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2

北歐國家評估推動「強制性成人繼續教育」

丹麥社會黨員尼爾森(Poul Nielson) 提出「北歐地區的工作生涯-挑戰與建議」報告書,分析北歐地區勞動市場面臨的挑戰,並提出建議與解決之道。尼爾森指出,北歐國家過去勞動力市場建構在普及式與平等的政治和文化意識型態,國家透過所得重分配政策並建構勞資協商機制與文化,造就了完善運作的勞動力市場,以及社會保障體系。報告書以系統與整合的觀點,分析與「工作生活」(working life)相關的議題,如教育、健康、移民與遷徙。

未來需要更聰明的勞工,而不是勤奮的勞工

尼爾森報告書中「教育與訓練」中提到,未來將會是以服務為導向知識社會(services-oriented knowledge society),北歐國家認為持續提供教育是因應全球化、數位化與技術進步挑戰的最佳策略,以協助勞工提升技能並增加社會競爭力。尼爾森認為在快速技術變遷以及退休年齡不段遞延的環境下,在教育與訓練領域將會產生新的需求。由於北歐國家必須維持經濟繁榮,並同時兼具勞工滿意的工作生活,因此政府在教育與訓練領域必須有所作為。他建議北歐各國政府應承諾引入「強制性的成人教育和持續培訓」(mandatory adult and continuing training),提供北歐地區勞動力市場中的所有參與者,期待北歐國家勞工在全球市場保持競爭力,並成為正規職業生涯的一部分。

目前強制性的成人繼續教育尚未有國家系統化的推動,為何在勞動力市場運作完善的北歐國家有實施的必要?尼爾森強調這是一項因應未來環境挑戰所提出的建議,要維持北歐模式不僅要將延長的工作生涯納入考量,並且要將其納入全球化競爭架構下,因此政府最困難之處不在於培養勤奮(harder)的勞工,而是更聰明(smarter)的勞工,表示未來的工作生涯將比今日來得更長,未來的勞工不僅要工作更久,也需要更多知識與技術。

現今北歐成人與教續教育的運作模式是緊扣企業與機構的需求,亦即工作者接受在職訓練與繼續教育的權益是依據其工作身分而來。跳出北歐現今的教育訓練制度,尼爾森建議應推動強制成人教育和持續培訓是有遠見的社會投資,理由是政府必須向社會展現責任並凝固社會共識,因為提升勞工因應未來勞動市場所需之技能是一項非常重要的契機。在過去100年社會提供兒童和年輕人教育並沒有爭議,是以在未來強制性的成人繼續教育訓練將有其價值。其對象應是全民性,包括畢業後未接受任何訓練的年輕勞工、現今的在職者以及中高齡者。

評估推動強制性成人繼續教育之實驗性先導計畫

對於此項計畫要如何推動,尼爾森認為較具野心與系統性的推動方式,是經由北歐部長理事會(Nordic Council of Ministers)與北歐社會團體的領袖共同研商,推動強制性成人繼續教育之實驗性先導計畫,在不同的國家與不同類型的勞動力市場試行,並自行決定投入的規模與成本;另一種較保守的方式,則是由各政黨透過協調,依據結果漸進式的推動,由各國提供所需的資源與保證,而北歐國家則透過認可與保證,促使這項計畫順利進行。

我國104年中高齡勞動人口數為424萬6千人,較十年前(民國94年)前增加115萬5千人;104年中高齡勞動力參與率為 61.89%,較103年增加0.24個百分點,與十年前(民國94年)比較則增加1.65個百分點(資料來源,勞動部)。隨著中高齡勞動者退休時間遞延,我國政府提出「職場學習及再適應計畫」補助用人單位管理訓練津貼以協助中高齡者再就業、「多元就業開發方案」補助高齡者接受訓練期間之生活津貼補助、以及建立「銀髮人才資源中心」提供 55歲以上銀髮族專屬求才、求職服務及就業、創業諮詢。尼爾森的提案係建構在北歐政治與社會體制上,有其特殊的脈絡,在其他國家未必能一體適用。但世界各先進國家,包括台灣,均面臨全球競爭與少子化、高齡化的影響,北歐的因應策略仍極具參考價值,作為我國建構更積極主動的成人勞工繼續教育之借鏡。

作者:馬扶風 / 工研院產業學院副管理師

延伸閱讀:
Poul Nielson,”Working life in the Nordic region – Challenges and proposals”,2016 https://norden.diva-portal.org/smash/get/diva2:934717/FULLTEXT01.pdf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