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13

當前青年就業問題與對策之探討

全球性的青年失業危機
在歷經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之後,全球各國普遍出現的青年高失業率問題更加惡化,已經形成「全球性的青年失業危機」,成為各國政府的治理難題。根據國際勞工組織(ILO)的估計,全球在2012年的2億名失業人口中,有超過7千5佰萬人是25歲以下的青年族群;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也指出,28個成員國在2012年的青年失業率高達16.1%。

全球普遍出現青年的失業危機,台灣也不例外。台灣在2012年的15-24歲青年失業率為12.66%,雖然低於OECD國家的16.1%、歐元區國家的22.6%、美國的15.5%,但是卻高於日本的8.6%與韓國的8.8%;再從青年失業率與全體失業率相比,台灣的青年失業率是全體失業率的2.5倍,僅略低於南韓的2.66倍,但明顯高於OECD國家的2.02倍、歐盟的2.2倍、美國的1.98倍,顯示相對而言,台灣青年失業問題的嚴重性。有鑑於當前台灣青年失業問題的嚴重性,以下將說明青年失業的原因與國際對策趨勢。

如何理解「青年高失業率」的原因?
當前台灣社會有一種主流的社會輿論認為:青年失業的主因,都是青年「個人就業意願低落」造成的,甚至以「啃老族」、「靠爸族」來指稱失業青年。這種說法,看似符合一般人的常識,但是其實存在著一項觀念上的迷思是:對於何謂「就業意願低落者」的認知,出現了明顯的謬誤。

其實,所謂「就業意願低落」者,依照「國際勞工組織」的定義是指:「想找工作而未找工作、且隨時可以工作」的「怯志工作者」(Discouraged workers),而怯志工作者是屬於「非勞動力人口」的一種,並不是屬於「勞動力人口」中的「失業者」,至於「失業者」的定義則是指:「想找工作而且出現找工作行為、且隨時可以工作者」。從上述定義得知:二者最大的差別就是「怯志工作者」因就業意願低而未出現尋職行為,而「失業者」則有尋職行為,因此,將「啃老族」、「靠爸族」等「未出現尋職行為」的怯志青年,稱為「失業青年」,其實是一種誤解。事實上,我國的主計總處也是採用上述國際通用的定義進行調查,根據主計總處的統計,2012年台灣15-24歲的怯志青年人數是37,000人,其實明顯少於2012年15-24歲的青年失業者116,000人,也只有整體15-24歲青年304萬人的1.2%,因此,「怯志青年」其實只是整體青年的極少數,更重要的是,「怯志青年」與「失業青年」是明顯不同的青年群體,不宜混淆。

如果「青年個人的就業意願低落是失業主因」的說法是不正確的迷思,則應該如何理解青年失業的問題呢?傳統的「青年勞動市場區隔」觀點認為,青年由於尚未承擔家計的責任,比較容易對工作感到不滿而自願離職,使青年的失業率高於成人,但是青年人雖然容易失業,卻也容易重新就業。

從青年勞動市場區隔觀點來分析台灣的青年高失業問題,表面上看起來,似乎具有一定的解釋力,因為根據勞委會的「青年勞工就業狀況調查」顯示;從2005年至2012年,台灣平均有高達89%的青年失業者是自願性失業。但是進一步分析可以發現:青年勞動市場區隔觀點雖然可說明台灣青年是以自願性失業為多數,但是卻難以解釋為何台灣青年自願性失業的主因是「勞動市場高風險」(待遇不佳、環境不佳、沒有保障)與「生涯發展困境」(學非所用、沒有前途),而這二項主因,顯然比青年勞動市場區隔觀點指稱的「青年自願離職」更加複雜。

當前新興的社會學觀點:青年的「Yo-Yo」現象及解釋
事實上,隨著經濟全球化的發展,勞動市場日益彈性化,非典型工作機會日益增加,對於青年的失業與就業都造成了更大的風險,這才是台灣青年面臨「勞動市場風險」與「生涯發展困境」時就選擇離職的高風險就業結構性根源。

在勞動市場彈性化的影響下,各種非典型工作的型態日益複雜,使得「青年轉銜」的就業歷程,開始出現「多樣性」與「可回復性」,導致「Yo-Yo」族青年的誕生(Walther,2002.4)。青年Yo-Yo現象的解釋觀點,從「青年生涯轉銜」的角度重新看待青年生涯變化的模式,認為當代青年的生涯結構中,存在著「從青年到成人」(Yo-Ad)以及「回復到青年」(Yo-Yo)的職業生涯變動性。

青年Yo-Yo現象的特徵,主要有三方面:1.生涯的「去標準化」,意指當代青年的生涯出現不同於傳統標準化生涯模式(讀書-就業-結婚-生子-退休)的趨勢,使當代青年有多樣性的發展途徑,例如:延畢、休學、打工渡假;2.生涯的可回復性,意指青年在離開學校進入職場後,仍有可能回復到青年階段,例如:辭職準備考試、再就學;3.勞動的高風險性,意指青年從學校到職場的轉銜歷程中,會面臨各種勞動市場的高風險,包括工作所得不足、工作環境不佳、工作保障不足等各種風險,正因為青年面臨勞動的高風險,因此才會出現「生涯去標準化」與「生涯可回復性」等現象。

青年失業問題的國際對策趨勢
有鑑於全球青年失業問題的嚴重,OECD與ILO二大國際組織共同在2012年召開的G20國家「勞動暨就業部長會議」中,提出的青年政策方針為:1.青年就業政策的重點是「減少青年從學校到職場的轉銜過程中面臨的障礙」,特別是對於人力資本的投資,乃是促進青年從學校轉銜到職場的重要政策,因為青年能否獲得有良好報酬的穩定工作,與教育程度的提升,有著密切關聯。2.促進青年就業的勞動市場政策,在青年尋職以及促進勞動市場需求二方面,都可以扮演重要的角色,因為勞動市場政策能夠在經濟衰退時,透過將「所得支持」與「就業服務」二種政策措施加以有效聯結,可以有效協助青年尋職。

基於上述青年失業的問題以及國際對策趨勢,建議對於當前台灣青年失業問題的對策有三個方向:
1.建立協助「轉銜歷程風險青年」的系統;
2.青年非典型工作者的「彈性安全」政策方向;
3.建構「現代化的青年就業服務」系統。

依照以上政策方向,可擬定下列措施:
1.青年個人化加強協助諮詢方案:由就業諮詢專家,提供失業青年個人化的深度諮詢討論服務,以促進青年長期失業者能夠再整合納入社會體系內,建立青年長期失業者的正確就業市場觀念與態度。
2.初次尋職青年之長期失業津貼:避免初次尋職青年在尋職期造成生計的困境,對於未曾繳納就業保險保費、但年齡在29歲以下初次尋職之長期失業青年,參考平均失業給付金額減半發給失業津貼,時間最長6個月。
3.平等勞動待遇:保障從事非典型工作者的勞動權益,修改勞動基準法,將「平等待遇原則」入法,特別是部份工時勞工之工資,依照聯合國國際勞工組織之「部份工時勞動公約」,依照與同類型工作全時勞工比較之工時比例計算。目前勞委會之「僱用部份工時勞工參考手冊」只規定不得低於按工時比例計算之基本工資,並應落實對於僱用非典型工作者公司的勞動檢查。

作者:李健鴻 / 文化大學勞工關係學系副教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