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12

數位媒體改變生活與工作

在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刺激之下,科技的創新及數位化正逐漸重塑我們的公眾、個人及職業生活,而媒體、娛樂及資訊產業(Media, Entertainment, Information, MEI)正處於這一波革命的核心。

數位媒體正重塑公眾、個人及職業生活

截至2015年為止,全球擁有數位身份使用者人數,已達到30億的網路使用者、20億活躣的社群媒體使用者,以及超過16億的行動裝置用戶帳戶數。

根據Freelancer Union一項於2014年的調查,在美國有高達5300萬的自由職業工作者,已占總勞動力的34%,亦即將近三分之一的工作者屬於非典型工作者。此類工作者包含顧問、部分工時人員、臨時人員或合約人員。這個數據背後隱含,在數位時代趨動下,僱主逐漸傾向僱用非全時固定工作者;反之,工作者亦逐漸接受非傳統定義內的固定工作,使勞動僱用關係的越趨流動與彈性。

一項由世界經濟論壇主導的計畫「數位媒體對塑造未來社會的影響」(Shaping the Future Implications of Digital Media for Society),探討人們在接觸及使用數位媒體與日俱增的情況下,新媒體平臺、服務和內容不斷推陳出新,其後果及影響。

2015年在前述計畫支持下,世界經濟論壇委託韜睿惠悅管理顧問公司針對五個國家進行「數位媒體與社會」調查,包含美國、德國、巴西、南非及中國在內,欲瞭解數位媒體使用者的行為、使用偏好、關心的內容、投入的程度,以及對於個人、組織及社會所帶來的影響。研究方式透過文獻分析、網路調查、工作坊及專家訪談等,希望能就數位化所帶來的正反衝擊,促發MEI產業與政策層級的對話。

研究結果指出,個人上網的需求主要是為了工作和蒐尋資訊,其次是社群連結和娛樂,例如建立關係、自我表達或尋求認同等。數位媒體抓住使用者對於資訊的創造及分享的渴望,且因其所帶來的無時無刻、不分場所和地點能夠與人創造連結的特性,益發促進數位化時代的蓬勃發展。

數位化影響下的工作關係

數位化的資訊以及多元的溝通平臺也促使工作型態的轉變,逐漸使個人生活和工作的分野越來越不明顯。調查發現,多數人在使用數位媒體時,其實常常來回切換於個人生活和工作之間。

2014年一份由Pew Research Center針對美國在職工作者進行的研究指出,以使用頻率來看,約21%的工作者每天使用數位媒體在非辦公場所辦公,至於偶爾在非辦公場所工作的工作者比例則高達59%。

數位媒體改變的不僅是辦公的地點和時間,同時也改變了組織內上下級溝通的方式。舉例來說,近年來蓬勃發展的新創公司Slack,則為企業內部創造一個團隊內部通訊平臺,協助企業進行內部溝通管理,並轉化為有效率的工作流程。目前該軟體全球每日使用者已達170萬人並持續成長中,也間接顯示企業越來越願意利用數位媒體進行內部溝通,與員工互動。

「零工經濟」時代的來臨

另外如人才交流平臺,例如Upwork , TopCoder和Tongal等公司,也加入促成企業與自由工作者之間的媒合,提供自由工作者可以選擇更彈性的方式完成工作。這也象徵著「零工經濟」(Gig Economy)時代的來臨,工作者可能不再有固定的工作內容或從事全職工作,只要善用網際網路和行動技術在規範的時間內完成特定工作即可,工作時間和地點靈活性都較傳統工作高。

根據「勞動力2020」(調查問項為多選題)研究報告,目前全球有高達83%的受訪公司使用非典型工作者,另有41 %曾僱用獨立承包商、兼職、臨時或合約員工,有34%曾僱用顧問,35%僱用間歇性員工(Intermittent Employees),以及40%曾僱用實習生。

上述研究結果代表雇主和員工之間的關係將產生重大改變,人才進出組織將變得更加頻繁,工作流動性提高,促使生產力和競爭力真正的變化。也因此組織不可避免地需要轉型為更加彈性、靈活,將工作任務與最適合的人才匹配──無論適任者為一位全職、兼職員工、自由職業者或外包商員工。

上述因數位化帶來的工作型態及人才類型的轉變,也將促成更高的經濟效益。另一項最近由麥肯錫公司發表的分析聲明,通過線上人才平臺的配對,在2025年前可以促進全球2.7兆的GDP成長,其最大的增益將來自因平臺的媒合而得以充份使用的閒置人力,以及兼職人員可因此增加的工作時數,其餘部分則來自更高的就業率以及經由快速工作配對而提升的生產力。

職業的未來

另由於數位化使個人工作上享有更大程度的自由,此對於涉及科技和數據等技術職缺,更形重要。一項由麥肯錫公司研究表示,在2020年到來之前,全球將短缺約380萬至400萬的技術工作者,並且面臨約900萬至950萬低技術工作者潛在過剩的問題。

數位化帶來了工作上的便利性並增進工作生產力及效率,但因為數位化而帶來的勞動力結構改變,工作溝通及管理方式的改變,未來因數位化使得工作上所需的技能也急待更新提升,都是當前的僱主及工作者都需正視的議題。

最後,本項研究亦指出在此趨勢之下公部門可扮演的角色,包含催生相關社會機構或方案,協助個人及家庭享有更健康的數位文化、教育、工作和公共生活,或協助更新、推廣和強化以實證為基礎的標準和法規,以促進數位媒體的創新及優勢,並降低其帶來的負面影響。

作者:許君禪/工業技術研究院產業學院人才發展研究組副管理師
延伸閱讀: Digital Media and Society-Implications in a Hyperconnected Era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