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18

以策略思維探討人才流動與延攬

        100年,由中央研究翁院長發起,邀請國內教育、科技、媒體與藝術等各界重要專家,共同簽署「人才宣言」,其目的就在於呼籲政府重視人才培育與流失的問題。教育部長蔣偉寧今年到立法院專案報告「人才培育白皮書專案計畫」時說,因為少子化關係,民國117年後,少子化加上高齡化因素(目前六十五歲以上人數占13%,民國115年達20%),十五年後大學畢業生的生產力必須是現在畢業生的兩倍以上,台灣才不會貧窮化,才能持續發展。馬總統也強調這是[國安]事件,一時之間人才流動與延攬成為國家存亡重大議題。筆者長期從勞工司時期即參與人才職訓工作,在美國攻讀博士時也獲州政府獎學金近四年直到返國任教,本文從策略思維觀點探討人才流動與延攬。

一、人才就是生產力,核心價值需確立
        1965年美國管理學大師彼得.杜拉克(Peter F. Drucker)就已提出,「知識」將會取代土地、勞力與資本等,成為最重要的生產要素,知識經濟興起,專業人才已成為先進國家持續競爭優勢的泉源。當今世界各國綜合國力的競爭,歸根到 底是人才的競爭。人才就是生產力,在知識經濟時代,人才更將成為一個國家科技創新、經濟發展和社會進步的根本保證。誰能夠憑藉科技實力和人才的優勢搶佔高新技術和產業技術升級的制高點,誰就將在日益激烈的國際競爭中佔據主動地位,立於不敗之地。三國劉備三顧茅廬請出孔明,也三分了天下。 這種敦請人的渴望、誠懇的心情、虛心求才態度和挽救國家危險局面的情操,比曹操用高薪大位更感動諸葛亮出山, 因此「積極培育人才」為國家發展支柱不應只是想法,需要的時候一個臉孔,不需要的時候馬上翻臉,沒有清楚的核心價值,就算延攬了,也會流動出去。薪水等條件只是吸引人才因素之一,最重要還是在於發展的機會。樹立“以人才為本”的新思路,實施人才強國戰略。

二、非常時期就要不一樣的國家發展主軸
        教育部指出 15年後年青人生產力須倍增,那總要有整體重點策略目標與具體實施方案,從這生產力可以倍增核心的主軸產業,如戰略性新興產業、現代服務業、或重點建設,這需要縱橫配套、靈活開放、實現各類型人才優勢互補,高效集聚。目的能引進突破關鍵技術,發展創新產業。如能持續營造寬鬆的、矽谷式的創業環境,發揮留學人才效能,加強留學人員創業園區管理,為留學人員創業園提供基地,促使引進留學海外人才返台帶槍投靠更佳。

三、 借力使力,多元延攬外籍專業人才
        以往,國內在延攬外籍專業人才政策上,係以配合經濟部產業發展需求與國科會科技研究的延攬海外人才,較易形成偏移工、少留才,不僅不易厚植產業技術,而且亦較難以有系統地培育國內專業人才。未來臺灣產業發展競爭優勢,需要從以往產品製造者,轉型為全球資源整合者之角色。因此,未來在外籍專業人才延攬政策思維上,除了現行延攬來台工作之外,更要有多元延攬向外擴張的策略,如透過科專計畫,與國際企業或研發機構共同合作之模式,以達到能量倍增之目的。才不致於當有人提出引進專業人士時,就會出現「外國人會不會搶了本地人的飯碗」或「肥貓」等撻伐言論,然而新加坡政府則以逆向來思考:「一個高級的專業人士,有可能吸引國際企業,來這裡創造3到5個就業機會」,也就是說借用別人的力量提昇自己的國力,若有效推動整體經濟成長,反而為國人創造工作機會,何樂而不為呢?本次棒球經典賽或亞錦籃賽,都是靠海外明星助陣,成績亮眼,票房長紅不是嗎?

四、深入虎穴,就地運用海外專業人才
        延攬海外專業人才乃是為了厚植技術研發水準、除強調來台工作之外,更重要的是能夠轉移相關產業關鍵技術,為台灣長期累積各類專業人才實力的替代選擇方案之一。未來產業發展必須重視與國際研發網絡之接軌,可以從朝著整合各種國際資源創造附加價值方向來提升競爭優勢,做法包括:與國外研發機構之合作,延攬專家來台培育國內產業所需要之人才;參考日本委請或自行設置海外研發機構培育模式。多年前服務於中國生產力中心曾參訪我國義大利米蘭設計中心,當時就有就地延攬外籍專業人才,為我國所用。

作者:李劍志博士/高苑科技大學 經營管理研究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