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11

那些工作會在新自動化的浪潮中消退?

《商周.COM》報導2016年11月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演講透露:在鴻海子公司富士康集團中,已經有好幾座工廠可以關燈生產,在黑暗中硬體物件和機器設備之間彼此溝通,溝通資料之大超過好幾億筆。郭台銘說:數位經濟跟傳統的一般的製造最大的不同,在於數位經濟讓我們學會了如何從傳統製造變成智慧製造。也就是說,我們用製造過程中所產出的數字加上互聯網(即網際網路)的應用,所以我們叫「智慧製造+互聯網」,而不是「互聯網+」。……科技就是為了改進人類的生活便捷快速而存在的。未來的發展是硬軟整合、實虛結合的世界。

新自動化是數位經濟的表徵之一,也可能是解決人口老化人力不足的良方

的確,在2017年第1季《麥肯錫公司簡訊》中,十大最受歡迎的文章首選是〈未來利用自動化大勢底定〉(Harnessing automation for a future that works),該文指出:機器人、人工智慧和機器學習的最新發展使我們處於新自動化時代的風頭浪尖。1850~1910年由蒸汽機促成的年生產力成長是0.3%,1993~2007年由早期機器人促成的年生產力成長是0.4%,1995~2005年由資訊科技(IT)促成的年生產力成長是0.6%,2015~2065年由自動化可能促成的年生產力成長是0.8~1.4%。亦即,採用機器人、人工智慧和機器學習的新自動化,可能會給許多國家(含台灣)生產力成長暗淡和人口老化的全球經濟帶來彈跳。

「新自動化」中「新」的重點在「製造數位化」,所以「新自動化」和「數位化」互為表裡:新自動化是數位經濟的表徵之一,智慧化與數位化是新自動化的核心或重點。但是,「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當硬軟整合、實虛結合的新自動化浪潮席捲而來,有那些工作(jobs)會在這波浪潮中消退?

新自動化衝擊下機器取代人力的程度,會因產業和活動不同而有差異

2016年7月發表在《麥肯錫季刊》(McKinsey Quarterly)上的文章〈機器在那裡可能取代人力—在那裡不會(或還不會)〉(Where machines could replace humans — and where they can't (yet)) 及其相關文件,指出麥肯錫分析了這一波自動化對54個國家(含台灣)共涵蓋78%全球勞動力市場的衝擊,評估出各產業和活動自動化的潛勢(potential),自動化潛勢愈高的工作愈快會在自動化的浪潮中消退。

麥肯錫的分析指出在19個產業別中,全球自動化潛勢最高的前五個產業是住宿與餐飲服務產業(66%,即66%的工作可能會被自動化取代)、製造產業(64%)、交通與倉儲產業(60%)、採礦產業(50%)和零售業產業(50%)。台灣整體自動化潛勢是53%(即在現有980萬名員工中有520萬名可能被自動化取代),自動化潛勢最高的前五個產業是住宿與餐飲服務產業(71%或47萬9400人),採礦產業(64%或3萬9800人)、製造產業(59%或160萬人)、營建產業(57%或35萬3300人)和交通與倉儲產業(56%或22萬700人)。亦即,新自動化衝擊下機器取代人力的程度會因產業和活動不同而有差異,也會因國家和區域差異而不同。而當今客人可在愈來愈多的飯店機器上辦理入住和退房、由機器人服務生搬行李,以及無人餐廳的出現,也為上述自動化潛勢高居第一的住宿與餐飲服務產業之處境做了註腳。

麥肯錫也分析了800多種職業兩千多種工作活動的自動化潛勢,發現就各產業整體而言,七類工作活動的自動化潛勢由高而低排序是:可預測的體力工作(81%)、資料處理(69%)、資料蒐集(64%)、不可預測的體力工作(26%)、與利害關係人互動(20%)、運用專門技術(17%)和管理他人(10%)。由於工作屬性常被用花在與人員(people, P)、資料(data¸D)和物件(thing, T)互動的時間之比例定位,麥肯錫的七種活動自動化潛勢排序大致顯示與物件互動比例高的工作類別最可能被取代,與資料互動比例高者次之,人員再次之。

新自動化也促使中級規律性工作消退

此外,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OECD)的簡報〈數位經濟中的自動化與獨立工作〉(Automation and independent work in a digital economy)指出自動化也在促使中級規律性工作消退。亦即自動化的核心--智慧化與數位化--正在降低對規律性和手動作業的需求,而提升對低及高能力作業和解決問題與人際能力的需求,亦即在自動化衝擊下就人員能力高低的需求而言,正朝兩極化或M型化發展。

在上述能力需求朝兩極化發展中,低能力端非規律性的活動(相當於上述麥肯錫文件所稱的「不可預測的體力工作」)如看護和個人服務,高能力端的活動也以非規律性作業較不易被自動化取代;解決問題能力也以具解決非結構化問題的認知能力才可能存續。

綜上所述,在住宿與餐飲服務產業、與物件或資料互動比例高、規律性高的工作是在新自動化浪潮中最瀕危的工作。此外,幾乎所有工作都會受到自動化的影響。所以,未來的工作世界值得我們更加關心、因應或開創;人力資源發展取向也該因勢利導,多培育生產力高、存續力強的人才。

作者:李隆盛/中臺科技大學校長
(本文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部立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