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11

日本青年失業低薪現況與因應措施

日本青年失業率在1990~1995年間大約4~5%,持續上升到2003年的10%,雖在2013年降到6.9%(圖一),但這也讓日本政府開始思考挽救青年失業率的政策,期望能恢復到低度失業水準。1990年代以後,日本的非典型僱用型態增加,特別是青年的非典型就業大幅度上升。根據調查統計,除15-24歲(不含就學者)的管理者外,就業者中「正職員工」的佔比從2001年的71.2%降低至2009年的61.9%。

勞動政策研究研修機構JILPT 2009年研究日本青年就業狀況的變化和主要原因,以2002年與2005年二次「就業結構基本特別調查」(總務省統計局)資料進行分析,發現飛特族(Freeter, 無固定職業者)與尼特族(NEET, Not in Education, Employment or Training,或稱啃老族、怯志工作者)的人數實際變化為青年就業狀態的重要指標之一。
圖一、日本各年齡層之失業率趨勢圖
資料來源:厚生勞動省(2014)青年就業參考資料,本圖下載自http://is.gd/WIVJOm

僱用結構改變及不穩定就業造成失業與低薪現象
日本的青年就業問題多數人認為是僱用結構出現問題。具體而言,主要是正職與非典型僱用二者之間所形成的差異。1990年代以後,非典型僱用型態增加,青年族群的非典型僱用占比高達30%,由於正職與非典型在勞動條件有所差異,直接導致青年平均薪資水準低。以2013年「賃金構造基本統計調査」為例,年齡別與性別在正職經常性薪資水準與非典型就業者相比,後者薪資所得遠低於前者外,隨著年齡的增加,二者的差距持續地擴大(如圖二)。

圖二、日本2013年正職與非典型就業薪資比較圖
資料來源:厚生勞動省(2014),青年就業參考資料,檢自http://is.gd/lLnwya

另外,失業和不穩定就業亦造成低薪。日本1980年後期到21世紀初,因為產業外移、年功序列和終身僱用制淡化,造成結構性失業;因為年功序列和終身僱用制不利勞動力流動以及技術、知識傳播,日本企業有減少僱用新鮮人的趨勢。

日本政府的因應措施

一、 安倍經濟學
安倍晉三2012年再度擔任首相後,為了解決沉寂多年的經濟困局,在第二次安倍內閣任內提出的一系列政策,俗稱安倍經濟學的第一支箭,就是採取貨幣量化寬鬆政策,主要是以貨幣貶值來提升日本商品在國際的競爭力。第二支箭則是財政刺激,推出規模高達10兆日圓的財政促進方案。第三支箭則回到國內勞動產業面,具體規畫共計有6大項,包括調降企業稅、鼓勵女性投入勞動市場、推動農業改革、鬆綁日本嚴格的移民法規以因應人口老化問題以及選定6大特殊經濟區制定發展計畫等。

二、 勞動與產業面的相關措施
(一) 日本青年就業促進政策
2009年8月青年的僱傭環境嚴峻的背景下,10月日本政府設置緊急僱傭對策本部(畢業生支援團隊),並制定有關應屆畢業生的「短期及中長期政策計畫」,且大幅度增加職業介紹所(Hello Work)的就業服務員及設置求職諮詢員(Job supporter),協助支援青年促進就業。

(二) 日本政府對企業促進青年就業的經濟性援助
2001年12月日本政府開始推動「(企業)僱用青年試用計畫」,以短期試用的方式僱用達3個月者,則提供雇主僱用獎勵金,並從2010年開始,推動「正式僱用青年等特別僱用獎勵金」計畫,此計畫乃補助企業以正式僱用為目的。

(三) 媒合青年進入中小企業就業
日本政府於2010年推動「畢業生就業支援計畫」,即所謂企業實習,讓參加企業實習的學生可以習得工作技能、學習生涯經營、申請技能學習津貼;而受託的企業亦能透過企業實習選取人才、建置教育訓練教材、申請教育訓練補助津貼等。

(四) 工作卡(Job Card)制度
日本工作卡制度係將記載學經歷資料、職業能力之培訓以及就業媒合三項機制,整合成一完整的就業促進機制。

(五) 促進技職能力發展
包括提供技職訓練(政府舉辦、政府補助)、工作卡、鼓勵企業提供技職訓練、協助勞工建立職涯、技職能力評鑑、促進技能改善、推動技術實習方案等。

(六) 協助終身人力資源發展
因應勞工的工作壽命延長、工作模式多元化及企業的人力資源發展管理變化等因素,政府的角色應從協助人力資源發展調整為協助終身人力資源發展,並由政府、企業和勞工共同參與。

除了上述六大相關措施外,其他包括支持非典型勞工轉為典型勞工、技職訓練、職場體驗、媒合就業、採取各就業服務措施以及提高最低工資等措施,皆為日本政府為解決青年失業及提高青年薪資的因應做法。

資料來源:經濟部產業專業人才發展推動計畫<提升青年薪資之對策研究>,2015
資料整理:歐宗霖/工業技術研究院產業學院副研究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