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10

一線之隔人才資產變赤字

優質的人力曾經為台灣創造傲人的經濟奇蹟,今日台灣人反而憑藉著「教育普及、素質佳」向外移動。年輕人流行打工度假,藉著壯遊豐富生命;主計總處的調查亦顯示有七十多萬的高學歷台灣人赴海外工作,一時間「人才赤字」被認為是嚴重的國安問題。

其實三、四十年前,不也有一群優秀的大學畢業生往美國跑,「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正是當時的寫照,之後他們帶著外國歷練回來,成為台灣經濟起飛的支柱。可見人才流動是好是壞,端視我們從什麼樣的角度來解讀,重要的是應先釐清台灣囝仔今日外移是何因,才能調整政策讓台材不再外用。

IMD:台灣潛藏人才外流危機

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2017年的世界人才報告出爐,台灣在63個評比國家中排名第23,與前一年名次相同,但從三大人才指標之變化則可發現,「人才準備度」進步5名,特別是「教育評比」項目,在所有國家中排名第二。但在「吸引與留住人才」指標表現停滯,其中「人力外流」項目更退至47名;「攬才與留才在企業的優先順位」排名第38名(詳表一)。可知台灣人才素質佳正是我們的優勢,但因國內市場規模有限,使得具競爭力的人才想向外發展。

表一 我國人才競爭力指標排名變化

項     目 2016年 2017年 變化
人才競爭力總排名 23 23
投資與發展人才 28 25
 ‧ 企業重視員工訓練 17 10
吸引與留住人才 26 26
 ‧ 攬才與留才在企業的優先順位 36 38
 ‧ 人才外流 45 47
 ‧ 對外籍技術人才的吸引力 51 44
人才準備度 27 22
 ‧ 學校重視科學教育 15 10
 ‧ 外籍大專以上學生移入 20 12
 ‧ 教育評比 6 2

資料來源:經濟日報2017年11月22日刊載之「IMD:台灣有人才卻無力留才」一文 註:━排名持平 ▲排名上升 ▼排名退步

人才外流≠人才流動

人才流動(Brain Circulation)與人才外流(Brain Drain)不同,人才流動是有人才回流(Brain Gain)的可能,不過英國牛津經濟研究院早於2012年便預測,台灣恐在2021年成為全球最缺人才。OECD在2013年的一項調查也發現,各國專業人才外移,以台灣最嚴重,比率占外移人口的61.1%,居世界第一。可見外國專業機構並不認為「台材外用」,只是單純的人才流動。

2017年8月,美國《時代》雜誌以「台灣人才嚴重流失,中國受益」為題進行討論,其將台灣人才的流失,解讀為大陸試圖以經濟力換取政治影響力。認為大陸藉著提供優惠的創業與就學條件,吸引台灣人西進,以爭取年輕世代對大陸的好感與認同。正因如此,「人才外流」議題被視為國安問題看待之。

但從主計總處的估算可知,雖然2005年至2015年海外就業人口從34萬增加到72.4萬,十年間多了一倍。不過赴大陸工作者占海外就業人口的比重卻由85%降至58%,且近年來有負成長趨勢。東南亞則是第二高的海外就業地,這是因為大陸經濟成長放緩,不再維持每年8%的增速,但東協國家則迭有進展使然,顯見台灣人是根據市場潛力選擇海外發展區域,不完全只考量現實利益。

薪資缺乏競爭力

《天下》雜誌2014年的「人才調查」指出,造成人才外流的三大原因,以「薪資沒有競爭力」為首,次為「企業缺乏育才與留才配套策略」,與「周邊國家(如中國、新加坡)更積極搶才」。

事實上扣除消費者物價指數之實質薪資,近十年是負成長,-0.04%。美國專業諮詢公司Tower Watson所做的2015-2016年亞太薪資調查,也證實台灣在初級技術專才的薪資雖高於大陸和東南亞,但中高階管理人則遠低於大陸、印尼,甚至趕不上泰國、馬來西亞和菲律賓。在內有推力,外有拉力的狀況下,良禽擇木而棲,在自然也不過。

人才斷層隱憂浮現

台灣當前的人才危機,不止於外流問題,且有高階人才缺如隱憂,君不見105學年全國有64個碩博士班沒人註冊就讀,即便是頂尖大學的博士班,註冊率也在八成以下,令人憂心日後恐出現人才斷層現象。

儘管台灣每一千人中,就有1.48人就讀博士班,比率高於日韓,幾乎與英美國家相當。不過因台灣企業以中小規模為主,業界能容納之博士數量有限,同時受到大學減招影響,教職飽和,就業供給大於需求,降低國人攻讀博士意願。不過如此反陷台灣於人才淘空之境,既有五十多萬的高學歷者在海外就業,還有博士減量計畫,將影響整體產業升級與創新能量。

固然大家都知道人才培育應配合國家整體產業趨勢,但教改20年來,大幅放寬高教窄門後,人力素質雖因之提高,但也由於人文社會畢業生快速增加,與產業發展形成落差。

以近十年來說,包括碩博士生,理工科減少7萬人,占全部學生比例從49%降到42%,少了7%;社會類學生反而增加4%,達39%;同時人文類也增加3%,為19%。使得人力供給失衡,不僅造成產業轉型延宕,並驅使部分人力向海外發展。

教育政策不應只有「減法」思考,統一刪減各校招生名額之作法,無助於問題的解決,須有更細緻的高階人力養成規劃,才能避免人才斷層危機。除此現階段想吸引人才回流,最根本的是請雇主們將員工視為資產,和一起打拼的伙伴分享成長的果實,企業得到的不只是績效,而是永續經營,也是台灣囝仔能留在這片土地安身立命的基礎。

作者:林昭禎,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
(本文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部立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