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10

論人力供需落差的因應

所謂「人力供需落差」是指稱,人力供給有過剩、人力需求卻有短缺現象。例如,2015年平均的失業人數有44萬人,但雇主經常抱怨人力不足,包括製造業的技術員流動率高、研發人才不好找、醫療人力不足、照顧服務產業人力需求大量倚賴外籍勞工、農業採收旺季找不到人工。

依據市場機制的理論,人力需求短缺的企業會開發勞動力(含引進外籍勞工)、提高勞動報酬,來吸引人力進入,並培訓人力;故人力供需落差會引導過剩的人力供給往有人力需求短缺的產業、職業移動,則人力供需落差就可以縮減。台灣的經驗顯示,工業及服務業的空缺員工人數以2009年8月底為低點,以2014年8月底為高點(扣除短期空缺後的空缺員工人數之趨勢類似);失業人數以2009年8月底為高點,以2015年8月底為波段低點;外籍勞工引進人數也以2009年8月底為波段低點,以2015年8月底為高點(參見表1)。儘管這些趨勢符合理論的預期,但空缺員工人數仍高時,2015年8月底的失業人數並未降至2006年5月底的低點,且社會上廣泛有「學士過多」(品質問題)、「勞工低薪」(價格問題)、「雇主找不到員工」(數量問題)等的印象。

簡言之,企業招募會注重勞工的敬業態度、專業知識基礎、發展潛力等;勞工求職會注重勞動報酬、友善職場、職涯發展(符合志趣、學習、培訓、升遷機會)等;勞工離職要因包括:志趣不合、家庭因素、健康因素、進修需求、組織認同感等;勞工留任要因包括:有發揮空間、工作氣氛佳、學習機會多、有成就感、具挑戰性等。因此,要縮減人力供需落差需要企業、勞工和政府共同努力,讓勞工身心健康、擁有適當的敬業態度、堅強的具市場需求之專業知識基礎、積極性的發展潛力、高度的移動就業力等;讓企業提供合理的勞動報酬、能兼顧工作與生活的友善職場、充分的職涯發展空間等。

針對企業方來說,企業要有「關心勞工」(”We care!”)的觀念,兼顧員工的工作與生活;以飯店業為例,沒客人時,為什麼一定要站立著,為什麼不能坐著、保持健康?在勞動報酬上,企業一定比率的利潤可以透過貨幣性報酬,與勞工分享;非貨幣性報酬(包括法定福利、法定以外的福利、職場友善環境、升遷、職涯發展等)應該設法讓勞工感受到價值。在用人方面,企業宜發揮創意,如節約用人、儘量自動化(如銀行3.0、工業4.0)、活絡非典型僱用,開發中高齡、女性、新移民勞動力。企業若期望招募新人可立即上手,恐太過樂觀,故需準備培訓新進人員所需的資源和時間;為避免培訓完成的人員離職之損失,企業應該透過雇主團體(含公、協會)角色的強化,共同培訓、共享培訓的成果,來協助縮短人才供需落差。目前各縣市的工業會較為健全,服務業尚待強化建立類似的完善組織架構。

針對勞工方來說,需從小認識職涯規劃、釐清志趣、逐步建立職涯發展目標所需的基礎;從家庭、學校、社會參與的過程中,培養敬業態度;強化自己跨產業、職業、地區發展的適應力,來提升移動就業力。在勞動報酬上,勞工不只要重視短期性的報酬,更應關切長期性報酬(包括勞退提繳、勞健保保障、升遷、職涯發展),也要考量企業提供的意外保障之價值(包括法定保障的補償、雇主恩給的補償)。另外,勞工要知道自己職能(學歷、證照、經歷)的市場價值;持續終身學習(e-learning)、隨處學習(u-learning),以提升移動就業力。

針對政府方來說,應依據人力供需落差的特徵,層級化(分流)地因應;勞、雇、政三方併進合擊;強化雇主團體和勞工團體得以扮演的角色,減少政府直接干預。對於確實短缺的人力需求,政府應協助企業面向全球取才,特別是可增聘引進白領外籍勞工。對於過剩的人力供給,則可思考協助國人全球發展職涯、赴海外就業;國人不願在國內宰雞鴨,卻願意到海外割牛羊,就是一例。政府要協助縮短人力供需落差,應該以產業戰略為前提,產業關聯性高、具戰略性的產業,其缺工應優先予以協助。再者,政府可考慮開放軍公教人員可以兼職創業,如此可增加市場的就業機會。另外,政府要重新檢討外籍勞工的引進政策,考慮將雇主資格(只開放部分工業、服務業和農業可以引進外籍勞工)、外籍勞工來源國(只開放部分國家可以引進藍領外籍勞工)從現在的正面表列改為負面表列,讓確實短缺人力的產業都可以引進外籍勞工。

表1 空缺員工人數、失業人數與外籍勞工人數
單位:人
年月別 空缺員工人數(扣除短期空缺後的空缺員工人數)(註1) 失業人數 外籍勞工人數
(藍白領合計)(註2)
2002年5月底 162,093(114,353) 499,000 305,322
2003年5月底 145,263(92,993) 499,000 301,780
2004年6月底 151,526(103,631) 466,000 312,181
2005年6月底 155,929(112,161) 437,000 325,806
2006年5月底 160,684(114,698) 402,000 361,091
2007年8月底 160,325(111,466) 442,000 381,244
2008年8月底 135,822(87,235) 452,000 400,874
2009年8月底 133,587(78,002) 672,000 369,975
2010年8月底 193,442(139,725) 576,000 398,142
2011年8月底 191,277(131,360) 502,000 439,127
2012年8月底 175,845(137,300) 502,000 467,857
2013年8月底 186,942(141,548) 497,000 496,299
2014年8月底 238,493(180,380) 473,000 555,304
2015年8月底 199,182(158,691) 456,000 611,174
註1:空缺員工人數是工業及服務業的總和;「短期空缺」是一個月以下的空缺。
註2:白領外籍勞工人數不到3萬人,數據始自2004年。

資料來源:
空缺員工人數取自主計總處網站,事業人力僱用狀況調查;失業人數取自主計總處網站,人力資源調查;外籍勞工人數取自勞動部網站,勞動情勢及業務統計資料庫。

作者:藍科正/國立中正大學勞工關係學系副教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