歐元區上升幅度22%、法國上升26%。

6. 激烈的競爭。Michael Porter大師在他的著作「國家競爭優勢(Competitive Advantage of Nations)」中提到,強大的國內競爭是一個國家的國際競爭力背後的主要推動力。有三分之一的隱形冠軍說,它們最強的競爭對手是在德國。傳統工藝形成的聚落存在著無可避免的同業廝殺,這些激烈的國內競爭,同時也互相幫助激盪出向上的能量,建立德國企業的競爭實力。

7. 「德國製造」。相不相信,「德國製造」的標籤首次出現於1887年的英國,被視為偽劣產品的代名詞。如今,它的意思正好相反。

8. 產業群聚。德國有幾十個產業群聚,鼓勵在一個地區裡專心追求全球頂尖的技術。有一些群聚在德國自早期紮根,例如Solingen市被稱為「刀片之城」、Schweinfurt的滾子軸承、Velbert的製鎖技術、和Nuremberg的鉛筆。其他的則是最近才出現,例如Hohenlohe的扇葉、Wertheim的保溫瓶、東Westphalia的介面、德國西南部的傳感器,或在德國北部的風力發電等。

9. 創業家群聚。除了產業群聚之外,西蒙還發現了一些分屬於不同行業的隱形冠軍的地域集中性。例如Windhagen,萊茵地區的一個小鎮,人口只有4,260人,卻聚集了三個世界市場的領導者:道路施工機械開發製造商Wirtgen、專業鞣床製造商JK集團、以及製造客製化監控系統的Geutebrück(克里姆林宮也使用它的系統)。形成這種特殊群聚的解釋是:創業是會傳染的。將在這些地區的人們產生聯繫的社交關係網絡激勵了它們的靈感,模仿鄰居的成功,建立在自己的領域的市場領導地位。

10. 區域分散。與大多數國家相反的是,德國的世界級企業多是散落在農村裡。這種區域的分散被視為是一個巨大的優勢。

11. 職訓體系。德國獨特的雙軌教育制(一般大學和技職體系互通並行)經常被稱為其競爭實力的原因之一。大家也看到越來越多國家正試圖複製這種德國模式。

12. 中亞地緣戰略位置。即使在未來的全球化世界,距離和時區還是一樣要克服的。德國在這方面,具有得天獨厚的地理優勢。從這裡,你可以在正常上班時間打電話給日本和美國加州。這在美洲和亞洲之間並不可行,因為時差是10至12小時。從德國到世界領先的商業中心的旅行時間也比亞洲和美洲之間要短。從法蘭克福到東京和到舊金山都是不到11小時的飛行時間。在歐洲,德國處於中心位置。所有這些優勢在全球化的進一步發展將變得更加重要。

13. 「精神」的國際化。國際業務一直是需要具有寬廣的文化視野的人才。16世紀非常成功的全球貿易商Anton Fugger說:「最好的語言,是客戶的語言」。在世界大國中,德國在精神層面的國際化更是遙遙領先。只有較小的國家,如瑞士,荷蘭和瑞典領先德國。

資料來源:
Whiteboard: Hidden Champions (2): why do these hidden, global, innovative, extremely profitable companies thrive?, guest article by Prof. Hermann Simon, Jan. 2013
資料整理:吳慧玲/工業技術研究院產業學院副管理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