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15

推動中堅企業應有的思維

政府日前提出「推動中堅企業躍升計畫」,希望透過「建基盤」、「助成長」與「選菁英」等三個面向的策略規劃與推動,來協助優質中小企業在既有基礎上,找到關鍵生產技術,使該企業能夠在其利基市場中佔據無可撼動的地位,成為名符其實的「中堅企業」。

過去有關台灣產業發展型態選擇的許多產業政策討論中,都曾經觸及產業政策究竟是要鼓勵企業朝向發展全球主流產品的大型國際企業為主,或者是以發展眾多利基性產品的中小型企業為主。

近年來,雖然受到中國大陸與韓國等國家在全球經濟上的競爭與超趕,使得國內若干中大型企業有朝大型跨國企業發展的成長壓力,然而衡量台灣當前的技術、人才與資源稟賦,以及出口產業過度集中在少數產業的結構性問題上,往利基型產業發展,並形塑一批精強的國際型「中堅企業」,不但在B2C產品上能持續朝「小產業、大品牌」的百花齊放願景前進,並且能夠在B2B產品上繼續追求在全球市場價值鏈分工的不可被替代定位。因此,目前擬推出發展國內中堅企業的政策,與品牌及關鍵產品發展的產業政策思維,本具有高度的相關性與契合性,並將成為目前與品牌、研發創新、無形資產管理、人培等重點「功能別」產業政策,相互搭配的「受眾別」政策。

從上述觀點,未來政府將以協助中堅企業發展,作為重要的「受眾別」政策。在台灣125萬家中小企業中,如能在眾多特定的領域培養出技術專精、專注本業等具有國際競爭力之中堅企業,累積厚實的出口實力,則台灣的產業競爭力將更不容易受到國際景氣之影響,必能紮根台灣經濟、創造更多穩定且優質之就業。

觀察國際知名中堅企業,如蔡司、BRITA、福士集團、凱馳、路德、島野、樹研工業株式會社等國際中堅企業的發展歷史可得到一個重點,即在於這些企業之所以能發展成中堅企業或隱形冠軍,就是這些企業擁有世界級的特殊Know-How、能在品質與服務創造優勢,進而成為客戶不可替代的供應商,除深耕技術之外,並採取足以維繫其競爭力的經營策略、商業模式與組織架構。這些成功經驗與條件,都不是短期內可以培養或複製的。因此,若從企業技術扎根及突破人才、技術、專利與智財權及行銷品牌等障礙所需之實際投入來看,當前政策的推動模式仍有若干亟需精進之處。

基本上,政府推動中堅企業躍升計畫方向絕正確,但在實際執行時,應多一些策略性的思維。本文認為,政府首先應將中小企業分成三個族群:一般中小企業、潛在中堅企業、中堅企業,同時以兩種不同策略構面來幫助企業,意即透過共通性策略,完備國內產業發展環境的基礎,期以協助一般中小企業逐步提升其競爭力,達到潛在中堅企業或具有中堅企業實力的層級;另外一構面,即是針對性策略,針對已經是中堅企業的企業給予維護其競爭優勢的協助;針對潛在的中堅企業提供發展成為中堅企業的協助。共通性的策略相關研究著墨甚深,不在此重複。本文僅就政府應如何協助潛在中堅企業與中堅企業的精進作法進行說明:

一、發掘國內中堅企業
根據國內外中堅企業的分析,可知中堅企業的特性之一就是低調行事,且多為家族企業,不願意露出。所以較難從一般生活中去發掘中堅企業或潛在的中堅企業。因此,政府可以協調財政部協助提供貿易磁帶資料及廠商名錄,作為篩選中堅企業的依據。根據貿易磁帶及廠商名錄資料,先從幾個主要出口市場中,篩選出某一產品出口值較大,甚至是占該產品整體出口比重前3大(可視為中堅企業)或前10大(可視為潛在的中堅企業)的企業名單,再據此企業名單,私下一一去拜訪該企業是否有需要政府提供協助之處。

二、技術研發與提昇
由於潛在的中堅企業的企業規模不如大型企業,所以,在面對技術研發的時候很容易會因為內部資源、能力不夠的問題而阻礙技術發展與產品開發。因此,可以透過產學合作的方式來建立,由業者主導技術開發議題與方向,而大學院校提供研究能量、研究設備以及相關解決之道,以彌補潛在中堅企業內部研發資源不足的問題。亦即,大學的研究能量與技術服務必須要能與潛在中堅企業相配合。

就中堅企業而言,由於已具備該產品的獨特性、關鍵性技術,所以,若要維持其優勢地位,就要持續不斷的創新研發,以避免被後進企業超越,故其政策重點即是如何協助中堅企業維護既有技術能力的競爭優勢。因此,除了透過前述的產學合作之外,凡是政府評定該企業是屬於中堅企業,國內各財團法人研究機構就應該在該企業的請求之下,協助中堅企業執行相關的技術研究與開發。例如,國科會可針對中堅企業的需求,委託相關大學科系來執行專案研究計畫,進行基礎科學的技術研究。而國內各財團法人研究機構也可以應用自身的技術能量、設備,來為中堅企業量身打造相關的技術開發工程。

三、專利與智財權的佈局
由於中堅企業或者是潛在的中堅企業只專注於本業的產品研發設計上,所以,從產業鏈角度來看,一定會和其他廠商有銜接上的問題,同時,其企業規模又不如大型企業可以有較完善的專利與智財權佈局,因而容易產生侵權或國際專利訴訟等事情。因此,建議以下幾點方向:

一旦企業發生侵權而導致國際專利訴訟,將會是一場漫長的官司過程,但中堅企業或潛在中堅企業因規模與資源的限制,政府可以建立管道來提供相關協助,例如提供法律諮詢服務、協助委請訴訟律師等等。

由於國際專利訴訟案經常會涉及的相互毀滅的狀況,因此,工研院可以盤點既有技術,並授權給國內中堅企業或潛在中堅企業,以充足中堅企業或潛在中堅企業在談判桌上的籌碼或與對方進行交互授權之用。同時基於此,工研院也必須經常研發一些防護型的專利,隨時技術授權給中堅企業。

可委託國內各財團法人研究機構針對在既有專利與智財權的佈局之下,如何避免或減少專利侵權的商業模式進行專案研究,並將研究成果提供給中堅企業或潛在中堅企業做為參考。

四、提昇品牌價值與行銷,提升企業競爭力
就中堅企業而言,其品牌與行銷理當有所發展,反而是潛在的中堅企業相對缺乏品牌與行銷的能量,因此,協助潛在的中堅企業建立品牌形象與行銷通路才是重點所在。

可建立品牌共用或品牌合作模式,來協助潛在的中堅企業建立品牌。換句話說,藉由已經在國際上建立聲譽的品牌,透過某種合作機制,讓潛在中堅企業可以共用,藉此帶動與建立潛在中堅企業的品牌知名度,例如類似於NB的Intel Inside一般。然而,此種合作模式的機制該如何設計、其中的利益分配該如何劃分,則是有待於進一步研究與分析。

加強國家形象與企業品牌形象相結合,以提升企業品牌的效益,如同泰國、韓國積極創立其國家品牌與形象一般,又或者是潛在中堅企業的品牌形象之建立宜與MIT之推廣相互結合。同時協助潛在的中堅企業建立全球行銷管道與網絡,例如在主要的國際機場、各大國際都市設立台灣精品的據點或台系百貨公司等等。

五、人才培育
以往多以「產業」為對象進行產學合作及人才養成,但難以應付企業需求。所以,建議以「企業」為對象執行產學合作,以培育所需之技術人才,意即由於中堅企業或潛在中堅企業所需要的特殊技術人才比較少見,無法從一般教育學程中養成,因此,國內大專院校可以針對其對於特殊技術人才的需求,採定期或不定期的方式開設企業專班,來訓練、培育企業所需人才。

六、開拓海外市場
由於中堅企業大多屬於小市場的產品,如遇貿易障礙,政府不見得會知道,因此,政府必須更主動去瞭解及協助解決中堅企業所面臨的貿易障礙問題,例如政府可以透過雙邊或多邊的貿易談判,來協助業者排除障礙、開拓海外市場,尤其是中堅企業多處於小市場,相較於大市場的產品談判之下,其談判成功機率相對較高。

台灣產業短期面臨全球經濟不景氣影響,長期則是台灣本身產業結構調整的問題。如何重點輔導具國際競爭力,在產品與服務上具有獨特性、專注本業且深耕技術的「中堅企業」,以使台灣經濟可以增加活力並較不受外界經濟景氣影響,將是台灣產業能否進一步發展的重要關鍵。

作者:張建一/台灣經濟研究院研究二所所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