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11

解決技職教育「學用落差」需校準供需和翻轉觀念

媒體報導蔡英文總統於2016年3月出席台北海洋技術學院50週年校慶典禮時,指出推動技職教育改革首要解決學用落差問題,並提出解決此一問題的三個方向:(1)鼓勵學校找到定位,(2)強化校園和職場連結,以及(3)讓職業教育授課和證書彈性化。學用落差確是技職教育問題,三個解決方向也需要更多的討論和行動才能從千頭萬緒中,逐步解決這個盤根錯節問題。

技職教育的理想在透過個人職業能力和職業生涯的發展,促進整體經濟發展和社會安定,所以相當講求學用配合和即學即用。從這個理想看,當前技職教育的主要困境在學用落差既廣泛又嚴重。例如從2014年臺大政法中心完成的《適性分流學制研究》報告至少指出下列有關學用落差現象:

(1) 國內製造業和服務業適合普通或科技大學畢業生的從業人數比例不超過四成,每年卻培育出同齡裡達七成的大學畢業生,即產業界沒有足夠的工作機會給大學畢業生。
(2) 國內產業以中小企業為主,最欠缺的是勞力工、製造業作業員或體力工、服務業工作人員,但多數大學生不願意「屈就」。
(3) 2003-2012年(以下簡稱十年間)製造業相關培育人才有減少過快,而服務業相關培育人才則有增多過快的趨勢。
(4) 網路世代已來臨,十年間電腦系統及資料處理服務業從業人數增幅為39%,但大專電算機學門畢業人數減幅為43%。
(5) 十年間批發零售及金融保險業從業人數增幅為9%,但高職與大專在商管方面的畢業人數減幅為23%。
(6) 十年間高職畢業人數增加最多的群科為餐旅群、外語群、設計群(其中餐旅群畢業人數從1999到2012年由3.3%增加到 17.2%)。畢業人數減少最多的群科為電機與電子群、家政群、機械與動力機械群等。
(7) 十年間大專畢業人數增加最多的學門是設計、民生、社會服務,而減少最多的則是工程、商業及管理、電算機。
(8) 十年間大專民生學門與高職餐旅群科的畢業人數都大幅增加(分別為201%及 102%),相對應的住宿及餐飲業從業人數雖然也增加,但幅度(120%)卻不及大專與高職人才培育增加的幅度;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設計學門或群科。

以上學用落差現象導致雙高問題—產業界找不到人(「缺工率高」),畢業生找不到事(「失業率高」)。學用落差的主因在供應面和需求面之間沒有校準好,沒校準好的主要介面是:

(1) 產業界需求的人才類別和層級和技職學校培育人才的類別和層級—例如某些產業需求的是基層技術人才,學校卻在培育眾多中高階管理人才。
(2) 產業界的勞動條件和技職學校畢業生的期望—例如某些職業勞動條件嚴苛(如工時長、風險高),新進人員短期內離職率很高(如新進一年內離職率超過半數)。
(3) 學校的課程與教學和學生學習能力、性向、興趣—例如前端的職涯輔導與諮商和職涯試探教育做得不夠、不好,學生在懵懵懂懂下就讀;加上後端技職學校沒能力和/或意願再提供各種「分流課程、教學與輔導」促進學生「適性發展」。
(4) 中小學階段培養的學生能力和技專校院需求的學生學習能力—例如在中小學階段前端未落實培養學生習得該有的語文和數理基本能力,後端技職學校又沒能力和/或意願協助學生「拔尖補底」。

因此,解決技職教育學用落差問題該著眼於校準供需,而這種校準(alignment)需供需兩端互動。要校準供需先要有下列翻轉觀念:

(1) 技職教育該從出口端出發—技職教育講求「以終點為起點」,即先要釐清出口端人才和能力需求,再針對入口端招進適切學生、透過適切科系班制和課程與教學等有效協助學生從入口端邁向出口端。
(2) 產業界要擔負起提前育才的直接責任—業界人力資源管理講求人才的徵選育用留,其中育才對象不單是在職員工,也該針對還在學的潛在職前員工。即業界雇主(或其公協會)該提前和學校通力合作,透過產學合作等管道擔負起培育業界所需人才的責任。
(3) 制度需更鼓勵進修-工作-進修交疊前進的技職教育—我國的技職教育曾經為了促進學用合一、供需平衡,非常鼓勵循進修-工作-進修前進,目前則已落入進修-進修-進修為主流,需要翻轉。
(4) 公共投資需重技職—世界各國都講求重用技職教育救窮脫貧和彌平貧富差距,所以加重公共投資在技職教育。我國對技職教育投資相對偏低的慣性該被翻轉。
(5) 主政機關該加強合作發揮綜效—解決學用落差問題除了產學雙方,更需要政府機構一起努力。過去事關人才培育選、用、育、留的政府機關常各行其是,彼此之間的溝通協調不夠,所以有關未來的產業發展方向、人才需求、人才培育等層面的資訊和作為需做得更多和更好,技職學校才會有適切資訊和政策引導適切科系與課程的開設和調整等,也才會可能有振興技職教育減免學用落差的可行方案出現。例如國發會、教育部、勞動部和經濟部該建立和善用學用資料庫系統,提供資訊和進行適切調控。

在國際技職教育改革與創新的趨勢中,也有不少值得我們「採百家之長,走自己路」的方案,例如韓國的升學競爭很激烈,李明博在主政時為了振興逐漸式微的高職教育,和高科技業者透過產官學合作設立菁英型師傅高中(meister high school),提供促進業界參與、學生職場學習、利進修-工作-進修交疊前進的技職教育,受到全世界的矚目。其他,還有許多方案都值得我們參考,以加速解決學用落差的問題,裨益產業升級和降低失業率。

作者:李隆盛/中臺科技大學校長
 (本文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部立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