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11

企業、政府須齊心努力 創造人才願留的優良環境

在全球化潮流下,經濟無國界,人才在國際間流動愈來愈頻繁。受到國際大環境變遷的影響,臺灣傳統產業不斷外移,就業環境丕變,導致優秀人才不斷流出,而外籍優秀人才的流入卻相對較少,從而衍生人才逆差問題。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最新公布的「全球人才報告」指出,在評比的60個國家中,「人才流失」指標單項排名,臺灣名列第50位;勞動部統計,過去十年臺灣每年平均約存在2.7萬高階人才逆差,可見臺灣人才外流已相當嚴重,亟待改善。

回顧過去,在臺灣經濟發展早期,曾經歷人才外流的問題,主要表現在出國留學的青年,完成學業後在海外就業,滯留不歸。及至1980年代,政府致力推動資訊電子等策略性工業發展,新的就業機會吸引大批滯留海外的臺灣人才持續回流,充沛的人才供應成為臺灣資訊電子產業高速發展的關鍵因素之一。不過,自1990年代後期開始,隨著全球化潮流之衝擊加劇,臺灣產業外移速度加快,中高階經理人才外派的需求增加,專業人才外流的數量愈來愈大。

各國競逐人才白熱化
其實,因臺灣企業赴海外投資而產生的人才外流問題,不必過於憂慮,該憂慮的是,競爭對手國如韓國、新加坡等相關產業,透過國際獵人頭公司來台挖角,或是跨國公司為了佈局大陸市場需要,來臺灣招攬人才,造成排擠作用,尤其大陸本土企業之惡意挖角,破壞臺灣勞動市場,更值得關注。大陸自1980年代初期開始實行改革開放政策,搭上了全球化潮流列車,經濟快速崛起,為了建構「紅色供應鏈」產業體系,從電視機、液晶顯示器、LED,到半導體晶圓製造、IC設計等,乃積極自境外引進人才,兩岸文化、語言相通,臺灣專業人才成為大陸本土企業積極爭取的對象。

造成臺灣專業人才流失的原因,一般認為是臺灣的薪資偏低。的確,過去10多年臺灣的平均薪資水準幾乎沒什麼長進,即便是中高階經理人、技術人員的薪資成長幅度也相當有限。近期一項調查報告指出,臺灣高階主管的薪資水準,在亞太地區13個國家中排名倒數第四位,只超過菲律賓、越南和印度。薪資相對偏低不但不利於留才,也不利於招攬和引進海外優秀人才。

然而,除了薪資之外,造成人才出走還有其他更重要的原因,過去的調查就發現,「可以拓展個人視野」、「擴大發展空間」、「職涯升遷機會較多」等因素,是臺灣人才選擇赴海外就業的重要考量。

薪資條件與就業機會影響人才流動
人才之流動,本質上是市場行為,理論上受到薪資差異和就業機會的影響。在一個高度競爭的勞動市場,較高的薪資、較多可供選擇的就業機會,或較佳的職涯發展機會,將對專業人才產生較大的吸引力。過去十多年來,臺灣專業人才外流數量有增無減,從需求面來看,主要是「產業外移」不斷、新興產業投資不足、產業結構和職位結構升級太慢,新增就業機會成長減緩,造成勞動市場對於青年世代的人才需求衰退。而供給面因素,高等教育人力過剩,尤其更嚴重的是,結構性供給失衡問題,大學培養的人才和產業界的需求存在落差;高學歷人力過剩,當國內沒有足夠的就業機會時,赴海外求職成為最後的選擇。國內環境造成的「推力」,與全球競逐人才形成的「拉力」相互催化下,加劇了臺灣專業人才外流的問題。

人才是國家競爭力的核心要素,持續外流顯然不利於國家未來之長遠發展。有鑑於專業人才外流的問題有惡化的跡象,如何留住人才,或避免專業人才流失,以及延攬滯留海外工作的優秀人才回台,已刻不容緩。

從前述影響人才流動的因素思考,提供具有吸引力的薪資條件是可行的手段之一,田野調查發現,對於資深、高階的專業人才而言,選擇跳槽的理由,主要是新工作的薪資待遇較優,媒體報導獵人頭公司為跨國企業徵才的諸多案例,亦顯示「重金」禮聘對高階專業人才會有一定的吸引力。不過,薪資待遇不是唯一要件,優秀的人才還在意職涯的發展機會,尤其中階、或較資淺的年輕世代人才特別看重。

長期以來,臺灣與歐美等先進國家的薪資差距一直存在,是導致許多臺灣人才選擇赴國外就業原因;不過,臺灣也曾在政府推動十大建設、積極發展高科技產業階段,吸引許多早期滯留海外的專業人才回流,這些經歷的重要意涵在於,產業發展、就業機會等環境因素,可能才是留才、攬才得以成就的關鍵。有積極、正向的產業發展環境,就會有好的商機、獲利前景,吸引企業加碼投資,就業機會、薪資條件不會太差,好的人才自然會進來。

改善產業環境是留才根本之道
人才外流的本質,基本上是本身的環境條件不如人,因此,防範人才流失的上策,是思考如何創造讓人才願留的優良環境。產業環境不佳、職涯發展前景黯淡,即便有高薪利誘,對留才、攬才的助益恐亦有限。對企業而言,應努力營造勞資雙方共同發展的願景文化,除了具備完善的薪資、激勵和升遷制度,非薪資的獎勵制度更是重要,特別是與高等院校合作培養人才,或提供員工在職進修機會,以及分紅獎勵制度;育才、留才相輔相成,塑造人才與企業生命共同體的企業文化。

對政府而言,應努力塑造優質的產業環境,根本解決產業發展的瓶頸。透過稅賦減免、土地優惠等特定政策,基本上只是治標、短期的誘因,更重要的是產業環境的建置。臺灣創業環境不友善,一直受到批評,近年來政府相關部門已較過去重視而有所改善,但有志創業的人士仍然面臨融資難、創業成本過高的問題,亟待改善。政府應積極營造有利於創業、創新便捷化環境,扶持建構新創事業的育成中心,鼓勵新創事業經營者引進在海外工作多年、著有成就的臺灣人才。日前金管會預告,將在近期內宣布進一步放寬上市櫃公司員工取得認股權憑證與限制型股票限制,該項新措施對企業留才、攬才應會有實質的助力。

作者:高 長/東華大學公共行政學系教授兼系主任、
       王文娟/中華經濟研究院第二研究所研究員兼副所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