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13

落實性別工作平等政策的思維與作為(上)

前言

1. 臺灣的性別勞動議題一直是性別平等探討的重點,由男性與女性在勞動市場的參與、行職業別分布、乃至薪資差異所顯現的同工不同酬現象,都是從性別勞動統計上可以明顯看到的現象。

2. 本文從勞動性別統計分析出發,提出男女在職場上的差異化現象,關注數字背後的隱藏問題,再從政策面提出興革意見。

3. 本文特別強調落實性別工作平等政策的具體做法在於性別平等教育的貫徹,以及企業端在人力資源管理層面宜加強或改善的措施。

壹、從性別勞動統計探討性別工作平等現況

依據行政院主計總處性別統計資料顯示,我國女性勞動力參與率(以下簡稱勞參率)逐年成長,2014年底達50.64%;男性勞參率則維持在66.78%,整體而言,女性勞參率仍低於男性。從長期資料觀察,近20年來,女性因教育程度提升及服務業提供的工作機會增加,勞參率逐漸上升;男性則受求學年限延長及退休年齡提前之影響,勞參率微幅下降,兩性勞動力參與率差距逐年縮小。

再從兩性就業之行業別觀之,2014年男性就業者以從事製造業占44.5%為最多;女性就業者則以從事服務業占71.2%為最多。在平均薪資差異方面,由於傳統上兩性工作類型存有區隔,且部分女性為兼顧工作與家庭選擇部分工時工作,或中途離開職場後再進入,而出現女性二度就業現象,工作年資或績效表現難以累積,以致兩性薪資出現差異。103年臺灣非農業部門女性月平均薪資約新台幣41,000元,僅及男性85%,雖較以往的差距有所縮減,但兩性薪資差異的現象依然存在。

又,2014年女性平均非勞動力以照顧家務為主(48.16%),男性則以高齡、身心障礙者與求學及準備升學者占多數。復依據勞動部2014年性別勞動統計報告所指,以製造業為例,提供女性員工的產假期間平均7.88週,產假期間工資支給全薪的僅占58.4%;產後復職員工有87.1%可恢復原來職位;再由員工30人以上的製造業來看,有59.9%並未提供家庭照顧假。

綜上可見,性別在工作場所上的不平等現象,從兩性進入職場的勞參率高低差距、行職業別分布上的差異,再從男女薪資差距現象所呈現的同工不同酬,女性工作年資相對較短,影響所及的升遷不易,或是雇主基於女性的性別就業歧視的玻璃天花板(glass ceiling)現象,以及製造業雇主或主管對於女性在產假、家庭照顧假以及產假復職的統計報告,均可發現女性在職場所呈現的不平等對待問題是依然存在的。

貳、性別平等政策意涵

人類與生俱來的生理結構差異所定義的性別(sex)與後天社會規範界定的社會性別(gender)是探討性別議題的兩大主軸。性別角色論(Theory of Gender Roles)是常被用來解釋何以如此區分的理論之一。由於社會文化規範加上社會化結果的深度及長遠影響,造成男性與女性無論在生命尊嚴、教育、家庭婚姻、人身安全、職場,甚至法律層面均有所區隔。例如從人身安全的層面來看,女性成為性騷擾或性侵害被害人甚或家庭暴力被害人的比例遠高於男性。從職場層面來看,女性的平均薪資較男性低、累積的工作年資比男性短、退休時領取的退休金相對比男性少,但女性平均餘命卻比男性來得長,形成貧窮女性化或貧窮老年女性化的現象。由此可見,性別不平等的問題是歷史的產物,也是世界各國共同面臨的問題。

聯合國為因應由來已久問題帶給婦女的負面衝擊,在2010年7月1日整併既有的四個婦女相關單位,整合成立具備更高決策層級的單位「UN Women」,冀望以更有效的方式解決全球婦女面臨的問題,有效推動人類社會性別平等目標的達成。

申蕙秀(2003)提出性別平等包含兩個層次:法律上(de jure)的平等與實際生活上(de facto)的平等,法律上對權利平等保障和保護是取得性別平等的先決條件。因此,追求性別平等的第一步是消除任何歧視性的法律、法規、法條,以確保法律上的平等。但法律上的平等僅提供形式上(formal)的平等,並不表示女性在真實生活中實際享受平等權利。因此,如何落實性別平等政策以改善現行依然可見的性別不平等現象,實有賴於有效且根本的推動工具-性別主流化。

參、性別主流化是落實性別工作平等政策的工具

性別主流化(gender mainstreaming)概念是1985年出現在聯合國舉行的第三屆世界婦女會議,1995年召開的第四屆世界婦女會議正式宣示此概念,強調聯合國以及之下各單位必須在女性充分有效的參與下,加強女性主義的發展政策和計畫,以保障或提升女性的權利。之後於1997年2月聯合國經濟及社會理事會正式確定性別主流化的定義:是指在各個領域和各個層面上評估所有計畫性的行動(包括立法、政策、方案)對男女雙方的不同涵義,作為一種策略方法,使生理性別上的男女雙方同樣受到關注和享有同等經驗,不論是在規劃、實施、監督和評判等過程,甚至在政治、經濟和社會等不同領域,所有政策方案都要讓男女雙方成為均等受益者,不再出現性別不平等現象,最終目標是實現性別(男、女、性傾向、跨性別)的平等。

臺灣在2000年後開始使用性別主流化一詞。2005年行政院婦女權益促進委員會通過「行政院各部會推動性別主流化實施計畫」,2010年行政院責成直轄市、縣市政府比照中央推動性別主流化實施計畫,其後,配合行政院組織法修正,2012年行政院設置專責「性別平等處」,處理婦女權益與性別平等事務。

2011年3月8日行政院頒訂「性別平等政策綱領」,以性別平等、永續發展為政策目標,同時提出以下十大理念:
1. 性別平等是保障社會公平正義的核心價值。
2. 婦女權益的提昇是促進性別平等的首要任務。
3. 性別主流化是實現施政以人為本的有效途徑。
4. 參與式民主是促進兩性共治共決的實踐策略。
5. 混合式經濟體制是婦女經濟安全的最佳屏障。
6. 性別觀點的人口政策是健全社會發展的基礎。
7. 具性別意識的教育媒體文化政策是建構性別平等社會的磐石。
8. 消除性別歧視與性別暴力是捍衛人身安全的重要關鍵。
9. 性別友善及身心並重的觀點是增進健康政策成效的要素。
10. 女性關懷融入環保與科技是對永續社會的承諾。

期望透過上述十大理念與七大內涵:(1)權力、決策與影響力、(2)就業、經濟與福利、(3)人口、婚姻與家庭、(4)教育、文化與媒體、(5)人身安全與司法、(6)健康、醫療與照顧及(7)環境、能源與科技等加以落實,並提出細項的推動目標。

由此可見,我國各行政機關配合國際潮流,打開性別視野,促進台灣社會邁向更多元、更包容、更豐富的永續社會,開創婦女權益與性別平權確屬刻不容緩。因此,從改善性別不平等最基礎的性別意識開始,才是根本解決之道。(待續)

作者:陳月娥/大葉大學人力資源暨公共關係學系助理教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