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07

積極落實青年職涯發展與職能評估

臺灣地區2017年平均青年失業率為全體失業率的3.17倍(11.92/3.76),高於OECD國家的2.06倍甚多,與前一年相較,臺灣地區也反而增加了約0.1(0.08)倍。

再看OECD國家中,青年失業率最低的是鄰近臺灣地區的日本,其青年失業率為4.7%,為全體失業率2.8%的1.68倍而已。或許有人會說,日本高齡化嚴重,青年太少,他的勞參率低,所以失業率也低。事實上,日本青年的勞參率為44.8%,與OECD國家相當,而臺灣地區青年的勞參率只有31.37%,均低於OECD的平均與日本。顯然政府最近幾年所推動令人眼花撩亂的青年就業促進措施,包括促進青年就業方案、青年圓夢計畫、青年就業讚計畫、青年就業領航計畫等等,作用不大。那麼臺灣地區青年失業問題的重點到底在哪裡?日本的低青年失業率到底有哪些法寶?值得臺灣地區引以為鑑?

ㄧ、臺灣地區青年職涯發展的問題主要在於不知道自己要幹什麼?

從台灣地區青年失業原因結構看,有將近三分之二(64.31%)為剛踏出校門,沒有工作經驗的初次尋職者;另有約四分之一(23.58%)為對原有工作不滿意的自願性失業者,這兩種因素合計就高佔87.89%;另外有6.38%因為工作場所歇業或業務緊縮致失業者,也有3.42%為季節性或臨時性工作結束等。

職是之故,顯然臺灣地區的青年就業措施,首先就必須強化在校青年的職涯發展輔導、職能評估,與就業準備;具體落實與充分提供高中職與大專校院職涯發展輔導專業師資;公立就業服務機構就業服務人員,必須強化職涯發展專業知能,多做一些個別化的專業服務,另需積極發展職涯發展與職能評估工具,多加運用。

其次,對於原有工作不滿意的自願性失業青年,必須改善其勞動條件;

第三,因工作場所歇業或業務緊縮致失業的青年,就需如經合組織(OECD)青年行動計畫中首要強調的--應對疲弱的總需求並推動創造就業機會,並為失業青年提供足夠的收入支持,直到勞動市場狀況改善為止。在積極尋找工作和參與改善工作措施方面,應遵守嚴格的相互義務,透過積極的求職協助和參與改善就業準備與能力的措施;維持並儘可能擴大具有成本效益的積極勞動市場措施,包括職涯發展諮詢,求職協助和創業計畫,並提供更多精力,協助處境較不利的青年,如低技術人員和有新住民背景的青年,解決低技術青年就業需求方面的障礙,例如住宿、交通等高勞動成本支出的補助;鼓勵雇主繼續或擴大優質雙軌和實習計畫,包括必要時透過額外的財務激勵誘因。

最後,針對季節性或臨時性工作結束的失業青年,公共就業服務機構宜支持臨時僱用青年的職涯轉移等:除了一般的職業輔導/工作安置和正職工作機會拓展等外,還應提供個人支持指定的顧問,基於預約的職業補導/工作安排,面試模擬,輔導準備個人學經歷履歷表,繼續提供工作機會訊息,並鼓勵勤洽公共就業服務機構的協助等工作;利用工作試用等的就業支援,利用提供“試用工作”就業機會,促進轉向正規就業。

二、日本青年就業措施中有那些臺灣尚可借鑑?

(一) 已從2015年10月1日起執行”青年就業促進法”:計六章、三十九條,包括青年就業措施基本政策、有關青年就業機會適當選擇的措施、招募採取的措施、符合標準的企業主之認定、關於發展和改進青年職業能力的措施等,尚包括:1、建立提供企業招聘新畢業生工作場所訊息制度;2、公共就業服務機構拒絕來自違反某些與勞動相關法規規定的工作機會;和3、實施中小企業青年就業管理突出的認證體系(即青年歡呼認證制度)。

(二) 為畢業生青年提供就業支持最長可達三年:努力為未獲得正規工作機會的畢業生提供“失業畢業生強化支持”--畢業後還會提供職業支持的個人支持。

(三) 表揚僱用青年績優企業:實施“青年歡呼認證制度”(Youth Yell Certification System)和“企業支持青年宣言”(Corporations Supporting the Young Announcement)計畫,加強青年與中小企業的媒合,以支持順利媒合青年適當的工作和企業所需人員的服務活動。

(四) 為求職青年提供輔導和協助等,以促進失業青年的職業生活自立。

(五) 彈性工作機會高占22.8%(OECD平均16.7%),臺灣地區則僅7.11%。

(六) 於厚生勞動省人力資源發展統合部門,設置青年/職涯形成支持輔導專屬辦公室,專責關於青年的就業措施事項、普遍建構地區青年支持體系、教育和培訓給付制度規劃督導等,顯然更注重青年的職業教育與訓練發展。

 作者:郭振昌 / 台北市中小企業協會諮詢顧問、職場社會工作師
(本文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部立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