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11

台灣的創業教育與人才發展

現今產業變化太快,政府除了判斷和選擇國家適合發展什麼產業,更應該營造出人才願意聚集的環境。要打造適當的環境,當從育才與用才做起,教育乃國家競爭力向上提升的重要力量,作為推動新知、研發新技術的場域,對於培育其國家競爭力的人才責無旁貸。

台灣經過20年的經濟榮景,目前正面臨掙扎與低迷的陣痛期,若不積極面對人才問題,這危機將會嚴重打擊未來的國家競爭力,近幾年台灣終於意識到這層嚴重性,在經歷2000年網路泡沫化後,2010年起出現了久違的網路創業風潮,政府、民間、學校、企業紛紛加入推動行列,創業一時蔚為顯學。

一、國外的創業教育環境

世界各地對創業家精神的培育行之有年,在美國,史丹佛大學鼓勵創新創業的成績有目共睹,校友大多於大企業中擔任關鍵角色,或成為新創企業的共同創辦人;麻省理工學院則有著名的史隆管理學院和Martin Trus 創業中心,推出的創業學程已造就900多家企業;並結合加速器、創業輔導、創新競賽、黑客松等等活動完整了創新生態系統,產出大量經濟效益。瑞典有SSES(Stockholm School of Entrepreneurship),由國內五間各具專業領域的卓越學院結盟,任何結盟學院的學生,都有機會與他校學生組成跨領域團隊,一起修習創業課程和執行專案。以色列則有情資單位8200來取代大學體系的創業教育,由此出身的企業和創投,在矽谷和當地皆具備一定的影響力。

二、台大創業教育系統的建構

2006年我從工研院借調結束後回到台大,先在電資學院開設「高科技 創業與營運」課程,成效頗彰,兩年後接著開設供全校學生修習的「創意創業學程」培養莘莘學子成為未來創業家。請來具有創業實務經驗的教授授課(葉丙成、李吉仁、黃鐘揚教授等),讓學生實際執行創業,許多學生在這堂課中激發出潛能和興趣,也有些新創團隊應運而生。

「創意創業學程」啟發大學生的創新創業精神,培養實務技能,希望在每個學生心中種下一顆種子,未來契機適合時或許就能萌芽茁壯,發揮推動社會的力量。除了學程,台大在後端陸續建置了台大車庫、台大創意創業中心、台大創聯會、2015年又於前端建置D-School台大創新設計學院,來完整校園的創業生態圈。

「NTU Garage 台大車庫」2013年成立,作為一個供在學創業團隊 初試啼聲的場所,提供草創階段的團隊免費豐富的輔導資源,從創立以來,陸續進駐五十隊以上的團隊,並屢次展現亮眼成果。學生很懂得觀察身邊的問題並著手處理,有一組團隊就注意到展場參與者的數據收集不易,提供軟硬整合的分析平台,收集使用者資料並分析、優化大型展場安排。他們在一年內成功把事業從種子輪推展到Pre-A輪天使投資,總計籌獲了260萬元美金。

在學程、創聯會、車庫等機構相繼建立後,「台大創意創業中心」於2014年底成立,作為一個整合的角色積極推動校園創業風氣,持續鼓勵學生與教師釋放創業精神。

此外,如何讓學生在創業前學會具同理心的思考模式,以及動手做雛型,以做中學的方式表達心中思維也非常重要。矽谷模式是我們學習的典範,我發現在史丹佛大學蓬勃的創新能量背後,源自他們非常重視創意,發想出「設計思考」這套影響力馳名國際的思考方式,並有專門的課程來教授與管理。我也從矽谷各個Maker Space如Tech Shop等,見識到自造者如何將發想概念做成具體的產品原型,從親自動手製作的過程中挖掘更多問題細節,並將產品或服務模式優化成解決方案。我帶領幾個有志參與的教授組團到史丹佛大學的「d.School」上課,學習他們的設計思考,同時引進矽谷的Maker Space概念,在眾人與王大壯校友的多方努力和挹注下,終於在2015成立了「D-School台大創新設計學院」讓各式背景的學生聚集一起發揮專長,藉由思考流程嘗試找出解決方案,並運用學院內建置的「實作工作坊」打造產品原型,手腦並用,一起處理社會面臨的問題。

這些一環環建構起來的生態環境, 在各界悉心的鼓勵與耕耘下,漸漸看到了成果。然而這只是優化創新人才環境的一小步,學校雖是育才場域,但留才、用才卻是整體須一起著手的。政府、企業、民間都是重要的一環,台灣現在迫切需要培育出具備創業家精神與創新能力的人才,並提供他們繼續成長、發揮能力的場域,讓新創能量能夠持續生生不息。政府在這當中,可以做的是:

教育方面
  1. 打造出可以留住且讓創新人才全力發揮的生態系統(Eco-system),包含從小就開始扎根的創意啟發教育、創業精神;學校與政府的資源不過於傾注特定產業,留有空間給與創新產業、創意領域,並鼓勵學生勇敢嘗試。企業方面則可以提供內部創新,提供適當機會給創新人才發揮,也能促使企業產生創新的積極性成長……等等。
  2. 落實「做中學」的實務教育,追求學術卓越同時,也要能創造出社會價值。增加課程中的實務操作,從小適度納入合作專案與專題,教師在過程中擔任啟發與激勵的角色,勝過於從頭至尾的帶領,讓學生從小培養親自動手實踐心中概念的觀念,以及團隊合作的精神,養成相信自己具備創意,能創造價值的價值觀,到高中、大學時就能更提早順利獲得深化教育。
  3. 重新扎根深化技職教育,加強技職教育與學術界和產業間的連結;學習大學的專業理論與企業場域的實作技能,培養卓越的技術人才。政府可與同業公會協議,公家機關協助負責訓練人才,公會做職業媒合、並增加受訓名額,讓青年高失業率的問題得到舒緩。


企業方面:
  1. 協助企業度過成長脆弱的時期,如新公司上市應該免掉證所稅、企業要全心投入研發時的關鍵時期可以申請補助、減免稅賦等等。
  2. 設立新興產業的輔助機構,作為一個群落平台讓相關新創團隊進駐,讓新創公司自行發揮該產業的產值與能量,政府可提供其豐富的連結性,將阻礙降到最低。

紓解矛盾僵化的法規、積極引入國際資金,使資源流動,開放的社會才能激發創意的活力。培養下一個世代的競爭力從教育開始,擁有這樣扎實的教育與全面思考,即使人各有志,志不在創業的人也能帶著這樣的精神到企業去貢獻創新能力,引發正向的轉變力量。

作者:陳良基口述/教育部次長;鄭琇仁撰稿
延伸閱讀:本文完整內容出版於童振源、方頌仁、陳文雄編的《矽谷成功經濟學》,博碩文化出版,2016年3月。
(本文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部立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