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11

「零工經濟」崛起,工作模式漸趨多元

在全球經濟不景氣的大環境影響下,有越來越多的公司企業傾向招聘富有時間彈性的約聘人員與短期工。根據麥肯錫全球研究院最新調查報告顯示,目前美國與歐洲有高達1.62億的人口從事自由職業,相當於勞動人口的20%到30%,遠比官方數字所顯示的比例高出許多;可以說,「零工經濟」(Gig Economy)時代正式到來。

何謂「零工經濟」?

零工經濟並非新名詞,最早出現在1920年代,指的是一般藍領雜工,繼而引申為在正職之外利用空閒時間打些零工,藉以賺取外快的新經濟模式。現在則泛指各類自由特約工作者。

著有《零工經濟:找到好工作、更多空閒時間、為理想生活理財的完全指導手冊》(The Gig Economy:The Complete Guide to Getting Better Work, Taking More Time Off, and Financing the Life you Want)的作者黛安.穆卡伊(Diane Mulcahy)曾發表文章提到:「上『零工經濟』課的MBA學生問我,為未來職涯應該做好哪些準備。我的回答是:『別再找工作了』。因為無論是公司或勞工,都愈來愈偏好及選擇零工經濟這種模式,因為它更有彈性,獨立性也高。而且我們工作的方式、地點和時間正在轉變,所以我給學生的建議是,去尋找很多「工作」來做,而不是執著於愈來愈稀有的全職職務。」

數據顯示,零工經濟從業者在勞動人口中的比例從2005年的10%增長到了2015年的16%。大部分的人都認為這一增長趨勢全拜科技進步所賜,不過麥肯錫可不這麼認為。分析師指出,此趨勢快速發展並不是技術變革下的產物,「經濟衰退和糟糕的就業市場」才是主因。另外,自由工作者中只有15%透過數位平台賺取收入,「雖然Uber、Airbnb等概念炒得火熱,但其從業者只占零工經濟的一小部分。」

「自由工作者」的定義

在報告中,麥肯錫將「自由工作者」(independent workers)界定為「可自行選擇工作時間、有多個雇主,並且可以靈活切換工作、改變從事行業」;研究中並將不滿一年的約聘人員也計入。

自由工作者主要分成以下四大族群:
  1. 自願選擇從事這份工作,且做為主要收入的「積極型零工」占30%;
  2. 當作兼職外快且自主選擇是否接案的「消遣型零工」占40%;
  3. 14%的「勉強型零工」是因生活需要而當成主要收入,但還是期望能從事正規全職工作;
  4. 還有16%是因生活需要而不得不兼差賺取額外收入的「財務緊張型零工」。



儘管大部分受訪者對自由職業的選擇表示滿意,但仍有約30%的人將之看作是無奈的選擇,他們心裡更希望能有份收入穩定的工作。這意味著在美國及歐洲有5000萬名因為生計所需而出現的「零工」。越貧困的人越有可能成為「零工」,並且大多是因為缺乏更適合的選擇。儘管美、英兩國官方公布的失業率已經分別下降至5%和4.9%,但失業及低薪資的陰霾仍籠罩著這些國家的經濟。

零工經濟帶來的是危機或轉機?

麥肯錫全球研究所負責人蘇珊‧隆德(Susan Lund)表示,有很多勞動市場政策都是根據傳統工作型態的想法而制定的,現在已經不再適用。而自由職業這種極富彈性的形式就非常適合年長者、年輕人以及需要照護家人的族群。報告顯示,不是只有年輕世代才流行打零工,英國就有39%的自由工作者年紀在55歲及以上,而25到54歲之間的則占31%。瑞典和德國的情況也與之雷同。

是故,隨著自由工作者族群的日益壯大,社會與政府機關勢必要正視他們的發展和影響。麥肯錫的調查結果就清楚指明,「零工經濟」帶來機遇的同時也有挑戰與擔憂。愈來愈多勞工只打零工,而不再尋求傳統的工作管道,這對全球經濟到底有何影響?

支持者強調,自由職業促使更多人力投入到勞動市場,並提供傳統工作所缺乏的靈活性,解除了一些阻礙和門檻;批評聲浪則指出雇主透過外包給特約人員來分擔風險、推卸責任。這些「臨時工」缺乏企業保護及福利待遇,沒有最低工資或帶薪病假、產假,也無法獲得失業及傷殘保險,最基本的勞工權益都沒有跟上「零工經濟」的快速擴張。

麥肯錫的調查報告也提到,自由工作者的勞動力在未來將會持續增長。「工業革命將大部分的勞動力從自僱崗位轉移到結構化的工資崗位,但現在數位革命可能會把這股既定潮流引領往相反的方向。」

零工經濟的趨勢不僅僅是由雇主所驅動,許多工作者──包括一些目前有全職工作或失業的人──都希望他們能夠從事有彈性、獨立的工作。在接受調查的工作者或失業者中,有14%的人表示他們「有可能」或「很可能」在未來開展自由事業。報告發現,新科技也可能有助於自由職業的風潮更盛,約15%的受訪者表示使用數位平台找到兼差賺外快的機會,此一趨勢預計將會再擴大。

新就業模式的未來

儘管「零工經濟」仍然存在著諸多爭議,例如不能為從業者提供穩定的社會保障、以及勞工合法權益得不到保證等,雇主、勞工與政府還是都必須正視此一新型態的就業模式。當務之急就是針對新經濟的缺點加以改善,既不會抑制就業率的成長,也不會妨礙人們選擇自己喜歡的工作方式,這些都需要有進一步完善的政府政策以及公司規定。此外,也需要從業者不斷增強自己的工作能力。若能順利解決這些挑戰,將可能使自由職業成為每個人更棒的選擇。

作者:高純蓁/美商麥格羅‧希爾特約編輯

延伸閱讀:
  1. Independent Work:Choice, Necessity, and the Gig Economy
  2. McKinsey Study:Gig-Economy Workforce Is Bigger Than Official Data Shows in U.S., Europe
  3. Why I Tell My MBA Students to Stop Looking for a Job and Join the Gig Economy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