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06

日本:外國人技能實習制度

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於2016年10月的統計,在日外國勞動者總人數已達1,083,769人,相較2015年同期增加175,873人,增長19.4%;聘用外國人的機構數為172,798所,相較去年增加20,537所,增長13.5%。兩者皆為自2007年調查記錄以來的歷史新高。其中,來自中國的勞動人口佔最多數,為344,658人(31.8%),其次為越南172,018人(15.9%,相較去年同期增長56.4%),以及菲律賓127,518人(11.8%)。

在這些外國勞動者中,技能實習者約有21.1萬人,佔總人數19%。技能實習制度初期正逢中國對外開放,大量輸出勞動力,因此當時的實習生幾乎都來自中國,近年越南、菲律賓等東南亞國家則有快速增長的趨勢。至2016年底為止,中國人仍佔將近一半,達46.2%;其次依序為越南29.9%、菲律賓9.2%、印尼7.9%。

技能實習制度的推行與蓬勃發展,源自日本國內經濟成長停滯、社會高齡化及少子化所衍生出之勞動力不足等問題。日本政府於1981年即開放外國人赴日「研修」,當時的推動宗旨為促進發展中國家人才培育;1993年,在研修生接收制度的基礎上,設立了技能實習生制度,由日本法務省、外務省、經產省、厚生省、國土交通省共同設立公益財團法人「國際研修協力機構(JITCO)」,全面負責指導外國研修生接收工作,此後又進行了多次的制度修改,以下即說明現行的具體制度內容。



技能實習制度的具體內容

一、按接收方式分為「企業單獨型」(A)和「團體監理型」(B):
技能實習制度,招募年齡為18歲以上的人才,目的為在日本學習與技能實習生本職有關之技術、技能或知識。按不同接收方式可分為「企業單獨型」和「團體監理型」。「企業單獨型」指的是由日本本土企業接收其在海外投資的企業(日方出資比率20%以上)或有貿易往來的企業(必須提供交易業績)所選派之技能實習生的形式,大企業一般採取此類方法。「團體監理型」為由中小企業團體及公益法人(財團、社團)作為第一接收單位,沒有在海外設分支機搆的中小企業一般採取此類方式,是技能實習生派遣的主要管道。

二、技能實習生的在留資格制度:
在日本,外國人想要申請工作簽證並非易事,除了研究者、企業經營者、被認可領域的專業人才等,技能實習生可說是少數可獲得日本工作簽證的勞動者(取得在留資格認定證明書,才能申請工作簽證)。

依據「出入國管理及難民認定法」(簡稱「入管法」)相關規定,研修生在完成1年的研修後,接受「研修成果評估」和「在留狀況評估」,並且通過技能鑒定2級考試合格,由第一接收機關報請法務省批准,將其在留資格由「研修」改為「特定活動」(由法務大臣指定個別外國人的某些活動)後,便可進入技能實習,修法前規定實習期間不得超過2年。2016年11月修法通過、2017年11月開始實施的「技能實習恰當化法」,允許符合一定標準的優良企業,將通過技能評價考試的技能實習生,其最長接收期限由3年延長至5年。

按照現行制度,第1年的研修生為「技能實習一號」,第2-3年的技能實習生為「技能實習二號」,而獲延長至5年實習期間的技能實習生為「技能實習三號」。



三、招收職種:

技能實習制度最初僅限17職種,現已增加至74職種、133項作業,包括農業、漁業、建築業、食品加工業、紡織業、機械金屬加工業等,且仍陸續增加中。另有規定雇主申請名額上限,員工50名以下的企業或農家,一年只開放3個名額;換言之,一個農家或一間小工廠,於3年內最多可申請9名。

今年開始施行的「技能實習恰當化法」,即正式加入「護理」行業。早年日本與印尼(2008年)、菲律賓(2009年)即分別簽訂雙邊經濟合作協定(EPA),開始受理兩國的護理師、照護員培訓工作。這些來到日本接受訓練的技能實習生,在完成第1年研修階段後,參加日本國家資格考試,通過後即可在當地的醫院或照護院所展開第2-3年的技能實習生涯。

值得注意的是,便利店企業加盟的日本特許經營協會,決定最快於今年內向政府提出申請,將便利店勞務人員列入「外國人技能實習制度」。日本便利店業界向來積極聘用外國勞動者,其中又以留學生為主。截至今年8月,日本「7-11」的外國勞動者約有2.6萬人,相當於店員總人數的6.5%,8年來增加近5倍;「全家」便利店的外國勞動者約為1萬人(5%);「羅森」雇用的外國勞動者約為8000人(4.5%)。三大便利店企業巨頭合計聘用外國勞動者約達4.4萬人,如果政府批准便利店職員列入技能實習對象職種,人數勢必將進一步增加。

技能實習生的勞動權益改善

對小規模企業、農家來說,技能實習生可說是救命索。但技能實習制度設立之初,研修生在修業期間僅能領取進修津貼,未納入勞工法令保障範圍。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調查,2015年接收外國人技能實習生的企業發生了3,965起違法事件,降低加班工資及強迫超時勞動等情況尤為嚴重。美國國務院發布的2015年世界人口販運問題報告中指出,參與日本技能實習制度的一部分實習生處於近乎強制勞動的狀態。

2016年統計,高達96%的技能實習生為「團體監理型」,其中超過五成的雇主為未滿10人的小型企業,且以機械金屬、纖維紡織、建設、農業等人力需求高、卻又不受求職者青睞的「3K產業」為大宗(即:危險kiken、骯髒kitanai、吃力kitsui)。

日本政府為解決該制度衍生之諸多社會問題,2008年進行「規制改革推動三年計畫」,改善研修生及技能實習制度,包括檢討研修生適用勞動法、技能實習生之居留資格等。2009年7月修訂「入管法」,規定雇用實習生須符合「勞動基準法」、薪資「和日本人相同或以上」(即須達到法定最低薪資標準)。

為加強對實習生接收方的監督,今年度施行的「技能實習恰當化法」,新設立的監督機構為「外國人技能實習機構」,將在關東和九州等地設置13個事務所,配備約150名負責實地檢查的工作人員。該機構有權對接收實習生的企業進行突擊檢查,企業則有義務主動向該機構申報實習生在此從事何種工作、學習何種技能等實習內容。根據相關規定,不申報就接收實習生的日本企業將受到罰款,並在5年內禁止接收外國人實習生。而接收實習生的商會等非營利團體將改為許可制,若出現違法行為,亦可能收到業務改善命令和被取消許可。期望透過這次修法,能夠大幅增進外國實習生的勞動權益。

引入外國勞動者為各國解決勞動力短缺的重要政策

早在2004年,韓國即已開始引入非高度專業人才的外國勞動者,並與中國、菲律賓等15國簽訂協議。至2015年10月底,已吸引28萬名外國勞動力,2016年預計再招收5.8萬名單純勞動者,成效顯著。同為少子、高齡化所苦的日本亦有意效仿。

日本於2016年9月的「勞動方式改革實現會議」,再次將允許看護、建築業等勞動力緊缺的行業招收外國單純勞動者之議題納入討論。並考慮從私人企業手中接過招收技能實習生的工作,改為國與國之間以簽訂協議的方式派送實習生,以便統一掌握實習生的工作與生活狀況。此外,政府亦打算根據各行業人力不足的情況,分配招收單純勞動者的比例。

作者:潘姵儒 / 自由文字工作者

延伸閱讀:
1. 公益財團法人「國際研修協力機構(JITCO)」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