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18

歐美吸引人才的策略初探

        高技術人才是創新知識型經濟的關鍵因素,這一群人才在國際間的流動性越來越高 ,奧地利薩爾茲堡大學Christian Reiner教授稱他們是「知識溢出的媒介」(“knowledge spillover agents”),由於他們的流動,使得各國或各地區科技知識庫的能量提升,並帶動各個區域產業的成長,所以近年來各國政府無不處心積慮競求或留住高技術人才。歐美多位學者指出:知識型經濟的主要動能是來自人力資源,其重要性高過其他資源。

        全球高技術人才的競爭比賽中穩居冠軍地位的是美國,其他國政府無不競相學習模仿美式政策作法。歐盟國家大多遭遇高級人才流出大於流入的問題,亟思制定有效對策,以扭轉腦力外流(brain drain)的劣勢。歐盟2000年的里斯本大會結論就聲明:須致力於提供最好的就業前景給最好的頭腦,為歐洲吸引並留住最好的研究人才。歐盟各國紛紛祭出從稅制移民法改革到大學改革等政策,例如歐盟推出類似美國綠卡的藍卡,建立類似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European Institute of Innovation and Technology(EIT),造就吸引人才的強力磁石,以及提供方便高級技術人才流入的科技工作簽證。其中移民立法的改變在歐洲各國所引起的爭議與辯論最多;美國制定優惠高技術人才的移民法已有六十多年歷史(自1952年),加拿大也在1967年跟進制定,所以歐洲想要在全球人才競逐中迎頭趕上,步調實嫌太慢,目前有一機會之窗,是因為美國在921恐怖攻擊與2008經濟衰退後,調整移民政策,給了歐洲爭取國際高技術人才較大的機會。

        其實美式政策作法不見得是其他各國模仿得來的,因為各國的社會經濟文化環境與美國差異頗大。美國是單一廣大市場,又有世界共通語言的方便性,加上低稅、高工資、一流大學雲集、產學聯結密切、創新高科技工業比重大等等,這些是其他國家所望塵莫及。相對在歐洲高科技產業佔的比例較低,科技工業園區規模較小、知名度不足,廠商以中小企業為主流,而且青年創業面臨較高的門檻等等,現行諸多不利因素。

美國和歐盟人才競爭策略之體制與現況比較表
(資料來源:Hall Soskice 2001, Gertler 2003, Dosi et al 2005, EC 2007, Asheim 2009)

        歐洲學者如Christian Reiner教授,認知歐洲本身無法突破的關鍵,提出建言:不能專靠吸引世界高技術人才移民,要把眼光放回到歐洲國家或區域間爭取人才機會,以及如何教育、訓練、運用、累積及留住歐洲自己產生的人才,並採取區域合作或工業園區合作方式,扭轉目前大量人才輸往美國的趨勢。
歐洲國家普遍具有的優勢是公部門主導力強、人民生活品質佳、社會安全、環境保護較有保障。在此基礎上,英國加以積極調整移民政策,降低高技術人才移民門檻,並率先打開國門歡迎東歐國家人才移民,很快就得到人才淨賺(即人才流入大於流出)的效果。相對而言,德國一向是歐洲其他國家低薪勞工想移民的天堂,雖在2000-2005年間推出針對ICT產業高級人力的綠卡制度,但吸引高技術人才的效果不夠顯著。西班牙過去在研究人才失血非常嚴重,自2001年政府制定新政策,提供回流人才等同大學教授的終身俸工作後,吸引不少旅外博士研究人才回國,堪稱有效的人才回流政策。

        奧地利為扭轉人才流失所做的努力也值得介紹。首先是建立散居國外留學生人脈網絡,有組織地追蹤其成長動向(稱為散居策略),接著提供短期回國機會(所謂循環策略),例如合作計畫、客座訪問、研討會,然後再施行回流策略,如在外國舉辦招才博覽會,以優越條件延攬旅外人才回國工作定居。薩爾茲堡大學Christian Reiner教授分析此一策略運用了三種人才競爭策略間的互補性,巧妙推出策略組合政策,終於達到人才回流的目標。

參考文獻:
奧地利薩爾茲堡大學Christian Reiner教授研究報告“Which policy options for Europe in the global competition for talents? Brain competition policy as a new breed of locational policy with positive externalities”,發行單位:維也納經濟商業大學環境與區域發展研究所(Institute for the Environment and Regional Development, Vienna University of Economics and Business)
作者:陳李惠慈/工研院產業學院資深專案經理與張雲翔/工研院產業學院副研究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