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10

退休模式與生活滿意度關聯性分析:韓國、德國、瑞士的比較

隨著老年人口的比例在全世界持續增加中,許多國家已經進入高齡化社會。由於預期壽命的延長,退休後的生活一直在被拉長,因此,高齡者退休後的社會福利支出也一直在增加。然而,過去較少有研究分析高齡者的退休類型與其生活福祉的關聯。當社會面臨到高齡化導致勞動力短缺及老化的情況,積極提升高齡者的勞動參與率是學者們一致認為可行的策略。然而,若不能深入了解退休過程的模式對於高齡者的影響,以及社會地位、文化等背景因素如何影響退休者的決策,便難以研議出合理、友善、有效的銀領族人才活用方案。

傳統的退休模式是在到了一個年齡時間點後,便直接進到完全退休狀態,對於工作者和企業、社會三方面的衝擊均較大。本文將退休視為一個過程,而非單一個點的事件,試圖透過充分分析,更準確地審視從工作進入退休甚至退休後的工作轉變的全過程,將退休模式分為完全退休、跳躍式退休、連續式退休等三種類型(Joonmo Cho & Ayoung Lee, 2013)。

「完全退休型(the complete retirement type)」的工作者是直接從全職工作進到完全退休的狀態。「跳躍式退休型(the hopping type of post-retirement)」代表工作者是在有業/無業的狀態中反覆變換工作,工時亦隨著工作的改變呈現遞減狀態。「連續式退休型(the continuity type of post-retirement)」的工作者則是透過減少工時而持續停留在勞動市場上(見下圖一)。有關於退休模式的用詞及定義,中外各研究皆略有差異,周瑛琪等(2014)對各種退休過程的解釋參考如下:漸進式退休(Gradual retirement):透過減少工作努力的程度來定義逐步退出勞動市場的狀況。階段式退休(phased retirement):在相同的系統中為同一個雇主提供服務,在相同的工作上減少工作時間。此定義接近於「連續式退休型」。部分退休(partial retirement):改變雇主,或是轉變為自我雇用的情況,改變至較少需求的工作上,通常工作時間及收入同時減少。兼職退休(Part-time retirement):以精簡工作、臨時性的任務、顧問諮詢、遠距工作、及工作分擔等方式工作。部分退休及兼職退休定義較接近於「跳躍式退休型」定義。

圖一 三種退休類型(取自Joonmo Cho & Ayoung Lee, 2013)
Joonmo Cho & Ayoung Lee的研究顯示,在韓國,跳躍式退休型的比例最高(36.47%),其次是完全退休型佔34.90%,連續式退休型佔28.64%。在德國,經歷連續式退休的勞工比例最高(43.62%),完全退休型佔40.35%,跳躍式退休型佔16.03%。在瑞士,則有高達63.39%的勞工是採取連續式退休,顯示在瑞士連續式退休是主流。這些統計結果對應於Ruhm(1990)的研究,許多勞工在全職工作與完全退休之間利用橋接工作(bridge job)作為緩衝,而這些橋接工作多是以兼職的形式存在於不同企業。橋接工作是指由一份十年以上年資的工作進行轉換到新工作或是自我雇用的情況(周瑛琪等,2014)。

退休類型對生活滿意度的影響
根據Joonmo Cho & Ayoung Lee的研究結果,在韓國,高齡者生活滿意度由高至低的順序是完全退休型>連續式退休型>跳躍式退休型。此外,高學歷者、與配偶共同生活、專業人士、健康狀況良好者以及公共養老金較高者,生活滿意度亦較高。在德國,生活滿意度由高至低的順序是連續式退休>完全退休>跳躍式退休。此外,男性、高齡、高學歷,與配偶同住、專業人士、健康狀況良好者和家庭收入低者(家管除外)的生活滿意度較高。在瑞士,連續式退休的生活滿意度比完全退休型高約10%。女性、高齡、高學歷,與配偶同住、專業人士和健康狀況良好者的生活滿意度較高。

影響退休類型選擇的背後因素
在歐洲國家,例如德國和瑞士,與漸進式退休制度相關的政策已經完備,人們得以透過自願減少工時的方式從主要工作退休,工會亦可依據不同產業型態進行集體談判或協調,以反映職場的特性(Lee, 2011)。漸進式退休制度主要適用於集團企業、辦公室管理職和專業職(Lee, 2011)。Cho and Lee(2012)的研究亦發現,員工具有較高的教育程度和職位,尤其是社會福利發達的國家,選擇連續式退休的可能性較高。專業工作者根據個人喜好主動減少工作時間、工作時間更靈活,並且可以自由選擇他們退休後的休閒生活。同時,人們基於經濟上的負擔而選擇退休後繼續工作以支持家庭的情形並不普遍,以家庭為單位的經濟支出相對低於韓國。因此,假設連續式退休的勞工表現出生活滿意度較高,係因為他們有更多的機會,透過工作自豪感、心理安慰和滿足感來改善自己的身體健康以及心理健康(Butrica and Schaner, 2005)。

反之,選擇跳躍式退休的勞工從事體力勞動的比例較完全退休型和連續式退休型還要高(Cho and Lee, 2012)。我們可以推論他們是持續在做不連續性的工作,而不是穩定地減少退休後的工時。因此,在跳躍式退休的過程中,這群勞工的生活滿意度較其他退休類型的工作者為低。

以韓國的情況來看,因為公共和私人養老金均不能滿足退休後的生活支出,推測人們在退休後繼續工作,主要是由於經濟因素考量。此外,即使有公共養老金充當收入來源,中高齡者仍不能完全做為自己老後的生活準備,這是由於傳統上,父母必須負擔子女的經濟或提供協助,直到他們結婚獨立。甚至,即使在子女成婚或獨立之後,父母極有可能仍無選擇而必須留在勞動市場中,因為他們不想成為兒女的負擔(Lee and Phang, 2009)。換句話說,在很多情況下,人們選擇繼續工作,是因為他們還沒準備好退休或他們必須工作才能謀生。此外,與德國和瑞士不同的是,韓國的連續式退休型的勞工跟完全退休型相比,其更有可能是教育程度低的體力勞動者(Cho et al., 2010; Cho and Lee, 2012)。因此,很有可能他們無法從工作中得到滿足或成就感,或無暇照顧他們的身體和心理健康,導致總體生活滿意度較低。此外,韓國自金融危機以來,由於寬鬆的就業保護政策,中高齡者一直受到就業情況不穩定的威脅而感到焦慮(Cho, 2004; Cho and Keum, 2004; Cho, 2005; Cho et al., 2008)。因此,跳躍式退休型的勞工因為經歷工作的不連續性和就業的低穩定度,而必須一再重複進入職場,生活滿意度相對較低。

結論
根據上述實證分析,生活滿意度的高低順序在德國和瑞士是連續式退休型>完全退休型>跳躍式退休型。在這些國家,選擇連續式退休的工作者很有可能在專業性和學歷方面高於其他退休類型的工作者。因此推斷,連續式退休型的工作者在退休過程中有機會提升自己的身體及心理健康,並感覺心理安慰和工作滿意。

而另一方面,在韓國的生活滿意度順序是完全退休型>連續式退休型>跳躍式退休型。跟德國和瑞士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韓國連續式退休型的工作者更可能是教育程度較低的體力勞動者。跳躍式退休型的工作者則可能是三個國家中生活滿意度最低的。

由於仍有財務負擔,以及年金制度尚不發達,韓國的勞工退休後仍常在多個工作之間頻繁轉換,以維持生計,也因此很難從工作中獲得成就感和滿意度。

當有了完善的社會福利制度和能使老年人直接受益的政策,高齡者才可能會為了獲得更大的福利而選擇改變退休過程的類型,否則高齡者退休後還要經歷不穩定的工作和低生活品質的情況將持續加劇,而無法在退休後獲得充分休息。

參考資料:
  1. Joonmo Cho & Ayoung Lee, Life Satisfaction of the Aged in the Retirement Process: A Comparative Study of South Korea with Germany and Switzerland, Applied Research Quality Life (2014) 9:179–195, DOI 10.1007/s11482-013-9237-7 
  2. 周瑛琪、顏炘怡、王熙哲,建構高齡專業人才知識移轉之漸進式退休模式,海峽兩岸「應對老齡社會之研究」 共識研討會,2014年9月4日
資料整理:吳慧玲/工業技術研究院產業學院副管理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