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11

文創人:產業大轉型的觸媒

什麼是文創產業?官方的定義很清楚,就是電影、電視、流行音樂、數位內容、設計、工藝等六大產業。然而,誰說農業不能是文創業?誰說科技業不能是文創業?誰說百貨業不能是文創業?在「感性消費」、「美學經濟」的時代,任何行業都需要注入文創DNA,才能創造出高附加價值,因此任何行業都是潛在的「泛文創產業」。

走在台北一○一,只見日本觀光客人手一袋阿原肥皂。藉由高感性的文字,傳達愛惜人身、洗滌心靈的理念,阿原把再普通不過的肥皂,從「清潔用品」點化成「文創清潔用品」,售價是一般肥皂的20倍以上。

台灣第一名的伴手禮是鳳梨酥,而公認第一名的鳳梨酥則是微熱山丘,它以說故事行銷的方式,讓一塊平凡的鳳梨酥變得有溫度、有情感,甚至進駐日本東京表參道設店,從「糕餅業」升華為「文創糕餅業」。觀光客最愛的第二名伴手禮是美容面膜,其中十藝生技是知名度最高的品牌之一,產品包裝禮聘蕭青陽等重量級設計師操刀,用最奢華精美的八色印刷機印製,美到令人捨不得拆開包裝,「美妝品」搖身蛻變為「文創美妝品」。

在松菸誠品有一家很特別的米店「掌生穀粒」,創辦者先生是時尚攝影師、太太是得過獎的廣告文案,夫妻倆人發揮本身專長,用文創手法包裝台灣認真小農生產的良質米,屢獲國際設計大獎,成為企業與政府贈禮的最愛。同樣一斤米,「傳統米店」與「文創米店」的售價天差地別。

從最早期誠品將百貨賣場文創化,以及科技業延攬工業設計師,將資通訊產品文創化,到如今文創種籽遍地開花,產品不再只講求功能、成本、C/P值,而是有了靈魂、溫度與感情。或許文創產業本身只是一個「小確幸」的產業,撐不起台灣經濟的大局;但從「泛文創」的角度來看,它卻有可能成為各行各業全面脫胎換骨的催化劑。

去年松菸誠品被政治人物點名批評為不務正業、掛羊頭賣狗肉,這是典型的井蛙之見,以為文創就等於「藝文產業」,或只有政府界定的六個產業才叫做文創。在未來,任何產業都可以是、也都應該是文創產業。

在所有產業「泛文創化」的時代,靈魂人才就是文藝青年。他們或許是文筆出色、擅長說故事的文案高手;或許是擁有獨特美感的設計高手;也或許是充滿破格創意的行銷企劃、辦活動高手。除了設計學院之外,他們有很大比例落在社會組的文學院、傳播學院,看似不食人間煙火、缺乏實用價值,但卻是各種行業展開「文創基因改造」不可或缺的人才。

另一種靈魂人物是跨界人才,例如商業與藝術、科技與設計、社會心理與科技。美國有些名校嘗試讓MBA(企管碩士)與MFA(藝術碩士)合流上課;而有些科技公司也特別歡迎主修心理與設計的人,因為在產品設計時更能貼近使用者經驗、掌握使用者行為;而日本首開風氣的「感性工程」,風潮也吹向台灣,「感性工程學+人機工程學+設計心理學」成為消費電子設計的三大神器,而科技公司也開始出現「感性工程師」的職務。

正如中國政府提出「互聯網+」的概念,透過「互聯網+金融」、「互聯網+農業」、「互聯網+醫療」、「互聯網+物流」…,帶領眾多傳統產業升級轉型,台灣何嘗不能藉由「文創+」,做為部份產業升級轉型的觸媒?

作者:臧聲遠/就業情報公司顧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