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11

談創新人才的培育

在改善經濟結構的環節中,產業的創新扮演著重要的角色,而具創新能力的人才正是推動創新的原動力,因此如何讓這股創新的動能源源不絕的產出,成為台灣經濟轉型的重要課題。

根據英國 Times Higher Education的調查(如表一),台灣第一學府-台灣大學的世界排名已經連續三年下降、與科技發展息息相關的清華大學與交通大學排名也自2012年起逐年下降,這個現象正好反映了台灣創新人才培育的困境。原本定位為前端技術研究的學校,因過於強調滿足短期產品開發需求而逐漸在長期創新技術研究的領域失去競爭力。這種現象彷彿像是樵夫伐木的寓言故事一般,樵夫為了追求短期的產量與效率,拼命使用已經鈍掉的鋸子以及蠻力鋸木,而忘了將自己賴以維生以及增強其競爭力的鋸子磨利,以更有效率的方法完成任務。

近年來,台灣申請就讀博士班的學生逐年遞減,多所學校面臨無生可招的窘境,從事研究的人力因而減少,導致台灣的研究發展能力以及競爭力不斷下降。為了提升研究發展人才的質與量,產官學界應就實施多年的制度進行通盤檢討,了解現狀,尋求更好的解決方案,使台灣的創新研究動能再次升級:

一、 中小型企業的困境:

中小型企業是台灣過去經濟起飛的幕後功臣,但在電子科技業興盛之後,不少大型企業因資金充沛,對各知名大學進行資源的挹注,紛紛成立專屬實驗室,這些企業與各大學的密切合作使得大部分的研究資源都集中於各大型企業,中小企業因資源有限,僅能從政府所推動的產學聯盟合作中取得少量技術上的支援,進行單點式的技術諮詢或是公開的技術論壇取得片面的相關知識,當這些中小企業欲進行更進一步的合作時,常因無法投入與大型企業規模相當的資源,只能望而興嘆。

二、 大型企業的擔憂:

大型企業雖然擁有豐沛的資源可以支持學校機構進行研究,但因技術外流的疑慮,也不敢進行具商品化的技術合作,因此僅能充分運用成本低廉的學校設備與學生資源,從事成熟產品的優化,以節省任用企業內部研發人才的費用,造成研究所學生,尤其是從事高端研究的博士生,面臨就業機會減少。對於一些具有商品化潛力的技術,只要發現有機會商品化則終止合作,轉由企業內部接手,造成學界無法累積從產業界得到的量產經驗,而形成技術上的斷層,企業也因為中途收手而錯失產品繼續演進的機會。

三、 學生的經濟考量:

由於電子科技產業的蓬勃發展以及來自紅色供應鏈的人才爭奪大戰,造成與電子科技業相關的理工科系碩士畢業生的薪資普遍上揚,大部分的畢業生認為碩士畢業到知名企業即可享有百萬年薪,然而攻讀博士只能拿到一個月兩到三萬元的研究獎助金,經過四五年後,碩士畢業後即進入產業界服務的同學已經累積了工作經歷與資產,但博士畢業生仍須從頭開始,在衡量就讀博士與進入產業歷練兩者的性價比後,大部分的學子傾向選擇投入業界。

為解決上述現象所帶來的創新能量不足,同時鼓勵更多年輕且具有潛力的學子走向創新研究之路,產官學應攜手合作,從制度面推動新作法,鼓勵企業以在職進修方式,聘用碩士畢業生進入企業從事與該企業相關的學術研究工作,同時鼓勵學校擴大博士在職進修方案,以解決學生投資報酬率過低的疑慮,讓有志從事研究工作的學生能在學術研究與經濟收入上取得平衡。在鼓勵企業投入研究方面,將現有的產學合作由學校提供人力與技術、企業提供資金轉變為學校提供技術與師資、企業提供人力與資金的方式來進行。並針對無經費投入產學合作計畫的中小型企業,鼓勵其輸出人力,進行產學合作,針對有意投入與該產業相關基礎學科研究的企業,提供更優厚的租稅及獎勵方案,此種作法將有助於企業內部培育研究發展人才,厚植企業實力。

誠如蔡總統在就職演說中說的,台灣這個美麗的寶島有著海洋經濟的活力和靭性、高素質的人力資源、務實可靠的工程師文化、完整的產業鏈、敏捷靈活的中小企業,以及永不屈服的創業精神。擁有這些優勢,再加上完整的人才培育規劃,台灣一定能在競爭激烈的國際經濟情勢當中找到新出路,給年輕人一個美好的未來。

表一
原始資料來源:timeshighereducation.com, 表格由本文作者整理。
*該調查公佈前兩百名之學校個別排名,兩百名之後的學校以區間方式呈現排名。

作者:蔡宏基/ 台灣行動學習協會理事長
(本文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部立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