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1

日本:勞動型態改革的九大主題

勞動者的就業問題,長年以來為各國面臨的普遍困境,歐盟為力求穩定所有工人的就業,確保公平的工作條件,即提倡實現「以工作為中心的安全社會」。另外,美國新任總統川普以阻卻企業對外投資及生產外包、限制移民數量等勞動政策,增加美國居民的就業機會;南韓新任總統文在寅成立「就業政策管理中心」並親任委員長,透過縮短工時及推廣彈性工作制創造工作機會。

由於少子化及高齡化社會問題等影響,日本潛在經濟增長率持續低迷。首相安倍晉三希望通過勞動型態改革以吸引更多勞動者就業、提高勞動效率;並藉此解決長工時問題、強化同工同酬、鼓勵女性進入職場,以及改善勞動派遣的待遇等問題。為此於去年8月內閣改組時成立「工作型態改革部」(Minister for Working-style Reform),任命加藤勝信(Kato Katsunobu)為大臣,負責推動相關計畫和立法工作,盼能提升日本中長期之經濟成長力。去年9月,日本成立「勞動型態改革實現會議」(簡稱「實現會議」),由安倍晉三親自擔任議長,他在會議中表示:「這是為改變日本的勞動方式而邁出的歷史性一步。2017年將成為出發點。」歷經十次討論,該會提出九個核心改革項目和推動策略,於今年3月開始執行「勞動型態改革實行計畫」(簡稱「實行計畫」),以下即逐一介紹「實行計畫」的九大主題。

一、 以同工同酬等方式改善非正式員工的就業待遇

目前日本的非正式員工約佔所有員工總數的40%,應視為不可或缺的人力資源;然而,非正式員工的工資僅為正式員工的60%,其他津貼、福利等亦有所差距。為此,政府於去年12月制定「同工同酬指引草案」,並修正勞動基準法、勞動者派遣法等重要法規;根據相關法律規定,關於工資、各種津貼、假期、福利方案、安全衛生、教育和培訓等,若有不合理的差別對待,受雇者皆可透過審判(司法)得到救濟。另仿效歐洲的相關制度,計畫將非正式員工的薪資提升至正式員工的70~80%。

二、 提高工資,提高勞動生產率

對於希望擺脫通貨緊縮的安倍政權來説,企業的工資提升和與此相對應的個人消費擴大,能夠實現經濟良性循環。因此在這次的勞動型態改革中,提高工資待遇成為主要的執行項目。在去年的「實現會議」上,安倍親自要求勞資雙方在2017年的春季勞資談判中「至少要保證與今年(2016年)一樣的漲幅」,達成了連續4年提高工資標準。「實行計畫」中,規定以年率3%的漲幅提高最低工資標準,希望將每小時平均工資從2016年的823日元持續推高至1,000日元。

三、 糾正長時間勞動,設定帶有罰則的勞動時間上限

圖一:長時間勞動者的構成比例表(週工作時間)
(資料來源:勞動政策研究・研修機構「Databook國際勞動比較2016」)

關於改變企業員工長時間勞動的措施,在討論上則花費較多時間。有關加班時間的上限規定,勞動基準監督署的現場檢查標準為「原則上為每月45小時,每年360小時」;若勞資之間事先簽訂協議,允許每年最多加班720小時,但仍需遵守加班時間單月不超過100小時、2~6個月平均不超過80小時(包含假日工作)等限制。「日本經濟團體聯合會」認為企業員工的工作自由度會因此受限,對設置上限持慎重態度,但在安倍首相的裁定下已確實制定並執行相關政策。

四、 幫助轉職、再就業

由於勞動力短缺,以及對全球專業人員需求提高,日本企業開始爭搶專業技術與資深管理人才,使以「終身雇用制」文化著稱的日本職場逐漸鬆動。2016年轉職的日本人超過300萬人,創7年新高,而45歲以上中年轉職比例更創下歷史新高。這樣的人才競爭情形使勞工流動性增加,整體而言,由於勞動市場緊縮將推升薪資報酬,對日本經濟前景有利。但目前日本勞工的薪資與退休金屬年功序列制,稅收制度亦對資深勞工較為有利,這點將成為處於薪資高峰期的40~50歲員工轉職的最大阻礙,因此日本政府將在2018年6月前修法以補救此一問題。

五、 靈活的勞動方式,如承認兼職、副業

由於日本企業多採「終身雇用制」,員工時常被限縮在單一崗位,即使對於時薪人員也多規定「不得兼職」,這點顯然對於企業的活化與人力市場的充分運用造成阻礙。為此,日本政府著手修訂就業規則條例,將「兼職」、「副業」之相關法規,由「原則禁止」更改為「原則同意認可」;對於衍生之保險與加班費的計算方式,亦提供了制定方針。

六、 中立的社會保障制度、稅收制度,打造更適合婦女、年輕人的工作環境

作為「安倍經濟學」(Abenomics)內容之一的「女性經濟學」,旨在提高女性在企業中的參與度和活躍度,以充實日本勞動力,進而提振經濟。主要目標為在2020年之前將女性扮演領導角色的比例增至30%。依照日本總務省2015年人口普查的抽樣速報統計,25~29歲女性的勞動參與率最高,達到80.9%,但進入30歲後下滑到了72.4%許多女性因為婚姻或生育離開職場,而造成了人才流失。日本政府為讓更多女性留在職場,於2013年開始擴增幼兒托育機構達到200,000所,以及增加扶養小孩的家庭援助。安倍首相認為,增加女性領導不僅是為了消除玻璃天花板,更是為了增加社會的多元性,它的效益會是全面性的。

七、 促進老年人就業

日本65歲以上的老年勞動人數在2013年及達到636萬人,比前一年增加7%,佔日本勞動者的整體比例首次超過了10%,比歐美主要國家高出1~5%。如果參與勞動的老年人口不斷增加,將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人口減少的影響,並促進經濟增長,同時社會保障也將趨於穩定。今後的課題是,如何完善符合老年人情況的工作環境。而根據日本於2013年4月修訂的《高年齡者雇用安定法》,企業有義務繼續雇用60歲以上的老年人,此一舉措即成為帶動65歲以上老年人口就業的推力。「實行計畫」將制定相關政策,對繼續雇用65歲以上員工的企業進行支援。

八、 平衡看護、護理人員在工作與育兒上的兩難困境

為達成2025年度出生率達到1.8這一目標,日本今後將致力於確保護理相關人才以及發展更多保育設施。其中,改善保育員和護理人員的待遇,使從業人員能夠兼顧工作及養育子女,亦是重要的育兒扶持政策之一。「實行計畫」預計將保育士(即台灣的褓姆)的工資提高2%,每月平均提高6,000日元,有經驗的保育士力爭加薪4萬日元;看護士的平均工資則計畫每月提高1萬日元。由於越來越多的現役勞動者為了照料父母等親人而離職,導致勞動力減少。今後日本政府將致力於建立完善的看護體制,為現役勞動者營造安心的工作環境。

九、 接納外國人才

原先日本所接納的外國人才,僅限於研究人員和經營者等「高度專業人才」和基於「技能實習生制度」的實習生,以及通過經濟合作協定(EPA)的部分人員。但現今日本國內的適齡勞動人口已減少至7,700萬人以下。尤其在老年護理、育兒以及建設等勞動力短缺的領域,引進外國勞動力已是必然的趨勢。日本政府將採取按國家管理人數和行業的形式建立管理制度,並嚴加防範時常被濫用為非法勞動的技能實習制度。此外,日本政府已放寬高度專業人才取得永久居留權的標準,申請條件由在日本滯留5年改為3年(配點80點以上者只需滯留1年),盼能藉此制度吸收高級人才。

日前,在9月28日召開的臨時國會上,安倍政權決定引入「脫時間給制度」的《勞動基準法》修正案成為本次審議的最大焦點。接下來,日本政府將以不按工作時間而是按成果來支付工資的「脫時間給制度」,持續推進「安倍經濟學」政策。

作者:潘姵儒 / 自由文字工作者

延伸閱讀:
  1. 「勞動型態改革實行計畫」概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