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11

韓國青年失業低薪現況與因應措施

在全球金融風暴後,韓國就業市場雖獲得改善,但青年(15-29歲)的就業情況依舊不佳。2000-2013年,韓國的青年就業率從43.4%降到39.7%,失業率則從7.6%上升到8.0%(圖一)。根據2013年韓國政府統計,2009至2013年簽訂一年以下定期契約的就職者中,屬於社會新鮮人者,從53萬6千人大幅增加到82萬9千人。另外,韓國尼特族(Not in Education, Employment or Training)也有增加趨勢,依據韓國統計廳2003年至2010年「經濟活動人口調查」結果,15-34歲人口中,尼特族佔比從7.8%增加到了9.9%,不求職的尼特族也從5.1%上升到7.3%,顯示尼特族不就業的情況越來越嚴重。此外,若以全體就業者薪資中位數的2/3作為低薪的定義,2009年韓國低薪人數占比25.7%。以上數據顯示,當今韓國青年不僅面臨失業困境,亦得面對低薪窘境。

圖一、韓國2000-2013年15-29歲勞動力就業率與失業率變動趨勢圖資料來源:金明中(2014)青年的悲歌―因應韓國教育狀況和青年就業現狀之措施,
本圖下載自http://is.gd/vzHBqq 

供需失衡、學用落差、非典型工作為青年失業低薪主因
綜整韓國青年的就業與低薪問題成因可知,造成青年失業的主要因素包括:市場需求不足、大專程度的求職人數多(青年族群的80%皆為大專生)、學用落差(學用相符的職缺需求僅佔青年勞動供給的30%)。另外,公部門對技職教育的投資不多、相對缺乏就業資訊亦為影響青年失業因素。至於影響青年薪資低落的原因,則可歸因於以下三點:

一、 組織的薪資制度因素造成工資低落
一般而言,組織當中的非正式部門(含非典型工作者)工資較低,正式部門的工資較高。此外,韓國企業的年功俸制度不利於提升青年的工資。

二、 市場工資不符合青年期望
韓國大專程度的青年期望較高的工資,市場工資卻較期望為低,故大專青年2009年時,平均要10個月才能找到第一份工作,如此的情況間接造成臨時性工作的現象增加,2010年有16.3%的大專青年從事臨時性工作,較五年前增加6%,亦導致青年在工作上的平均年資為19個月,難以累積進階的工作能力與品質。

三、 學用落差
與台灣現況類似的是,韓國因大專數量擴張而間接導致的學用落差,造成青年失業增加。根據統計,四年制大專的失業率高於兩年制的大專,非技職教育畢業生的失業率高於技職教育畢業生、無職業技能的高中畢業生失業率最高。一般而言,勞工未能取得市場所需技能的工資較低。

韓國政府的因應之道
朴槿惠總統2013年提出「一起工作、快樂人民」的願景,訂定目標就業率 (70%)來取代目標經濟成長率。為達到該願景,韓國列出五個目標:一、提升人民透過工作獲得快樂。二、改善工作品質來幫助人民透過工作尋找希望。三、透過客製化的就業服務和技能發展,讓人民可以找到較佳的工作。四、創造工作和就業的安全職場。五、走向面對未來且雙贏的勞雇關係。

提升薪資有關的政策包括:採取"K-Move”協助青年海外就業、改善兩性平權以提升女性的工資、強化非典型勞工的穩定就業、排除職場歧視、確保低薪者的基本生活(如提高最低工資、工資合理化、事先偵查遲發工資的單位)、支持中小企業來確保未來的成長(如公立就業服務機構對中小企業提供人力資源管理的協助、政府提供外勞給中小企業以留住本國技術人才)、就業服務客製化/個別化以迎合需求(特別是就業服務和社會福利資源轉介的整合服務)、促進終身技能發展、採有個人訓練帳戶制的”My Work Learning Card”、勞資政三方對話協商、執行地方為基礎的就業政策、地方提出在地特別方案可由中央政府補助等。

另外韓國2014年8月12日起試辦「師徒學校」技能發展方案,一個學校收上限30個青年,針對文化和數位內容(如巨量資料、資安、行動博弈、工業設計),採一對一的方式帶領學習,3-5個月為原則,每月補助青年20萬-30萬韓元津貼。值得一提的是,上述方案的招募條件主要是依據青年的動機與熱情,而非既有的專業技能,另類的培訓思維值得我國深思。

資料來源:經濟部產業專業人才發展推動計畫<提升青年薪資之對策研究>,2015
資料整理:歐宗霖/工業技術研究院產業學院副研究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