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11

歐洲努力吸引菁英人才回流

歐洲國家自從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70年來深為菁英人才流失所苦,這些人才大量流往美國,而歐洲卻無法提出有效吸引其他國家的菁英移民到歐洲的方案。尤其現今進入數位世代,更凸顯歐元區人力資本的不足,正嚴重影響歐盟在全球產業的競爭力。目前歐盟執行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已採取放寬移民政策的措施,以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專業科技人才。歐洲各國政府亦重新開始設法吸引歐裔菁英人才回流。他們認為鼓勵人才回流的政策將比吸引新移民產生更大的政治和經濟的效益。

三波人才出走潮重創歐洲
歐洲第一次的專業人才大規模移民,開始於1945年,並一直持續到1965年。二十年期間,大量科學家和工程師從西歐和北歐遷移到美加,一方面逃脫歐洲戰後的混亂家園,一方面為美國對蘇聯展開的科技競賽而不斷增加的政府研究資源所吸引,在美加安居樂業。

二十世紀70年代到80年代,歐洲恢復了吸引力,第三世界國家取代歐洲,成為美國專業人員的主要供應管道。1989年柏林圍牆倒塌,歐洲再次在人才的全球競爭中受阻。美國主導了全球經濟和勞動力的流動,網際網路產業快速發展,產生了高專業技能的龐大需求,助推知識型工作待遇,擴大美國與歐洲之間的薪資差距。這些政治和經濟力量的結合引發了「網際網路潮」,使1995 - 2001年期間,資金和人才從歐洲單向大量流出到美國。據估計到2000年,歐盟十五個會員國淨流出大專以上學歷的人才達到12萬人。

隨著網際網路泡沫在2001年破滅,以及911恐怖攻擊後的限制性移民政策,從歐洲到美國的移民率略下降,然而,許多有才華的歐洲人仍收拾行李繼續遷移。過去的五年,身陷債務風暴的希臘政府甚至連國內學術菁英續訂學術期刊的經費都無法負擔,有十分之一的希臘學者因此到國外工作。2011年葡萄牙政府為解決失業問題,敦促青年失業者到外國就業,導致10萬高級專業人才離開葡萄牙。如今,歐洲人正走向非洲和南美洲,而不僅僅像過去那樣逕奔美國。西班牙和葡萄牙的人才遷移到他們的前殖民地,重新運用他們的語言文化優勢,尋求生路。

歐洲的經濟低迷狀況當然是造成人才流失潮的關鍵因素,但科技的快速變化也加速了人才的出走。特別是數位革命創造了高專業技術人員在美國難得的機會。許多歐洲企業家搬遷到加州的矽谷,而科技領域博士生和研究人員也遷移美國。例如在2009年,16%的愛爾蘭博士和18%的德國研究人員搬遷到美國,畢竟,在美國研究機構開展的研究計劃可獲致更多的引用機會和專利智財。

歐洲菁英人才遷徙歷史表
時期 推力 拉力 出走人才類型 目的國
戰後重建潮1945-1965 歐洲戰後重建,科技研發資源相對較少
  1. 友善的研究環境;
  2. 未受戰爭波及的家園;
  3. 美國對蘇聯的競賽,不斷增加研究資源。
科學家、
工程人才
美國、
加拿大
網際網路潮1995-2001 歐洲相對較無力的經濟發展狀況
  1. 爆發的網路產業;
  2. 創新的高薪。
高專業技能人才、知識工作者 美國
歐洲危機潮2008 -
  1. 後經濟危機期的重建;
  2. 節約經濟、緊縮措施。
  1. 美國數位革命潮;
  2. 先前殖民地的關係與語言文化優勢。
青年、科技領域學者、研究人員、高專業技術人員、企業家等等 美國、
南美洲、
非洲

移民VS.回流
歐洲無力創造讓人才可以茁壯成長的環境,導致目前科技人才的短缺。為了止住人才外流,並增進人才流動所創造的互惠互利,歐盟已修改了移民政策。從2011年開始實施藍卡計劃,希望吸引2千萬名高級專業人才移民,尤其是工程師、企業家和生物技術專家。然而,結果相當令人失望。到2013年,歐盟只批准不到2萬張藍卡簽證。這些數字在可預見的未來將難以改善,而當前歐元區危機也不利於新移民移動到歐洲。甚至當歐洲最終克服經濟危機,多元語言、重稅、以及充滿創新障礙的環境,將迫使技術移民轉往世界其他地區。根據經濟學人發表的全球人才指數(Global Talent Index),只有北歐國家能進入人才吸引力排名,其他歐洲國家經濟都還在「人才爭奪戰」中掙扎求生。

人才回流是在政治上更具吸引力而且在經濟上更有效率的做法。出自強烈的故土情感,回流人才更容易認同母國的文化、關切社區的福祉。新移民相比之下,較難融入本國的社會與文化。此外,旅外人才能帶回較高的人力資本、社會資本和金融資本。他們在國外獲得的教育經驗和專業歷練,往往能帶回新的科技人脈,促成豐碩的學術交流與國際活動,有助於建立創新型企業和世界一流的科研機構。例如兩位法國經濟學家托馬斯皮凱提(Thomas Piketty,二十一世紀資本論作者)和吉恩梯若爾(Jean Tirole,2014年諾貝爾經濟獎得主)。這兩位學者除了帶回開創性想法,也以實質性的貢獻回報他們的祖國。他們搬回法國後,以過去任教於美國頂尖大學的經驗,重振母國的學術環境,打開與世界交流的大門。皮凱提建立巴黎經濟學院,梯若爾則創立圖盧茲經濟學院,這兩個機構培養並吸引世界一流的教授和學者,使用英語為官方語言,並促成最高水準的學術研究。

因此,歐洲的政策制定者正努力設計更有效的人才回流政策,以吸引相同族裔的旅外人才。為了重新吸引移民回巢,歐洲國家提供低稅措施和優質的就業機會。這些措施以特定年齡和專業技能的族群為目標,鎖定40歲以下的工程師、科學家和數位產業企業家,認定他們最有可能開創新事業,推展國家的前瞻技術,並促進產業的發展。

然而,2001年義大利政府端出低稅誘因措施,從國外吸引人才,到2007年,僅吸引300位高級專業義大利人回到母國;在2000年,英國政府推出了類似的計劃也頗令人失望,顯見低稅誘因已不足以說服出走的人才回巢,必須進一步創造職涯發展的有力願景,改進整個社會創新系統,才能留住高級專業人才。歐洲的政策制定者正鬆綁法規,創立歐洲版的「麻省理工學院」(European Institute of Innovation and Technology, EIT),促進高等教育、研究和創新之間的三角關聯,目標要成為歐洲創新的典範,造就吸引人才的強力磁石。歐洲國家相信,改善創新環境,創造有力願景,才能翻轉過去人才流失的困境,吸引優秀人才回流,進一步挽救歐洲未來的經濟。

參考資料:
  1. Edoardo Campanell, “Reversing the elite brain drain : a frist step to address Europe’s skills shortage ”,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 Spring/Summer 2015, Vol. 68, No. 2. 
  2. The Global Talent Index Report: The Outlook to 2015, 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 
  3. 陳李惠慈、張雲翔,歐美吸引人才的策略初探,經濟部人才快訊電子報,2013-09-18。

作者:徐文杰/工業技術研究院產業學院顧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