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11

國際移民的趨勢

全球國際移民的數量自1960年以來已經增加了三倍,總數量超過全球人口的3%。近年,在中東和北非政治激化矛盾下,導致難民的人道性移民激增到數十年未見的水準。而經濟移民和人道移民對經濟的影響,仍是政策界和學術界廣泛討論的話題。

國際移民共約2.32億
國際移民在過去三十多年中穩步上升,儘管現今全球經濟放緩,受到全球金融危機的影響,國際移民的數量,已經達到了2013年的2.32億,其中約四分之一是在過去二十年遷徙的。

雖然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之間的遷移(南南流向),佔國際移民很大一部分,近年趨勢增長的動力主要來自新興和低收入的發展中國家遷移到發達經濟體(南北流向)。其結果是,超過一半的全球移民居住在先進國家,而歐洲和北美成為主要移民前往的地區。有些國家(如澳大利亞,瑞士和美國),移民佔人口的10%以上,有些國家(例如,卡達,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移民佔70%以上的人口,而亞洲新興市場經濟體,則是世界上移民的最主要移出國,並同時是最大的移入國。


國際移民以工作年齡的人口為主
2013年大約80%的國際移民是在15-64歲年齡組。換句話說,世界上勞動年齡人口的4%居住在國外。而且國際移民勞動人口80%的比例,也超過大多數國家的勞動年齡人口比例。事實上,長期而言,移民趨於年輕的傾向可以獲得更高收益。這樣一來,年輕勞動力的流入,可緩解人口老齡化的國家的勞動人口壓力。而人道移民的特點是移民較為年輕,在2014年超過一半的難民都是18歲以下,只有3個人年齡超過60歲,他們無疑將可以增加移入國勞動力人口。


國際移民的推力與拉力
經濟誘因是國際移民的主要驅動力,各國的產業機會與就業條件是最重要的誘因。平均而言,一個國家移民的移入率與該國人均生產總值與就業率成正比,若移出國的發展和收入差距與移入國縮小,經濟移民的誘因可能變得不那麼明顯。此外,如果國家的經濟發展沒有促進就業的增長,也可能加劇推動人才移出的力量。

社會和文化因素也是移民的重要驅動力,為了降低遷移成本,移民常常搬遷到社會和文化相似的國家,如共同的語言或地緣相近的國家。資料顯示,大約五分之一的國際移民是居住在前殖民國家,三分之一的國際移民則前往有共同語言的國家,更有超過三分之一的國際移民是前往鄰國。其中難民更是利用鄰國作為中繼站,轉移到其他國家。

人口結構的差異也造成國際移民的流動,在人口相對年輕,工作機會有限的國家,高齡人口造成過剩的勞動力供給,導致了勞動力的外流。在許多發達經濟體,人口迅速老化,高撫養比和勞動力短缺,也造成國際移民的重要拉力。同樣的,由於生育率下降和移出國的勞動年齡人口增長放緩,國際移民的趨勢也會減少。

移民政策對國際移民流動有直接的影響
在過去的十年中,許多國家為了因應人口結構、產業勞動力市場和政治情勢的急遽變化,紛紛修訂移民法規。移民政策是決定移民水準和移民類型的重要策略。例如加拿大採取了評點制,評估移民的教育、語言,年齡和工作經驗,選擇高專業技能的人才。該政策導致加拿大增加的移民多具有專業技能的特點,完全配合了國家產業發展的需求。美國的移民政策則聚焦於家庭團聚(Family reunification) 移民政策,使美國大約三分之二的永久移民,受益於家庭團聚的政策措施的施行。配套政策也可以作為一個吸引移民的拉力,移民是否能方便獲得就業機會和培訓機會,也是國際移民選擇移入國的重要誘因。此外,若能推出促進移民有效融入社會政策的國家,通常也更能吸引專業技術移民。

展望未來,除了傳統的經濟移民與人道移民,其他如人口因素、全球化、氣候變化也都可能會增加國際跨境移民的壓力。隨著部分國家人口的老化,移民的長期利益便逐漸浮現。對全球而言,加強國際勞動力的流動,將可促進彼此文化的了解與商業的合作發展。

作者:徐文杰/工業技術研究院產業學院資深研究員

延伸閱讀:

  1. Staff Background Paper for G20 Surveillance Note International Migration: Recent Trends, Economic Impacts, and Policy Implications, November 12, 2015 (https://www.imf.org/external/np/g20/pdf/2015/111515background.pdf)
  2. World Bank. 2015. “Migration and Remittances: Recent Developments and Outlook. “ Migration and Development Brief, 24.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