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11

韓國積極培養第四次產業革命所需人才

近年來,韓國經濟成長條件受到限制,持續陷入景氣停滯、消費萎縮與出口低迷的狀態。出口不振不僅是受到國際經濟成長停滯的影響,同時也由於國家的出口競爭力惡化,連帶拖累總體經濟成長。為了謀劃如何有效應對世界經濟長期低成長、韓國產業競爭力惡化、可生產人口漸少等內外部結構性因素,再加上因應第四次產業革命的來臨,韓國政府亟思培育新產業,藉此維持國際競爭力,促進就業,並提升經濟成長率。

設「第四次產業革命戰略委員會」建立合作體系

 為了配合產業結構調整,韓國政府為於2016年年初即要求相關產業開始研擬人力政策。2016年10月,韓國僱用勞動部提出了新的職業能力開發訓練方案,主要核心概念為針對新的工作機會及各種潛力領域提供職業訓練課程,藉此因應日益嚴重的低生產和高齡化趨勢,以及結構調整加速導致僱用萎縮的情形,並且確保未來勞動市場之人力供給無虞。該計畫預定每年投入2兆1,000億韓元,支援25萬名求職者及290萬名在職者接受相關職業訓練。此外,也在2016年12月提出的「2017年經濟政策方向」中,提及將加強因應第四次產業革命;其中揭示將新設「第四次產業革命戰略委員會」,建立公私部門合作之第四次產業革命因應體系,確保數據、人工智慧等第四次產業革命核心技術,以及以新產業為中心改善產業投資生態圈。

2017年1月,韓國產業通商資源部提出產業人力養成計畫,預計投入894億9,000萬韓元,培養共6,500名人才。該計畫配合開發人工智慧、IoT、雲端和大數據等第四次產業革命核心技術之政策,強調將強化產學之間的合作,促進產業界擴大高級人力培養的投資,培養符合產業結構調整所需要的人力,增加學生現場實習的機會與成為具有實務經驗的人力。規劃將著重於培養無人駕駛汽車與飛機等新產業的高級人力,包括IoT、無人機運用、生物藥品開發、機器人開發、生物能源生產技術等領域,以及培養具有解決問題能力的理工人才。再者,韓國教育部也在2017年1月提出的2017年業務計畫中,提及將培養具有創意的人才,以因應第四次產業革命。值得注意的是,從國小的課程開始導入第四次產業革命相關知識,強調軟體教育之必要性,擴大軟體教育研究重點學校之數量,並透過軟體教育研究重點學校開發教育模型,同時逐步加強軟體教師的任用與訓練。

同時關注產業和就業兩個層面

整體而言,韓國政府對於因應第四次產業革命的到來,乃是同時關注於產業和僱用兩個層面。政府認為,若是偏重產業面的話,則僱用面即可能被忽視,例如人工智慧發展勢必喪失工作機會,因此在新提出的經濟政策方向中也將勞動改革層面納入思考,此一作法相當受到韓國社會學者與勞動學者的讚許和支持。基本上,韓國政府早已在2015年即開始對於新產業的培養,2017年正是其中許多產業初步檢討的時間,例如無人機、無人駕駛汽車示範城市(k-city)、ICT 智慧工廠等。而新的經濟政策方向乃是在此基礎上進一步深化經營,例如提出將進一步擴大對於第四次產業革命產業的支援,包括由韓國產業銀行提供20兆韓元規模的投融資支援計畫。另一方面,韓國政府考量發展第四次產業革命新產業勢必對於勞動市場造成影響,因此也關注於對於勞工的教育和訓練,從改善基礎教育課程著手,擴大對於學生軟體的教育,從小培養軟體的素養;同時也要求僱用勞動部著手展開中長期人力需求研究,分析各行業別自動化所產生的替代效果,以及預測潛力新產業個別行業的主要人力需求等。

值得一提的是,韓國政府為因應第四次產業革命所做的準備,不僅在產業面與勞動面上有所著墨,也同時關注於金融新技術與金融服務的改革,規劃相關領域的發展策略,顯示了韓國政府及時因應新的發展局勢,充分掌握任何發展機會之特性。而韓國各界對於政府提出的因應第四次產業革命對策亦多表現正面的看法,韓國工商團體如大韓商工會議所、全國經濟人聯合會、韓國企業家總會等多支持政府同時考量了產業界創造工作機會的不利之處,並進一步提出了相應的總體經濟政策。基本上,韓國政府以第四次產業革命為主軸培養新產業的策略,除了符合國際發展趨勢,同時又希冀藉此提供新的就業機會,而此或許對於恢復民眾的經濟心理、安定民生與國家長期發展帶來了正面的希望,使得政府的政策不致於受到太大的反對。

作者:蘇怡文 /中華經濟研究院 WTO及RTA中心分析師

延伸閱讀:
(韓)韓國僱用勞動部(2016),職業訓練調整方案。
(韓)韓國政府相關部門共同提出(2016),2017年經濟政策方向。
(韓)韓國產業通商資源部(2017),2017年度產業人力養成計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