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10

「韓流」奇蹟背後的人才鍛造學

與中國娛樂產業的財大氣粗相比,「韓流」的優勢不在於資本規模而在於創意與人才培育優勢。

韓劇奇蹟的背後:編劇中心制
韓劇最特別的是採取「編劇中心制」,編劇的地位與權威遠高於導演與演員。在華語世界,一線明星的片酬佔總製作成本的50%,韓劇則多在30%以下,反倒是編劇的待遇特別優渥,稿酬甚至可達總製作成本的三分之一。例如有「語言煉金師」稱號的金秀賢,單集稿酬超過1億韓元(台幣270萬元),而普通編劇的單集稿酬也有2,000萬韓元(台幣54萬元)。編劇是電視劇的創意靈魂,韓劇之所以好看、故事情節性強,橫掃國界文化藩籬,最大貢獻就是來自編劇。

韓劇的編劇幾乎皆為科班出身,其中80%畢業自「韓國放送作家協會」附設的「編劇教育學院」,學員要接受長達4學期、每學期6個月的培訓,到了期末還必須通過嚴格考試與作品評分,才能進入下一個學期就讀。畢業後參加電視台或製作公司的劇本徵集大賽,得獎者才能以助理編劇身份正式入行。這套培育與甄選系統,確保了編劇的素質,目前享有署名權、可打出個人名號的韓劇編劇,只有100人左右,就是這一小群人,寫出了韓劇奇蹟。

韓流新亮點:綜藝節目模式輸出
不像台灣的綜藝節目全靠主持人一張嘴,韓國的綜藝節目同樣也是編劇掛帥,其酬勞遠高於主持人、導播和來賓。一個綜藝節目通常有6、7位編劇,他們大都是編劇專業學院或科系出身,畢業後先從調研員做起,負責節目資料蒐集、外景地點考察,要有5年經驗才有資格加入編劇協會。由於電視台與製作公司喜歡直接從編劇協會找人,因此編劇協會的加入門檻極高,從基層的執行編劇升格到腳本編劇,至少要有10到15年的歷練。

編劇的突出角色,造就了韓國綜藝節目出色的創意,不只向海外賣節目,更升級到賣「節目製作模式」。從2013年起,中國各大電視台爭相引進韓國綜藝節目模式,有的向韓國支付巨額授權費,有的不只買節目模式的版權,還直接請韓國的節目團隊協助拍攝,例如湖南衛視的《我是歌手》、《爸爸去哪兒》,源自韓國MBC電視台的同名節目;浙江衛視的《奔跑吧兄弟》,則是引進韓國SBS電視台的《Running Man》,這些copy版節目都在中國創下收視佳績。2014年韓國電視台光是靠著輸出綜藝節目製作模式,就從中國賺進超過3億美元的版權費,成為繼韓劇、K-POP之後,「韓流」吸金的新搖錢樹。

K-POP:亞洲一線巨星製造業
在「韓流」帶動的流行文化產業中,光芒最耀眼的莫過於K-POP流行音樂。2000年以來,從寶兒、Rain、東方神起、Super Junior,到少女時代、Big Bang、Wonder Girls、SHINee,再到PSY江南大叔、EXO,持續不絕打造亞洲一線巨星與超級天團,不僅創造出高達4.3兆韓元(1,160億台幣)的年產值,影響力更輻射到服飾與化妝品,成為亞洲時尚流行的引領者。K-POP靠著堅實的人才培育與篩選制度,使其儼然有如「製造業」般,源源不絕地製造風靡亞洲的明星。

台灣女孩周子瑜13歲前往韓國發展,加入JYP娛樂,短短3年徹底脫胎換骨,就是K-POP培訓制度令人嘆服的最佳明證。韓國三大流行音樂公司創辦人:SM的李秀滿、YG的楊賢碩、JYP的朴振英都深信,「透過系統化的培養,偶像藝人是可以複製的」,因而建立了韓國特有的「練習生」制度。

沒有偶像派,都是實力派
韓國三大流行音樂公司創辦人都意識到,他們要的不只是歌手,而是具有巨大市場號召力的偶像藝人,因此練習生不只是唱歌跳舞,更要給予全方位的養成教育,包括聲樂、舞蹈、演技、言談舉止、形象管理、禮儀、外語等,公司不惜重金聘請頂尖的現代舞老師、Hip-Hop舞者、詞曲作者、表演工作者、MV導演、造型師、模特兒教練、媒體公關顧問、外語名師…,來擔任練習生的導師。

《韓娛經濟學》作者王叢指出,韓國流行音樂公司高度重視藝人的「偶像屬性」(而不只是「歌手屬性」)、全方位培養練習生的才藝與素質,一方面是MV取代唱片本身成為傳播主體,受眾從「聽音樂」轉為「看音樂」,因此演技、造型、儀態、言談應對,變得跟唱功一樣重要。再者除了iTune外,全球缺乏音樂版權付費機制,K-POP雖然透過互聯網走向海外,但很難從唱片授權賺到錢,必須透過廣告代言、演出電影電視劇、出席商業活動實現收入。

向世界徵才,風格跨文化
 為了敲開海外市場(特別是日本與華人市場),韓國流行音樂公司不只大力強化練習生的外語水準,而且將練習生的選拔擴大到海外,目前SM娛樂旗下練習生已有50%是外籍人士,而JYP娛樂的新組合TWICE,9名成員也有4人不是韓國籍。

在音樂風格與舞蹈動作上,K-POP將電子音樂、R&B、Hip-Hop、街舞、日本歌謠等不同的元素,與韓國音樂做了充滿奇異魅力的混血。大量來自歐美日本的音樂人,加入K-POP的創作行列,例如少女時代的製作團隊,就有麥可傑克森專輯的製作人,以及來自挪威、瑞典、英國的音樂創作人。向世界徵才,風格跨文化,使K-POP能從韓國走向亞洲,進而在全球掀起旋風。

比起韓國「高度工業化」的流行文化人才培養體系,台灣似乎還停留在業餘水準,業界的自我專業要求不高,學校的功能也相對薄弱,這要如何對抗訓練有素的韓國大軍呢?

作者:臧聲遠/Career就業情報公司顧問

延伸閱讀:王叢《韓娛經濟學》,中信出版社,2015

(本文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部立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