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12

跨越鴻溝,從學界到企業-史丹福大學人文博士如何創造優勢

幾年前美國博士班入學人數開始下滑,以人文領域降幅最大,新出爐的博士也面臨嚴峻的就業挑戰。根據美國歷史學會的統計,2009學年度職缺數已降為569個,較前一年減少29.4%,但畢業人數卻增加到989人。該現象迫使學校開始透過不同機制調整研究所教育,有些在緊縮研究所預算的同時,仍保障博士生的就學補助;有不少鼓勵學生強化學術就業技能如增加教學經驗;有些則強調跨學科或跨領域研究,如哲學所學生修讀經濟學;有些採維持高品質的人文教育,但停辦與他國合作的雙聯學制,以鼓勵博士生提早準備論文,好將原需耗費八至十年才能完成的學業縮短為四年。
美國研究所課程所費不貲,加上就業市場萎縮,使得投資博士教育的報酬率偏低、機會成本偏高,確實讓有意朝向學術發展的學子卻步。國內情況也差不多,受到少子化等大環境因素的影響,遇缺不補早已不是新名詞,許多學校約聘專案教師,用來遞補教學及行政人力的不足。但儘管受到學術就業市場萎縮的影響,近幾年來國內各校博士的畢業生人數,除社會領域外,均成長約30%,這尚未計入國外畢業的博士。在僧多粥少、學術市場又不可能提供足夠職缺的情況下,博士(包括即將畢業或正打算就讀)另尋出路是必然的趨勢。
當國外不少名校還在走傳統路線,即由學系主任在各學術會議舉薦畢業生至他校任教時,史丹福大學已開始走不同的路。過去三年,該校BiblioTech計畫試圖打破人文領域博士一向被視為與產業缺乏關聯的成見,將人文學科博士塑造成具創新思考及產業影響力的專業人士。過去文學博士除了進大學教書外,僅有少數進入政府單位及非營利機構,或從事新聞、翻譯、出版等工作。但其實人文學科在學術養成過程極為強調思維能力,包括道德判斷,如哈佛大學桑德爾教授(Michael Sandel)在《正義:一場思辨之旅(JUSTICE: What’s the Right Thing to Do)》的例舉一樣。人文博士精良的學術訓練讓他們在瞬息萬變的競爭環境中,用不同方式來思考傳統問題,並提供創造性的解決方案;尤其人文學科博士擅長提問,他們思考人類的實際需求,卻不受理論和技術的限制,故能跳脫科技業者原有的框架,融合風馬牛不相及的題材,讓企業提供更好的產品與服務。Yahoo!執行長Marissa Mayer也曾就人文博士在科技業能做什麼提出看法;她認為,業界也很清楚,企業確實需要挖掘新的思考模式,像進行網站開發時,就需要很強的觀察與溝通能力,這不是單靠資訊能力就能辦到的。
史丹福大學的優勢在於,該校能提供頂尖跨領域的課程及訓練,讓人文學科博士學習技術,如語言學系學生會使用語言分析軟體,甚至學寫Python程式。該校人文博士也向業界推銷自己,說明他們的研究內容及可為矽谷提供的價值,希望消除學術界與產業之間的隔閡,並證明人文博士在高科技產業能發揮更大的作用。他們用行動證明,人文領域博士的就業問題不在於他唸的學科是否冷僻,而在他對世界的瞭解程度。

參考資料:
史丹福大學BiblioTech計畫網址:http://bibliotech.stanford.edu/
桑德爾,正義:一場思辨之旅,http://www.youtube.com/watch?v=sHHa4ETr2jE

作者:陳曉郁 /  國家實驗研究院科技政策研究與資訊中心 副研究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